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周買水

11/25/2012

 
潮流不可阻擋。連夢想化為蝴蝶的莊周也變了;他的嘔心之作《南華經》因征訂數只有三本,被出版社恭恭敬敬退了回來。他一氣之下棄文從商,在他小佇濠梁之上領悟了魚的樂趣之後,居然想養魚致富,挖起魚塘來了。
養魚得有水,天大旱,水十分緊俏,到哪兒去買水呢?莊周首先想到的是東海的尊神若大人,這位大人是專管水的。他走了十天十夜,來到若大人的辦事處。辦事處的門上吊著一把大鎖,旁邊的廣告牌上寫著"水每噸一元無貨",看得出來,"無貨"兩個大字是後來寫上去的,寫的是蒼頡體,蒼勁有力。
莊周挨了"蒼頡體"當頭一棒,幾乎哭出來,看那邊走來一位西裝筆挺的辦事員,連忙迎上去苦苦哀求。那人說:"沒貨,一滴也沒有。河伯那裡也許有些存項,你快去問問吧。"
莊周又走了十天十夜,來到河伯的辦事處。一位長髮披肩的女祕書挺和氣地對他說:" 咱這河裡的水,是從東海議價買來的。您是明白人;每噸當然不止一元。我們的售價是每噸十元,贏利不多呢!有沒有貨,我給您問問。”她掛了個電話,聳聳肩說:“Sorry,沒貨了,但,我可以幫忙弄到一百噸,好處費每噸只要兩塊錢。拿著我的信去找濠梁管理處的吳主任,他有辦法。"莊周接過信往外走,聽得背後一聲"拜拜",嚇了一跳。
莊周又走了十天十夜來到濠梁。這裡他雖然曾來旅遊,可是這一回心情不同,魚的樂趣早已拋到九霄雲外了。因為有女祕書的信,莊周受到熱情款待。把他讓到外賓接待室裡,還遞過易拉罐可樂。吳主任又黑又圓的臉上凝著經久不息的笑容:" 嘿嘿,莊老,您要養魚?您這麼大學問,準能發財!有河伯那邊的信,您要的貨,再困難我們也得幫忙。一百噸就一百噸!我們的水,是從河伯那裡議價買來的。我們的出售價是每噸50元。 您是高級知識分子,九折優惠。您辦起漁場來,往後吃魚什麼的, 還要您多關照啊。"莊周東挪西借好不容易湊足了4700元錢。這一天他來取水。可是,吳主任收了款,卻只給了他一張提貨單,要他到東海去取水。"這是怎麼回事?"莊周疑惑地問。" 哈哈,莊老!別看您學問大,可對這水的買賣您不大在行哩!河伯從東海買到水。買是為了賣,為了賺錢。賣水多麻煩,不如賣提貨單,一轉手把提貨單賣給我們了。我們也是一樣,再轉手賣給了您。提貨單儘管賣來賣去,水還躺在東海裡,紋絲兒沒動。您是用水戶,不到東海取水,哪裡有水呢?”“可是,原來的價錢每噸才一元。”“不錯,這麼一轉悠,漲了幾十倍。生財有道嘛!就是買主兒吃點虧。可是買主兒有的是錢,這麼貴還是搶著買哩。您老早就萬元戶了吧?光稿費就夠肥的,現今又是養魚。哈哈!”莊周揣著提貨單,趕著一輛大車,車上載著空水桶,急急忙忙向東海進發。又飢又渴又熱又氣惱,半路上實在挪不動了,坐在路邊休息。忽然聽到一個微弱的聲音:“只要有一勺水我就活命了,救救我吧!”莊周順著聲音看去,原來呼救的是躺在車轍裡的一條小魚,拍著尾巴,兩鰓一張一合艱難地呼吸著。莊周睜大了眼睛,不說也不動,好像一段干木頭,只有棘刺般的花白鬍子在微微顫抖。猛聽得一聲雷響,油然雲起,長養萬物的甘霖就要下來了。莊周霍地躍起,敲著空桶唱道: “秋水時至,百川灌河。涇流之大,兩涘渚崖之間不辯牛馬。”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