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葛亮西城弄險後,隨機率兵速退漢中。清點將士,只少趙雲、鄧芝。心中甚為憂慮。他急令關興、張苞各領本部兵馬,前往箕谷接應。二將剛要起兵,忽報趙雲、鄧芝大軍已到,並不曾折兵,輜重軍器,也無遺失。諸葛亮甚為高興,親領諸將前去迎接。趙雲深感內疚,慌忙下馬拜謝。諸葛亮急忙扶起趙雲,鄧芝言明是老將軍趙雲讓他領兵選路先行,自率後軍獨身斷後,斬將立功,震攝敵軍,使之不敢追趕,才得以使軍資什物很少損失。諸葛亮對老將軍孤膽英勇的氣慨大加讚揚,並拿出五十金贈送趙雲以示表彰,又拿出絹一萬匹賞給趙雲部卒。然趙雲一一拜辭,認為三軍無尺寸之功,並有罪於丞相,若受丞相如此獎勵,問心無愧。

  再三請丞相,將此物寄入庫府,等到今冬賜與諸軍,才是趙雲心願。諸葛亮深思到,先帝在日,常念子龍的賢德與英勇,今日之事,更為明見,因而內心對趙雲更加欽敬。諸葛亮率趙雲、鄧芝、關興、張苞返回漢中大營。忽報馬謖、王平、魏延、高翔自陽平關而至。諸葛亮先喚王平入帳,責備王平同馬謖共守街亭,不諫馬謖,致使街亭失手,沒有完成協同馬謖鎮守街亭的職責。王平陳述了街亭失守的經過,聲辯說並非沒有勸諫,而是馬謖不聽。諸葛亮喝退王平,又喚馬謖入帳。馬謖自知其罪難赦,自縛跪於帳前。諸葛亮嚴厲責備馬謖說,你自幼熟讀兵書、熟讀戰法,卻辜負了我的信任。況且出發前,我再三叮嚀告誡:街亭是我軍勝利的根本所在,干係極大,關係著我軍整個北伐戰爭的成敗,要派強將把守。而你願以全家性命擔保,領此重任。既然受命,就應該同偏將軍王平共同商量,堅守街亭。你若聽了王平的勸諫,紮營於五路要道之口,焉能有街亭失守的大禍。今街亭失守,城陷地失,全軍敗退,損兵折將,失去有利戰機,這都是我識人用人不當之錯。

  今日街亭之失的敗局,若不明正軍法,怎能服眾?你今犯法,罪不容赦。說完遂喝令刀斧手,將馬謖推出轅門外斬首。馬謖淚流滿面,說丞相素來視己如子,自己也以丞相為父,今因死記兵法教條,違背丞相的安排,造成街亭失守之罪,損失慘重,罪有應得。願丞相像舜帝殛鯀用禹一樣,待之於後。言罷,失聲大哭。諸葛亮也淚如雨下,揮汨說道:“我與你情同手足,你的兒子也是我的兒子,再不要多慮,我自能安排妥當。”垂淚揮手左右,推出轅門之外,候斬。參軍蔣琬自成都飛奔至漢中營前,見武士要斬馬謖,大驚失色,高喊刀下留人。三步並作兩步,急人大營帳內,拜見丞相,說昔日楚國大將成子王因對晉作戰失利,回楚被迫自殺,晉文公聽到這個消息,大為高興。今天下未定,丞相大業未成,正是用人之際而誅殺智謀多見之臣,豈不可惜。諸葛亮已是淚流縱橫,對蔣琬說,昔日孫武所以能製勝於天下者,用法明也。今四方分爭,兵戈方始,若復廢法,何以討賊耶?馬謖之罪,觸犯軍法,只有斬首,才能治軍。不一會,武士獻上馬謖首級於階下,諸葛亮失聲痛哭不已。蔣琬深感悲切,勸諫諸葛亮說,馬謖之罪,既已正法,丞相不必過於悲傷。

  諸葛亮道,我並非哭馬謖,而是在哭自己,昔日先帝在白帝城託孤時,叮囑我馬謖言過其實,不可大用。今日之事正說明先帝之英明,這是我的重大失誤啊!帳內外大小將士,無不失聲流涕。諸葛亮傳令對馬謖家小,加意撫卹,按月發給祿米。接著,諸葛亮作表文請求自貶三級,以督厥咎。表由蔣琬呈給後主。後主認為勝負乃兵家常事,不知丞相為何有此意。侍中費褘以為,治國必以奉法為重,法不行,用什麼來服人?今丞相敗陣而歸,要求自貶,以明軍法是合宜的。後主也就同意了諸葛亮的表章,下詔貶諸葛亮為右將軍,行丞相事,照舊總督軍馬。命費褘齎詔到漢中宣詔。費褘怕諸葛亮臉面上下不來,先以蜀中百姓知道丞相初拔四縣,大為高興相賀,諸葛亮聞言變色說,得而復失,與不得相同,你以此賀我,使我更為慚愧。費褘又以喜得姜維而賀,諸葛亮說,兵敗師還未得寸土,得一姜維,於魏何損。費褘說,丞相現統數十萬大軍,可再伐魏。諸葛亮回答說,兵不在多少,重要的是指揮得當。現在應該減兵省將,明罰思過,求變通之道於將來。所以自今以後,有忠於國家的人,應當勤攻我之闕,則事可定,魏可滅,功不蹺足而待矣。諸葛亮之見,使費褘等眾將皆拜服。於是,諸葛亮在漢中考微勞,甄壯烈,厲兵講武,製造攻城渡水器械,聚積糧草,培養將帥,準備再度舉兵,興師北伐。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