[原文] 

貫​​高(?-前198年) 貫高謀高祖七年,高祖從平城過趙,趙王旦暮自上食,體甚卑,有子婿禮。高祖箕踞罵詈,甚慢之。趙相貫高、趙午年六十餘,故耳客也,怒曰:“吾王孱王也!”說敖曰:“天下豪桀並起,能者先立,今王事皇帝甚恭,皇帝遇王無禮,請為王殺之。”敖囓其指出血,曰:“君何言之誤!且先王亡國,賴皇帝得複國,德流子孫,秋毫皆帝力也。願君無復出口。”貫高等十餘人相謂曰:“吾等非也。吾王長者,不背德。且吾等義不辱,今帝辱我王,故欲殺之,何乃污王為?事成歸王,事敗獨身坐耳。” 
九年,貫高怨家知其謀,告之。於是上逮捕趙王諸反者。趙午等十餘人皆爭自剄,貫高獨怒罵曰:“誰令公等為之!今王實無謀,而並捕王;公等死,誰當白王不反者?”乃檻車與王詣長安。 

[歷史評價 ]

荀悅:貫高首為亂謀,殺主之賊;雖能證明其王,小亮不塞大逆,私行不贖公罪。《春秋》之義大居正,罪無赦可也。

司馬光:高祖驕以失臣,貫高狠以亡君。使貫高謀逆者,高祖之過也;使張敖亡國者,貫高之罪也。 
[譯文]

七年,高祖劉邦從平城經過趙地,趙王張敖(張耳之子,張耳於漢五年逝世,張敖即位為趙王)早晚親自供給劉邦飯食,禮節十分卑下,盡女婿之禮(張敖的妻子是劉邦的長女魯元公主)。劉邦態度傲慢,動輒辱罵,對他很怠慢。趙國國相貫高、趙午時年六十多,曾經是張耳的門客,很生氣,說:“我們的大王太懦弱!”建議張敖說:“天下豪傑四起,有能力者先立為主,現在大王對待皇上十分恭敬,而皇上對大王卻十分無理,請為大王殺了他。”張敖咬破手指回答說:“先生說的大錯特錯!先王亡國,多虧皇上才得以恢復,使恩德傳至後代,一絲一毫都是陛下所致,請先生別再說了。”貫高和十幾個人商量到:“我們錯了,大王是個忠厚長者,不肯背叛道義。但我們不能受辱,現在皇上侮辱大王,所以想殺他,和大王無關。事情成功歸於大王,失敗了我們自己承擔。


九年,貫高仇家發現了他們的陰謀,告發了。於是劉邦下令逮捕趙國謀反之人。趙午都十餘人都爭著要自殺,惟獨貫高罵道:“誰讓你們如此!現在大王並未預謀,卻要一併逮捕,你們死了,誰來為大王開脫?”於是謀反之人與趙王一起被囚車押往長安。


貫高被捕後,官吏鞭笞了貫高數千,渾身也用鐵器刺了一遍,身上已經沒有可打的地方了,仍然堅持說趙王張敖並沒有參加謀反。漢高祖知道後,認為貫高是個壯士,讓中大夫洩公以私交去問貫高(趙王是否謀反)。貫高說:“誰有不愛自己父母妻兒的 ​​?現在我被滅三族了,難道會為了保趙王而犧牲親人的命嗎!只是因為趙王真的沒造反,造反的事就是我們自己幹的。”漢高祖得知後,並釋放了趙王和貫高。貫高說:“我之所以被打得體無完膚還不自殺,是為了告訴皇帝趙王沒有造反。現在趙王已經出來了,我的使命就完成了。而且人臣有弒君的罪名,有什麼臉面去見皇帝!縱然皇帝不殺我,我心裡難道就不慚愧嗎?”於是就自殺了。此時,名聞天下。 

[歷史評價 ] 

荀悅:貫高首為亂謀,殺主之賊;雖能證明其王,小亮不塞大逆,私行不贖公罪。《春秋》之義大居正,罪無赦可也。

司馬光:高祖驕以失臣,貫高狠以亡君。使貫高謀逆者,高祖之過也;使張敖亡國者,貫高之罪也。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