荊軻刺秦王

10/04/2012

 
公元前227年,荊軻帶燕督亢地圖和樊於期首級,前往秦國刺殺秦王。臨行前,許多人在易水邊為荊軻送行,場面十分悲壯。“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這是荊軻在告別時所吟唱的詩句。荊軻來到秦國後,秦王在咸陽宮隆重召見了他。荊軻在獻燕督亢地圖時,圖窮匕見,刺秦王不中,被殺
[原文]

秦將王翦破趙,虜趙王,盡收其地,進兵北略地,至燕南界。

太子丹恐懼,乃請荊柯曰:“秦兵旦暮渡易水,則雖欲長侍足下,豈可得哉?”荊卿曰:“微太子言,臣願得謁之。今行而無信,則秦未可親也。夫樊將軍,秦王購之金千斤,邑萬家。誠能得樊將軍首,與燕督亢之地圖,奉獻秦王,秦王必說見臣,臣乃得有以報(太子)。”太子曰:“樊將軍以窮困來歸丹,丹不忍以己之私,而傷長者之意,願足下更慮之!”
荊軻知太子不忍,乃遂私見樊於期,曰:“秦之遇將軍,可謂深矣。父母宗族,皆為戮沒。今聞購將軍之首,金千斤,邑萬家,將奈何?”於期仰天太息流涕曰:“於期每念之,常痛於骨髓,顧計不知所出耳!”軻曰:“今有一言,可以解燕國之患,報將軍之仇者,何如?”於期乃前曰:“為之奈何?”荊軻曰:“願得將軍之首以獻秦王,秦王必喜而善見臣。臣左手把其袖,而右手揕其胸,然則將軍之仇報,而燕國見陵之愧除矣。將軍豈有意乎?”樊於期偏袒扼腕而進曰:“此臣之日夜切齒拊心也,乃今得聞教!”遂自刎。 
太子聞之,馳往,伏尸而哭,極哀。既已,不可奈何,乃遂盛樊於期之首,函封之。

於是太子預求天下之利匕首,得趙人徐夫人之匕首,取之百金,使工以藥淬之。以試人,血濡縷,人無不立死者。乃裝為遣荊卿。
燕國有勇士秦武陽(即秦舞陽,說法不一,在史記中為“秦舞陽”),年十二,殺人,人不敢忤視。乃令秦武陽為副。
荊軻有所待,欲與俱,其人居遠未來,而為留待。

頃之未發,太子遲之。疑其改悔,乃復請之曰:“日已盡矣,荊卿豈有意哉?丹請得先遣秦武陽!”荊軻怒,叱太子曰:“何太子之遣?往而不反者,豎子也!且提一匕首入不測之強秦,僕所以留者,待吾客與俱。今太子遲之,請辭決矣!”遂發。
太子及賓客知其事者,皆白衣冠以送之。至易水之上,既祖,取道。高漸離擊筑,荊軻和而歌,為變徵之聲,士皆垂淚涕泣。又前而為歌曰:“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復為慷慨羽聲,士皆瞋目,發盡上指冠。於是荊軻遂就車而去,終已不顧。
遂至秦,持千金之資幣物,厚遺秦王寵臣中庶子蒙嘉。
嘉為先言於秦王曰:“燕王誠振怖大王之威,不敢興兵以逆軍吏,願舉國為內臣。比諸侯之列,給貢職如郡縣,而得奉守先王之宗廟。恐懼不敢自陳,謹斬樊於期頭,及獻燕之督亢之地圖,函封,燕王拜送於庭,使使以聞大王。唯大王命之。”
秦王聞之,大喜。乃朝服,設九賓,見燕使者咸陽宮。
荊軻奉樊於期頭函,而秦武陽奉地圖匣,以次進。至陛下,秦武陽色變振恐,群臣怪之,荊軻顧笑武陽,前謝曰:“北蠻夷之鄙人,未嘗見天子,故振懾,願大王少假借之,使畢使於​​前。”秦王謂軻曰:“起,取武陽所持地圖!”
軻既取圖奏之,秦王發圖,圖窮而匕首見。因左手把秦王之袖,而右手持匕首揕之。未至身,秦王驚,自引而起,絕袖。拔劍,劍長,操其室。時惶急,劍堅,故不可立拔。
荊軻逐秦王,秦王環柱而走。群臣驚愕,卒起不意,盡失其度。而秦法,群臣侍殿上者,不得持尺兵;諸郎中執兵,皆陳殿下,非有詔不得上。方急時,不及召下兵,以故荊軻逐秦王,而卒惶急無以擊軻,而乃以手共搏之。
是時,侍醫夏無且以其所奉藥囊提軻。秦王方還柱走,卒惶急不知所為。左右乃曰:“王負劍!王負劍!”遂拔以擊荊軻,斷其左股。荊軻廢,乃引其匕首提秦王,不中,中柱。秦王復擊軻,被八創。
軻自知事不就,倚柱而笑,箕踞以罵曰:“事所以不成者,乃欲以生劫之,必得約契以報太子也。”
左右既前,斬荊軻。秦王目眩良久。

