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的故事均譯自唐代劉肅《大唐新語》。

筆者初讀《大唐新語》,感覺唐太宗活得很不自由,動輒獲咎。但他的本性善良大度,能接受正確意見。筆者又覺得,群臣對他監督太嚴,這也批評,那也指責,並有極其刺耳之言。後來一想:這正是唐太宗能成為英明君主的起點,貞觀盛世的成因。

「不經一番寒徹骨,怎得梅花撲鼻香?」唐太宗正是這樣,一番番經受磨練,成為中國歷史上最偉大的君主之一。《大唐新語》具體記述了李世民的做人履跡,貞觀盛世的成功歷程。


張玄素論治國之道

貞觀初年,唐太宗聽說了張玄素的大名以後,便立即召見他,向他詢問治國之道。

張玄素回答說:「我看自古以來,沒有像隋朝那樣,死喪禍亂來得那樣厲害的。究其原因,難道不是他的君主專權、法律一天比一天混亂的緣故嗎?假使君主在上,能夠虛心接受意見;群臣在下,能夠矯正過失,哪裏會導致那樣的局面呢?況且作為萬乘之君,要想使自己獨斷國家的各種事務,哪怕一天只決斷十件事,那也可能就有五件事出偏差,何況日理萬機呢?如此以日繼月,乃至累年,便會謬誤百出,國家不亡何待?陛下如果能借鑑隋朝危亡的原因,一天比一天慎重;誠能如此,則堯舜治世之道,便無以復加了!」

唐太宗非常同意他的意見。

魏徵勸止追查縣吏

唐太宗遊幸九成宮(在陝西鱗遊縣的西邊)以後,回到京城,有宮女住在湋川縣的官舍裏。不久,李靖和王珪到來,湋川縣的官吏,把宮女從官舍移走,而讓李靖、王珪住下來。

唐太宗得知後,惱怒的說:「作威作福的權柄,難道掌握在李靖這幾個人手裏?縣吏為甚麼優禮接待李靖,而慢怠我的宮女?」隨即下令查處湋川縣的官吏。

魏徵勸阻說:「李靖他們幾個人,是陛下的心腹大臣,而宮女則是服侍皇上、皇后的奴婢,若論他們雙方的職守,不可同日而語。何況李靖等人外出,各地官吏,要向他們打聽朝廷的綱紀;陛下外出回朝後,也常向他們詢問民間的疾苦。李靖等人,自然應當與下面的官吏見面,下面的官吏,也不能不去參見大臣。至於宮女,除了供給她們飲食外,並不需要另外參見、奉承。因此,如果以此為罪,去責罰縣吏,恐怕不利於陛下的仁德名聲,使天下人聽說後,會驚駭不已。」

唐太宗說:「你的話很對。」於是放棄了追查縣吏罪過的事。

仁者之言,其利博大

貞觀初年,唐太宗修洛陽宮殿,準備巡行視察用。

給事中(官職名)張玄素上書,極力勸諫,他在奏書中寫道:「我聽說阿房宮修成,秦人離散;章華台築成,楚國眾叛親離;乾元殿竣工,隋朝的百姓也就解體了。況且拿陛下今天的國力,和當年的隋朝有甚麼不同?役使飽受戰爭創傷的百姓,承襲隋朝滅亡的弊端,由此說來,陛下的過失,超過隋煬帝很遠了。我很希望陛下,思考這件事情,不要被由余(春秋時的西戎人。西戎王派由余出使秦國,秦穆公為了炫耀秦國,讓由余參觀華麗的秦國宮室。由余看後,感嘆道:‘如果這是役使鬼神修建的,就煩勞了鬼神;如果這是役使人力建造的,就是坑害了百姓。這就是中原國家發生禍亂的原因啊!’)嘲笑,這就是天下的極大幸運了。」

唐太宗問:「你認為我不如隋煬帝,與夏代的桀帝、商代的紂帝相比,又怎麼樣呢?」

張玄素回答說:「如果乾元殿終於興修,就可說結果與桀紂是一樣的昏亂。況且陛下剛剛平定洛陽,太上皇(唐高祖李淵)詔令,高門大殿都應當焚毀。您當時認為,瓦木可以用,不應焚毀,請求賜給貧困的人,事雖沒有施行,但天下的人,都稱讚陛下有大德。今天如果不按照舊例,就是把隋朝的勞役復活、再現了。僅在五六年內,您的態度,前後就有如此的不同,您用甚麼來昭示萬民,光耀天下呢?」

唐太宗說:「你講得好!」賜給張玄素彩絹三百匹。

魏徵讚嘆說:「張玄素公,論說事理,有回天之力,可謂仁者之言,所帶來的利益,非常博大呀!」

勸勿獨自避暑

唐太宗將要去九成宮避暑。馬周勸諫說:「我見到您的詔令,說是要在二月二日那天,去九成宮避暑。我私下裏認為:太上皇年歲已高,陛下應該早晚侍奉膳食,侍養日常生活。現在陛下要去的九成宮,離京城二百多里,發動車駕,須要十幾天,不是早晨走、天黑就可以到達。或許太上皇有時想念陛下,想要和陛下見面的時候,他怎麼去呢?況且今天車駕啟行,本意只是為了避暑,可是太上皇還留在暑熱的地方,而陛下卻自己去到清涼的地方。您這種避熱逐涼的行為,我感到非常不安。」

唐太宗稱讚他說得好。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