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桓公是春秋五霸中的第一位霸主。他在管仲、鮑叔牙等人輔佐下,尊王攘夷,九合諸侯,首開春秋時代大國爭霸的局面。然而,他的死卻是一場悲劇,被餓死之後,整整七十一天還不得殯葬,以至屍體腐爛、臭氣熏天,蛆蟲亂爬,竟爬出宮門之外。偉大詩人屈原在其不朽詩篇《天問》中悲慟地問難:“齊桓九會,卒然身死?”意謂齊桓公以九會諸侯稱霸,為何突然慘死?說起來倒真讓人匪夷所思,毛骨悚然。

  齊桓公一向有知人善任的美譽,但在他的周圍卻有易牙、豎刁、開方等一夥奸佞小人受到寵信,正是他們使用花招欺騙齊桓公,致使齊桓公慘死而不得安葬。

  易牙原是主管齊王“割烹之事”的小官,不過相當於一個炊事班長。他為人諂媚取寵,做得一手好菜。有一天,齊桓公為了炫耀自己的口福之廣,便說自己“惟蒸嬰兒之未償”。這本來只是齊桓公隨口帶出的無意之語,但正急於出人頭地的易牙卻聽者有心,暗地打定了主意。回家之後,他就把自己三歲的兒子殺了,做成一盤精美的蒸肉,獻給了齊桓公。桓公覺得味道極美,贊不絕口。後來知道是人肉後,雖然感到噁心,但對易牙不惜烹子獻肉的忠心深為感動,從此便對他另眼看待,倍加寵信。豎刁、開方也是奸佞之徒。堅刁事事投齊桓公所好,乃至自己閹割來親近齊桓公;開方本是衛國公長子,作為人質到齊國求和,見齊國強盛,竟不思父母留在齊國服侍齊桓公。

  公元645年,管仲臨終之際,曾向前來探望的齊桓公最後進諫說:“臣願君之遠易牙、豎刁、開方。”齊桓公不以為然,說,“易牙烹蒸他的兒子給我吃,讓我快活,還要懷疑嗎?”管仲回答說:“人的真情不是不愛惜他的兒子,對自己的兒子這樣殘忍,又怎麼會愛國君呢?”桓公說:“豎刁自施宮刑來親近我,還要懷疑嗎?”管仲回答:“人的真情不是不愛惜他的肢體,對自己的肢體這樣殘忍,又怎麼會忠於國君呢?”對連父母都不顧惜的衛國公子開方,管仲也認為他不合人情,不能親近。管仲的這些忠告,可說是對齊國和齊桓公的最大負責。

  管仲死後,齊桓公按其囑咐,任命鮑叔牙為相,並將易牙、豎刁、開方三人逐出宮廷。可是,為時不久,齊桓公沒有了“三貴”像掉了魂兒似的吃不下飯,睡不著覺,鬼使神差又將“三貴”召回宮廷,寵信如故。鮑叔牙一氣之下,憤恨而死。於是,悲劇就這樣發生了。

  易牙三人回宮以後,與長衛姬串通一氣,專權用事。他們花言巧語,蠱惑年邁的齊桓公要及時行樂,縱情聲色,又圖謀廢掉由管仲擁立的太子昭,另立長衛姬的兒子無詭為太子。由於易牙他們倒行逆施,排斥忠良,橫徵暴斂,使得舉朝上下人心惶惶,齊國在列國中的霸主地位也發生了動搖。

  不久,齊桓公染上絕症臥床不起,召來名醫扁鵲診治。扁鵲診斷齊桓公已病入膏肓,藥石難治,不辭而別。於是,易牙他們以齊桓公要養病為名,派出親信把守宮門,禁止任何人出入宮廷,連齊桓公的嬪妃、兒子也不得省視。過了幾天,易牙他們為了餓死齊桓公,又在齊桓公臥室四周築起一道高牆,只留個小洞觀察桓公的動靜。可憐一代霸主,惟有躺在床上等死了。

  齊桓公一人孤臥床榻,不見一個人來問候,連口水也喝不上,不久就死了。臨終之前,齊桓公又想起管仲的遺言,不由得悔恨萬分,他大聲痛呼:“嗟茲乎!吾何面目以見仲父於地下!”音落氣絕。易牙得知桓公的死訊,立刻與豎刁、開方等人擁兵入宮發動政變,“因內寵以殺群臣”,強行擁立公子薑無詭為國君。齊桓公的五個兒子忙著爭奪君位,大動干戈,竟無人過問桓公的喪事。最後還是在上卿高虎、國懿仲兩位老臣的出面安排下,桓公的遺體才得以殯殮。這時,桓公已死去七十一天,屍體腐爛,屍蟲亂爬,臭氣熏天。百官見此慘景,無不悲傷痛哭。

  歷史是無情的。春秋首霸,一代英主齊桓公不聽勸諫,竟落得人亡敗國,蛆蟲滿屍的悲慘下場,這難道不是咎由自取嗎?然而,他的教訓也像一面鏡子,給人以藉鑑,使人以啟迪。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