[譯文]


秦國的將領王翦打敗了趙國,俘虜了趙王,佔領了所有趙國的土地,派兵向北侵占土地,一直到燕國南邊的邊界。

太子丹非常的恐懼,於是就請求荊軻說:“秦國的軍隊早晚就要渡過易水了,那麼即使我想長久地侍奉您,難道可以做到嗎?”荊軻說:“即使太子不說(也可譯為“假如沒有太子的話”),我也要請求行動。現在去如果沒有憑信之物,那就無法接近秦王(也可譯為“那麼秦王是不可以親近的”)。現在樊將軍,秦王用一千斤的金和一萬戶人口的封地做賞格,懸賞他的頭。如果真能夠得到樊將軍的人頭和燕國督亢的地圖獻給秦王,秦王一定會很高興地接見我,我這才能夠有辦法來報答太子。”太子說:“樊將軍因為走投無路來投奔我,我不忍心因為我自己的私仇,而(有)傷害品德高尚人的心思,希望您再想想(考慮)別的辦法吧!”

荊軻知道太子不忍心,於是就私下拜見樊於期,說:“秦王對待您樊於期,可以說是十分的刻毒。父母宗族,重要的人被殺掉,其他人等收為奴婢。現在聽說秦王用一千斤的金、一萬戶人家的封地來懸賞將軍的首級,您打算怎麼辦?”樊將軍仰天嘆息流著眼淚說:“我每次想起,常常恨之入骨,只是想不出什麼辦法罷了!”荊軻說:“現在有一個建議,可以用來解除燕國的後患,並且報樊將軍的仇恨,怎麼樣?”
於是樊於期走上前說:“怎樣對付這件事?”荊軻說:“希望藉您樊將軍的首級來獻給秦王,秦王一定會非常高興而好好地接見我。我左手抓住他的衣袖,右手用匕首刺他的胸,這樣那麼就可以報將軍的仇,燕國被欺侮的恥辱也消除。將軍是否有這樣的想法呢?”樊將軍脫下一隻衣袖,握住手腕進一步說:“這是讓我日夜咬牙切齒非常痛心的事,現在才能夠聽說指教!”於是自殺了。

太子聽說這件事,騎馬前往,伏在屍體上大哭,非常傷心。事已至此,無可奈何,於是就收拾盛裝好樊於期的首級,用匣子封裝起來。

在這時太子事先尋求天下最鋒利的匕首,用百斤金從趙國徐夫人那兒買到(這樣的匕首),(讓工匠)在淬火時把毒藥浸在匕首上。用來試用於人,鮮血沾濕衣縷,人沒有不立即死亡的。於是準備打點行裝送別荊軻。
燕國有勇士叫秦武陽的,十二歲的時候就殺人,人們不敢和他正視。於是命令秦武陽作為他的助手和他一道去。

