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部首領也速該被塔塔兒部毒死,蒙古部眾皆散盡。

  那天降一場大雪,天地一色,草場驀然間空曠無邊。額吉訶額倫牽著幾個孩子冰涼的小手,淒然無語,同樣無語的還有不兒罕山和冰封的斡難河水。

   七個孩子,七張嘴,無底洞。

   奶酪風乾肉秋季轉場就已吃盡。訶額倫只存一小袋炒米,她看得異常金貴,她知道這將是家裡一冬天的保命糧。

   那天一大早,訶額倫和孩子們踏雪上不兒罕山挖草根,拾野菜,回來洗淨放進鍋裡,再放幾顆炒米粒,熱氣騰騰,香味撲鼻……鐵木真、別克貼兒和弟弟妹妹們吃得津津有味。鍋空了,孩子們仍握緊空碗,伸出紅紅的小舌頭,里外地舔。就在這時,發生了意外――別克貼兒放下碗,眼光瞟瞟懸在屋樑上的炒米,猛一個飛身竟抄下炒米袋子,一把一 ​​把向嘴裡猛灌……鐵木真鷹隼般衝上前,拳打腳踢,奪下袋子,可炒米已所剩無幾。

   鐵木真“刷”一聲抽出蒙古刀,要殺別克貼兒。

   “住手!”訶額倫母親憤怒地喊住鐵木真。

    訶額倫身材高挑,身上的皮袍補丁蓋補丁,但很合身,她月亮般的面龐和黑寶石般的眼睛周圍,已早早地浮出淺淺的皺紋。她知道今冬的日子將更加艱難。但這還不是最主要的,她看到孩子們草原狼般的目光,恐懼的情緒就會縈繞在心頭,久久不散。

   訶額倫母親自箭筒裡取出一支箭,遞給鐵木真,說:“你能折斷嗎?”鐵木真不言語,“咔嚓”一聲,箭桿已折。

      訶額倫又遞給別克貼兒一支箭,說:“你能折斷嗎?”別克貼兒咽一口唾沫,也“咔嚓”一聲,折斷箭桿。    訶額倫一一把箭遞給孩子們,他們都毫不費力地折斷了箭桿。
   訶額倫又拿出七支箭,放在一起,讓鐵木真折,鐵木真沒折斷,別克貼兒也沒折斷,所有孩子都沒折斷。訶額倫看著別克貼兒和別勒古台,深情地說:“你們同為也速該的孩子,為何不能同心協力團結呢!為何要像阿闌阿母親的五個孩子一樣不和呢?你們要團結起來,共渡難關!”

   鐵木真和別克貼兒都深深地低下頭。

   誰知,剛過一天,別克貼兒的老毛病又犯了。

   鐵木真射下一隻沙雞子,別克貼兒三步並作兩步躥上前搶下獵物,一口口往嘴裡吞,鮮血淋漓……  鐵木真想起訶額倫額吉的話,只是怒目而視。

   鐵木真剛釣上一尾魚,別克貼兒又躥上前,活著就吞進肚裡。

   鐵木真張弓搭箭,一箭竟洞穿別克貼兒的胸膛。

   訶額倫額吉大罵鐵木真:“你還有點情義嗎!你這個咬斷駝羔腳跟的公駝,你這個雨天撲向羊群的餓狼!” 
  訶額倫額吉病臥穹廬。

  鐵木真冒雪打獵,眼前晃動著額吉瘦弱的面容。

  傍晚,鐵木真獵回一隻山雞,烤好後,捧給額吉,訶額倫搖頭不吃,孩子們風捲殘雲般吃下。

  第二天,鐵木真捉來土撥鼠,烤好後,再捧給訶額倫,仍不吃,孩子們互相看看,又吃下。

  第三天,鐵木真射下一隻草原狼,烤熟後,跪捧給訶額倫,額吉仍不吃,孩子們互相瞅瞅,一個也不吃,全跪倒在額吉的榻前。

  訶額倫額吉說:“孩子們,你們吃吧!”

  孩子們說:“你不吃,我們吃不下!”

  慢慢地,訶額倫臉上露出笑容,眼裡卻流出眼淚:“你們知道了嗎,世上有比吃飯保命更重要的情義啊!”   鐵木真撲上前,抱緊訶額倫額吉,大聲說:“額吉,我知道啦!”

   那場雪慢慢融化了,春草萌發,百靈鳥又築巢唱歌了。

   訶額倫額吉和孩子們挖野菜、抓小獸,食物終於能果腹了。更讓訶額倫和孩子們溫暖的是縈繞在心間的一種情愫。

   後來,鐵木真統一草原,各部紛紛臣服,可獨獨就有安答扎木合四處挑撥,拒絕投降,致使蒙古部眾還生活在戰亂之中――而扎木合卻是鐵木真結義三次的安答。

   一日,扎木合的幾名隨從擒住扎木合,竟押扎木合來向鐵木真請賞。

   原來,扎木合和幾個隨從窮途末路,捕獵一隻盤羊,扎木合野狼般進餐時,幾個隨從衣衫襤褸,飢腸轆轆,私下計議,抓住他向鐵木真請賞吧,或許才能保住一條命。

   鐵木真近前鬆開扎木合的繩索,賜座奉為上賓,卻命令衛士殺掉扎木合的幾個隨從,隨從皆高聲喊冤。

   鐵木真說:“你們和扎木合曾是兄弟,你們不知道世上有比生命更可貴的東西嗎?”隨從一時無語。

   扎木合起身,引頸待戮。

   鐵木真問:“你是我結義的安答,我不殺你!”

   扎木合說:“我現在知道,作為安答,我唯有速死,才能證明我知道了世上還有比命更可貴的東西!”  扎木合和鐵木真抱頭痛哭。

   扎木合奔赴刑場那天,天降大雪,白茫茫一片。

   鐵木真長跪不起,他的眼前和腦海裡一片潔白。

   他想起許多年前的一場雪,一場關於額吉的雪。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