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高犒師

11/20/2012

 
[典故]

三十三年春,秦師過周北門,左右免冑而下。超乘者三百乘。王孫滿尚幼,觀之,言於王曰:“秦師輕而無禮,必敗。輕則寡謀,無禮則脫。入險而脫。又不能謀,能無敗乎?”及滑,鄭商人弦高將市於週,遇之。以乘韋先,牛十二犒師,曰:“寡君聞吾子將步師出於敝邑,敢犒從者,不腆敝邑,為從者之淹,居則具一日之積,行則備一夕之衛。”且使遽告於鄭。鄭穆公使視客館,則束載、厲兵、秣馬矣。使皇武子辭焉,曰:“吾子淹久於敝邑,唯是脯資餼牽竭矣。為吾子之將行也,鄭之有原圃,猶秦之有具囿也。吾子取其麋鹿以閒敝邑,若何?”杞子奔齊,逢孫、揚孫奔宋。孟明曰:“鄭有備矣,不可冀也。 ——《左傳·僖公三十三年》


秦穆公使孟盟舉兵襲鄭,過週以東,鄭之賈人弦高、蹇他相與謀曰:“師行數千里,數絕諸侯之地,其勢必襲鄭。凡襲國者,以為無倍也。今示以知其情,必不敢進。”乃矯鄭伯之命,以十二牛勞之。三率相與謀曰:“凡襲人者,以為弗知,今已知之矣,守備必固,進必無功。”乃還師而反。——《淮南子·人間》


[譯文]

秦穆公派孟明發動軍隊襲擊鄭國,經過週地就往東走。鄭國的商人玄高和蹇他一起商量說:“秦國的軍隊行軍千里,又幾次經過各諸侯國的土地,他們的勢頭一定是要襲擊鄭國。大凡偷襲別國的,都認為別人沒有防備。如果讓他們看出我們知道了他們的真情,他們一定不敢前進了。”於是假託鄭伯的命令,用十二頭牛犒勞他們。秦國的三個將領一起商量說:“大凡襲擊別人的,都認為別人不知道情況,現在鄭國已經知道了,防備一定很堅固,進兵一定不會取勝。”於是調轉軍隊返回秦國了。


[釋義]


弦高犒師是一個流傳兩千多年的愛國故事。


故事發生在春秋時期,公元前628年,鄭文公去世,公子蘭繼承君位。一心想要東擴的秦穆公決定利用鄭國國喪機會,消滅鄭國。於是他命令大將孟明視、西乞術、白乙丙帶領兵車400輛偷襲鄭國。第二年二月(公元前627年),秦軍帶領的主力走到了滑國(今河南偃師、鞏縣一帶)境內,滑國是晉國的一個附屬國。到了滑國以後,碰到鄭國的一個商人,這個商人也很有名,叫弦高,弦高趕了十二頭牛,要到外面去賣牛,一下子碰見了遠程奔襲的秦軍,這弦高就慌了,他怕秦軍殺他,趕快說,我們的國君,聽說你們要來了,一方面加強防守,另外派我帶著這十二頭牛來犒賞秦軍,他編了一套謊話,然後把這十二頭牛獻給秦軍,這三個主帥一聽,完了,人家已經有準備了,還派人來獻牛,這仗不能打了,也不去鄭國了。再說弦高派回去報信的人告訴鄭穆公秦軍要偷襲的消息後,鄭穆公一面傳令軍隊進入戰備,一面派人去到秦國派到鄭國的使者哪裡探聽究竟。看到秦國使者和隨從已經裝束停當,手持武器,準備行動後,鄭國的大臣皇武子就客氣的說“聽說各位要回國,我們沒有時間為你們餞行,我們鄭國的原野上,到處都有麋鹿出沒,請你們自己去獵取吧。”秦軍見此情景,知道鄭國已經有了準備,被迫放棄偷襲計劃,只好在回國的路上消滅了滑國回去了。


鄭國因為弦高的機智愛國,見義勇為而得救,國君和百姓都很感激弦高。鄭穆公以高官厚祿賞賜弦高,弦高堅決不接受婉言謝絕:“作為商人,忠於國家是理所當然的,如果受獎,豈不是把我當作外人了嗎?”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