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兩位著名醫學家葉天士和薛雪在當時醫壇並駕齊名,但就象現在的“同行相輕”一樣,兩人互相各看不上對方。有一次,一位經葉天士首診的病人第二次複診時,恰逢葉天士外出,葉的一位弟子擅自改動了老師的處方。病人去薛雪的藥店抓藥時,薛雪發現方子中有一處屬“小兒科的低級錯誤”,就提筆做了改動。那時侯人們閑著無事,這樣類似的閑話象長了腿一樣很快就傳了出去——薛氏替葉氏改方子。葉天士聽到了這樣的傳言,感到莫名其妙,葉的弟子怕挨罵,不僅隱瞞了事實真相,又添油加醋的向葉說了許多薛雪的壞話。葉天士一氣之下,將書房名字改爲“踏雪居”,仿佛真的將薛氏踏在了腳下一樣,以解他心頭之恨。薛雪知道後更生氣,心想:“這小豎子真不是人,我好心好意的替你改了方子,要不然你這蠢貨當下肯定在吃人命官司呢,你不僅不來道謝,居然敢把我堂堂薛 某踏在腳下”。隨即也很挑釁的把自己的書房名字改爲“掃葉齋”。筆鋒龍飛鳳舞,酷象秋風掃落葉般酣暢。兩人從此“相見不相識”。

   這樣一直持續了幾年。有一次葉天士年近八旬的老母親生了重病,高熱不退,大便數日未行,甚至到了神昏谵語的地步。葉天士明知是一個典型的陽明腑實證,應該用大黃承氣湯瀉下,但是十分擔心母親的體質不能承受這樣的虎狼之藥。正在書房中焦躁地走來走去,忽然弟子來報薛雪來訪。原來薛雪聽說了此事特來探望。看了老太太的病情後,他也認爲應該用大黃承氣湯,並且引用了《傷寒論》中的“有故無殒”來安慰葉天士。他的話最終促使葉天士下了決心。用藥後,葉母很快轉危爲安。葉天士和薛雪也互相引爲知己,“掃葉齋”和“踏雪居”的匾額也被摘下,再未使用,成了中醫界的一段佳話。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