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公子無忌,是魏昭王的小兒子,魏安釐王同父異母的弟弟。昭王死後安釐王即位,封公子無忌為信陵君。信陵君為人仁慈謙讓,不因自己高貴而對士人傲慢,因此周圍數千里的士人,都來歸附他,招致門客多達三千人。魏國有個隱士名叫侯贏,已經七十歲了生活貧窮,當看守大梁東門城門的小吏。

信陵君:「我是魏無忌,這點小禮物請您收下。」
侯贏:「我幾十年來修身養性,不會因為看守城門窮困的緣故,接受你的厚禮的。」
於是信陵君回去後,辦了酒席大宴賓客...
信陵君:「我去接一位重要的客人,等我回來後再開宴吧!」
侯贏:「請先生同我回去參加宴會吧!」「好」
侯贏逕自上車坐在左邊尊位,信陵君不但沒有生氣,拉著馬韁更加恭敬。
侯贏:「臣有個朋友在市場裡,我想順道拜訪他。」
信陵君:「好啊,沒問題」

馬車到了市場,侯贏故意與朋友談話很久,並偷偷觀察公子的反應,只見信陵君的臉色更為溫和。
侯贏:「抱歉,讓您久等了,我們走吧!」
信陵君:「這位就是今天這場盛宴的貴客,他叫侯贏。」 
食客們:「公子竟會對這樣的人這麼恭敬,為這樣一個老頭害我們苦等多時。」 
信陵君:「 侯 先生請暢懷痛飲,我敬您一杯!」 
侯贏:「今天我侯贏為難公子您也夠啦!侯贏只是東門守城門的人,而公子您卻親自帶著隨從車馬,迎接我於大庭廣眾之中。而我侯贏為了要成就公子愛士的名聲,故意讓公子的隨從車馬,久立於市區,讓經過的人圍觀公子。而公子更顯得恭謹,市民都以為我是個小人,而把公子當成能夠謙恭下士的賢人啊!」

酒席散後,侯贏也成為公子的上賓。 
侯贏:「臣剛才所拜訪屠夫朱亥是個賢才,士人不了解他,因此才隱藏於市井之中。」 
信陵君:「我會常去拜訪他。」

魏安釐王二十年,秦昭王派兵攻破趙國,駐防長平的守軍,並圍攻邯鄲城。公子無忌的姊姊,是趙惠文王弟弟 平原 君的夫人,寫信向魏國請求救兵。 
魏王:「晉鄙,令你率十萬精兵去援救趙國!」「是」 

魏國士兵:「不好了,秦王派人送信來警告大王。秦昭王在信上說:『誰敢派兵去援救趙國的,在他佔領趙國之後,一定調兵先攻擊它。』」 
魏王:「立刻派人通知晉鄙停止進軍!」「是」 
於是晉鄙將魏軍駐守在鄴這個地方,暫時採取觀望的態度。
信陵君:「大王快令晉鄙率兵救趙吧!別眼看著秦兵攻下邯鄲,消滅了趙國啊!」 
魏王:「別再說了,我不會再改變主意的。」

信陵君:「魏王懼怕秦國的報復,不敢出兵救趙。但是我也不能獨活而讓趙國滅亡。」
於是信陵君請賓客們,湊合了一百多輛車馬,打算去抗拒秦軍和趙國共存亡。 
信陵君:「 侯 先生,我準備與賓客們,到趙國去死戰秦軍,與趙國同存同亡,特地來向您拜別。」
侯贏:「公子您好自為之吧!老臣可不能跟隨你去!」「是」 
信陵君:「奇怪啊,我將要到戰場去犧牲了,而侯贏竟沒有一言半語送我,難道有對不起他的地方嗎?」 
信陵君:「將馬車調頭再回東門」「是」 
侯贏:「臣就知道公子會回來的啊!公子重愛士人聞名天下!今有危難而準備去和秦兵拼命,這就像是把肉投給餓虎一般,有何用處呢?還養什麼賓客!」 
信陵君:「那應該怎麼辦呢?」
侯贏: 「請跟我到室內詳談!」

侯贏: 「我聽說晉鄙的兵符,放在魏王的臥房裡。如果能偷到它,一切問題便好辦了,取得虎符奪取晉鄙的軍權,援救北方的趙國抵抗強秦,這是春秋五霸的功業啊!」 
信陵君:「要如何才能盜得兵符呢?」 
侯贏:「魏王的寵妾如姬,常出入國王的臥房,她必能偷到 它。 公子曾替她報殺父之仇,如姬一直想報答公子,倘若公子肯開口,如姬必定答應替您盜虎符。」
信陵君:「好極了,就這麼辦吧!」 