荊軻等待另一個人,想同他一起去,可那個人住得很遠沒有來,就一直在等他。

過了一些時候,還沒有出發,太子嫌荊軻動身遲緩,懷疑他可能反悔,於是又去請他動身,說:“日子已經不多了,您難道不想去嗎?就讓我先打發秦武陽動身! ”荊軻非常生氣,怒斥太子道:“如果現在去了而不能好好回來(向太子)復命的,那是沒用的人!如今拿著一把匕首到生死難測的秦國,我留下來的原因,是想等我的朋友一道。如今太子嫌我動身太晚,我就辭別了。"於是就出發了。

太子和那些知情的賓客,都穿著白衣戴白帽來給他送別。到了易水邊,祭過路神,就要上路了。高漸離拍打著樂器,荊軻和著音樂發出悲涼的聲音,大家都流著淚哭泣。荊軻又走上前唱道:“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又發出聲調激憤的羽聲,大家都瞪大著眼睛,頭髮向上頂起了帽子。在這時荊軻上車離去,始終不曾回頭。

荊軻到了秦國之後,帶著價值千金的禮物,以厚禮贈送給秦王的寵臣中庶子蒙嘉。

蒙嘉事先為他對秦王說:“燕王確實非常害怕大王您的威風,不敢派兵來抵抗大王您,願意拿全國的百姓來做您的臣子,排在諸侯的行列,像秦國的郡縣那樣向秦國進貢,只求能夠守住祖先的宗廟。他非常害怕,不敢自己來陳述,恭敬地斬下樊於期的頭並獻上燕國督亢一帶的地圖,用盒子裝好,燕王在朝廷對他拜叩後將它送出,派遣使者來把這些告訴大王。一切聽大王您吩咐。”

秦王聽了之後,非常高興。於是穿上朝服,設九賓之禮,在咸陽宮接見燕國的使者。

荊軻捧著裝著樊於期的頭的盒子,秦武陽捧著裝有地圖的匣子,按先後順序進來。到了殿前的台階下,秦武陽害怕得變了臉色,群臣對此感到奇怪,荊軻回頭對他笑了笑,走上前替他向秦王謝罪說:“北方粗鄙之人,沒有見過天子,所以有些害怕,望大王能夠稍稍原諒他,讓他能夠在大王面前完成使命。”秦王對荊軻說:“起來吧,把秦武陽捧的地圖給我拿來。”

荊軻拿來地圖之後捧著,打開地圖,地圖全部展開後露出了匕首。荊軻乘機抓住了秦王的袖子,右手拿著匕首去刺秦王。沒有刺到,秦王非常吃驚,聳身站了起來,掙斷衣袖。拔劍,但劍太長,於是拿起劍鞘。當時非常危急,劍插得太緊,沒辦法抽出來。

荊軻在後面緊追秦王,秦王繞著柱子跑。群臣非常吃驚,事情突然發生,沒意料到,大家都失去了常態。而按照秦國的法律,在殿上侍俸的群臣,不能帶任何兵器;那些帶了兵器的侍衛,都在殿下侍候,沒有命令不得上殿。正在慌急之中,而且也來不及召來侍衛,因此荊軻不斷地追逐著秦王,而大家在惶急之中,也沒有什麼東西來對付荊軻,僅僅只是用手來和荊軻搏鬥。
這時,侍衛夏無雎用他手裡的藥袋扔向荊軻。秦王正繞著柱子跑,驚惶之中,不知所措。左右大臣都提醒說:“大王快背著劍”於是秦王拔劍刺向荊軻,砍斷了荊軻的左大腿。荊軻傷殘倒地了,就舉起匕首投向秦王,沒投中,擊中了柱子。秦王又砍殺荊軻,荊軻身中八處劍傷。

荊軻自知事情不能成功,靠在柱子上大笑,兩腿張開,兩膝微曲地坐著,痛罵道:“事情沒有成功的原因,是想活捉你,​​然後要你同我們訂下誓約來回報太子呀!”
秦王的左右大臣上前,斬了荊軻。秦王閉上眼睛許久。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