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盲童朋友 

10/08/2012

 
史鐵生三卷本文集---第三卷                      給盲童朋友 

  各位盲童朋友,我們是朋友。我也是個殘疾人,我的腿從21歲那年開始不能走路了,到現在,我坐著輪椅又已經度過了21年。殘疾送給我們的困苦和磨難,我們都心裡有數,所以不必說了。以後,毫無疑問,殘疾還會一如既往地送給我們困苦和磨難,對此我們得有足夠的心理準備。我想,一切外在的艱難和阻礙都不算可怕,只要我們的心理是健康的。 
  譬如說,我們是朋友,但並不因為我們都是殘疾人我們才是朋友,所有的健全人其實都是我們的朋友,一切人都應該是朋友。殘疾是什麼呢?殘疾無非是一種局限。你們想看而不能看。我呢,想走卻不能走。那麼健全人呢,他們想飛但不能飛——這是一個比喻,就是說健全人也有局限,這些局限也送給他們困苦和磨難。很難說,健全人就一定比我們活得容易,因為痛苦和痛苦是不能比出大小來的,就像幸福和幸福也比不出大小來一樣。痛苦和幸福都沒有一個客觀標準,那完全是自我的感受。因此,誰能夠保持不屈的勇氣,誰就能更多地感受到幸福。生命就是這樣一個過程,一個不斷超越R身局限的過程,這就是命運,任何人都是一樣,在這過程中我們遭遇痛苦、超越局限、從而感受幸福。所以一切人都是平等的,我們毫不特殊。 
  我們殘疾人最渴望的是與健全人平等。那怎麼辦呢?我想,平等不是可以吃或可以穿的身外之物,它是一種品質,或者一種境界,你有了你就不用別人送給你,你沒有,別人也無法送給你。怎麼才能有呢?只要消滅了“特殊”,平等自然而然就會來了。就是說,我們不因為身有殘疾而有任何特殊感。我們除了比別人少兩條腿或少一雙眼 ​​睛之外,除了比別人多一輛輪椅或多一根盲杖之外,再不比別人少什麼和多什麼,再沒有什麼特殊於別人的地方,我們不因為殘疾就忍受歧視,也不因為殘疾去摘取殊榮。如果我們幹得好別人稱讚我們,那僅僅是因為我們幹得好,而不是因為我們事先已經省了被稱讚的優勢。我們靠貨真價實的工作贏得光榮。當然,我們也不能沒有別人的幫助,自尊不意味著拒絕別人的好意。只想幫助別人而一概拒絕別人的幫助,那不是強者,那其實是一種心理的殘疾,因為事實上,世界上沒有任何人不需要別人的幫助。 
  我們既不能忘記殘疾朋友,又應該努力走出殘疾人的小圈子,懷著博大的愛心,自由自在地走進全世界,這是克服殘疾、超越局限的最要緊的一步。   一九九三年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