公子無忌請如姬幫忙,如姬果然答應。 
信陵君:「謝謝妳冒著生命的危險,為我盜得兵符。」 
如姬:「為了報答公子,即使犧牲生命也在所不惜啊!」
信陵君:「虎符已經到手,我即將上路」 
侯贏:「即使公子的兵符沒有錯誤,但若晉鄙不給公子軍權,反而向魏王請示,事情就很危險了。你帶朱亥一道去,他是個大力士,萬一晉鄙不肯交出軍權,你可令朱亥打死他。」 
朱亥:「臣是市井屠夫一直蒙公子厚愛,如今公子有難,正是我犧牲性命報答的時候了。」
侯贏:「祝你一路順風」 
侯贏:「臣年老不能同去,但我會在公子到達晉鄙軍中的那天,面向北邊自殺,來答謝公子的垂愛之情。」

公子到達鄴城即取出兵符,假傳魏王的命令...
信陵君:「奉魏王的命令,要我來取代你的職位,請將軍權交給我吧!」 
晉鄙:「我率十萬大軍駐防在邊境上,擔負國家的重任。現在公子獨自坐車子來,就說要取代我的職位,這是什麼道理呢?將在外,主令有所不受,抱歉,我不能把軍隊交給你。」 
信陵君:「將軍果然是個叱?風雲,義氣豪邁的英雄啊!晉將軍原諒我...」 

公子無忌於是統領晉鄙的軍隊,整飭士兵。 
信陵君:「父子都在軍中的,父親可以回 家; 兄弟都在軍中的,哥哥可以回家;沒有兄弟的獨子可以回家。」
經過挑選後,共得精兵八萬人,進兵攻擊秦軍。交戰結果,魏國擊敗了秦國的軍隊,公子無忌終於解救了邯鄲城的危機,保存了趙國。而留在魏國的侯贏,果然在信陵君抵達晉鄙軍中時,面向北方自殺了。魏安釐王怨恨信陵君盜走兵符,假傳命令殺了晉鄙。 
公子也知魏王恨他,便遺魏軍回國,而自己和賓客留在趙國,十年之久不回魏國。 

秦國聽說公子在趙國,就日夜出兵向東來攻打魏國。 
士兵:「大王,秦兵已經開到我國邊境了,怎麼辦才好啊?」 
魏王:「快派使者到趙國去,請信陵君回國」「是」
食客:「公子,魏王派使者來請公子回魏國」
信陵君:「 有誰敢替魏王使者通報的,定殺無赦!」 
食客們:「趙國的隱士毛公、薛公有話稟告公子。公子所以受到趙國尊重聲名遠 播, 那是因為還有魏國存在。如今魏國危急而公子卻不憂慮,如果秦滅了魏國,公子有何面目立足於天下?」
信陵君:「兩位分析得很對,我馬上趕回魏國抗拒強秦。」 
魏王:「信陵君您終於回來了!信陵君,我把上將軍的印信,和魏國的前途通通交給您了!」「是」 
信陵君:「立刻遍告各國諸侯,我無忌已擔任魏國上將 軍, 請各國諸侯派兵幫助我抵抗強秦。」

諸侯聽說公子無忌親自帶兵,都各派遣將軍帶兵來救魏國。於是公子統帥五國的兵馬,到邊境與秦兵決戰。蒙騖率領的秦兵,在黃河的南方被聯軍打敗。信陵君並乘勝追擊秦兵,直到函谷關,逼迫秦軍使秦軍不敢再出關。在這時候公子無忌威名震天下,各國的賓客呈獻兵法給公子看,公子都題上名字,所以世上一般人稱為魏公子兵法。

秦王對公子無忌的威武非常顧忌,於是利用反間諜誤陷公子。
秦國諸侯:「公子何時立為魏王啊?到時候敝國大王,將派人來祝賀公子。」 
魏兵:「各國的諸侯正打算共同出面,擁立信陵君為魏國國王。」 
魏王「有這種事?立刻取消信陵君上將軍的職務,不能讓他統率軍隊。」「是」 
魏王下命:「信陵君另有任用,上將軍的遺缺將另派員接任。」 
信陵君:「大王誤聽別人對我的讒毀,怕我染指他的王位而將我廢置。」

於是公子藉口生病不上朝,和賓客們通宵達旦的飲宴。喝濃酒又經常親近女人,日以繼夜地耽溺於飲酒作樂。這樣經過了四年,終於因為飲酒過量患病而死。這年魏安釐王也死了。秦王聽說公子無忌死了,就派蒙騖帶兵攻打魏國,奪取了二十個城邑,改置為秦國的東郡。從此以後,秦國逐漸像蠶吃桑葉似的,侵佔魏國的土地。過了十八年俘虜了魏王假,攻下了魏都大梁,魏國滅亡。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