绒兔

07/31/2012

 
从 本 世 纪 初 起 , 这 个 讲 述 一 个 玩 具 兔 如 何 变 成 真 兔 子 的 故 事 就 帮 助 孩 子 们 懂 得 , 有 时 我 们 为 朋 友 而 经 历 的 事 会 使 我 们 感 到 疲 惫 和 苦 恼 , 而 正 是 这 些 经 历 使 友 谊 名 副 其 实 。 友 谊 常 常 包 含 着 一 些 考 验 , 但 真 正 的 友 谊 能 经 受 住 考 验 , 甚 至 是 从 考 验 中 产 生 的 。

从 前 , 有 一 只 绒 兔 , 起 初 他 真 的 是 光 彩 照 人 , 胖 胖 的 , 圆 乎 乎 的 , 栩 栩 如 生 。 身 上 有 棕 色 和 白 色 的 斑 点 , 胡 子 是 用 线 做 的 , 耳 朵 以 粉 缎 做 衬 里 。 圣 诞 节 的 早 晨 , 他 露 在 小 男 孩 装 满 礼 物 的 长 筒 袜 外 面 , 爪 间
有 一 根 小 小 的 冬 青 枝 , 非 常 可 爱 。

袜 子 里 还 有 别 的 东 西 , 胡 桃 , 桔 子 , 玩 具 发 动 机 , 杏 仁 巧 克 力 和 一 只 带 发 条 的 老 鼠 , 但 最 可 爱 的 还 是 这 只 绒 兔 。 至 少 有 两 个 小 时 , 男 孩 对 他 爱 不 释 手 。 后 来 叔 叔 和 阿 姨 们 来 吃 饭 , 在 一 阵 刷 刷 声 中 , 他 们 打 开 彩 纸 , 解 开 包 裹 。 男 孩 激 动 地 看 着 所 有 这 些 新 礼 物 , 便 忘 记 了 绒 兔 。

有 好 长 一 段 时 间 , 绒 兔 呆 在 玩 具 柜 中 或 儿 童 室 的 地 板 上 , 没 人 在 意 他 。 他 生 性 腼 腆 , 而 且 又 是 用 绒 布 做 成 的 , 有 些 贵 点 的 玩 具 对 他 冷 若 冰 霜 。 那 些 机 械 玩 具 高 高 在 上 , 目 中 无 人 。 他 们 满 脑 子 时 髦 的 想 法 , 装 出 自 己 不 仅 仅 是 一 个 玩 具 的 样 子 。 有 艘 模 型 船 , 已 度 过 了 两 个 季 节 , 大 部 分 油 漆 都 剥 落 了 , 他 一 有 机 会 就 满 口 术 语 , 谈 他 的 索 具 , 语 气 很 是 沧 桑 。 绒 兔 无 法 声 称 自 己 是 模 型 或 任 何 东 西 , 因 为 他 并 不 知 道 还 有 真 的 兔 子 。 他 以 为 他 们 都 像 自 己 , 身 体 里 填 满 锯 末 。 他 知 道 锯 末 早 已 过 时 了 , 决 不 能 在 时 髦 的 圈 子 里 提 起 。 即 使 蒂 莫 西 , 那 只 受 伤 士 兵 们 用 木 头 拼 成 的 狮 子 , 本 应 见 多 识 广 , 也 摆 着 架 子 , 似 乎 他 跟 政 府 联 系 在 一 起 。 在 他 们 中 间 , 可 怜 的 小 绒 兔 觉 得 自 己 平 凡 而 无 足 轻 重 , 只 有 皮 马 对 他 表 示 友 善 。

在 这 间 儿 童 室 中 , 皮 马 最 年 长 。 他 老 了 , 棕 色 的 外 衣 一 片 光 秃 秃 的 , 露 出 了 底 下 的 线 缝 , 尾 巴 上 的 毛 大 多 都 被 扯 下 穿 起 珠 子 做 了 项 链 。 他 是 智 者 , 因 为 他 曾 见 过 许 多 先 后 来 到 这 里 的 机 械 玩 具 , 他 们 自 吹 自 擂 , 渐 渐 地 , 主 发 条 断 了 , 纷 纷 被 丢 弃 。 他 知 道 他 们 不 过 是 玩 具 而 已 , 永 远 不 会 变 成 任 何 别 的 东 西 。 因 为 儿 童 室 的 魔 法 非 常 奇 妙 , 只 有 皮 马 这 样 年 长 而 且 有 智 慧 和 阅 历 的 玩 具 才 懂 。

有 一 天 , 绒 兔 和 皮 马 并 排 躺 在 儿 童 室 的 防 护 板 旁 , 娜 娜 还 没 来 收 拾 房 间 。“ 什 么 是 真 ?”绒 兔 问 道 ,
“ 嗡 叫 , 还 要 有 凸 出 上 弦 的 把 手 ?”

是 不 是 说 身 体 里 要 有 什 么 东 西 嗡 “‘ 真’不 是 指 你 的 构 造 , ”皮 马 说 “, 那 是 一 件 发 生 在 你 身 上 的 事 。
当 一 个 孩 子 喜 欢 你 , 喜 欢 了 好 长 好 长 时 间 , 不 仅 仅 是 跟 你 玩 , 而 是 真 的 爱 你 , 你 就 会 变 成 真 的 。”

“ 会 疼 吗 ?”绒 兔 问 。

“ 有 时 会 , ”皮 马 说 他 从 不 说 谎 。“ 当 你 变 成 了 真 的 , 就 不 会 在 乎 受 伤 害 。”

“ 像 上 发 条 一 样 会 一 下 子 发 生 吗 ?”他 问 道 , “ 还 是 一 点 点 地 发生 ?” 

“ 不 会 一 下 子 发 生 , ”皮 马 说 。“ 你 变 成 真 的 要 用 很 长 时 间 。 所 以 这 事 不 会 发 生 在 那 些 容 易 损 坏 的 人 , 或 者 那 些 有 锋 利 的 刃 的 , 还 有 那 些 需 要 小 心 保 管 的 人 的 身 上 。 在 你 变 成 真 的 之 前 , 你 的 毛 会 因 为 被 爱 抚 而 脱 落 殆 尽 , 眼 睛 慢 慢 脱 出 , 关 节 渐 渐 变 松 , 你 会 变 得 很 破 很 旧 。 但 这 都 无 关 紧 要 , 因 为 一 旦 变 成 真 的 , 你 就 不 会 丑 陋 , 除 了 在 那 些 不 懂 的 人 的 眼 中 。”

“ 我 想 你 是 真 的 吧 ?”绒 兔 问 。 马 上 他 就 后 悔 说 出 这 话 , 因 为 他 意

识 到 皮 马 也 许 很 敏 感 。 但 皮 马 只 是 笑 了 笑 。

“ 男 孩 的 叔 叔 使 我 变 成 了 真 的 , ”他 说 , “ 那 是 很 多 年 以 前 的 事 。

但 你 一 旦 变 成 真 的 , 就 不 会 变 回 来 。 你 将 永 远 是 真 的 。” 绒 兔 叹 了 口 气 。 他 觉 得 要 很 久 以 后 , 被 称 为“ 真”的 魔 法 才 会 发 生 在 他 身 上 。 他 渴 望 变 成 真 的 , 渴 望 体 会 那 种 感 觉 ; 但 一 想 到 会 变 得 破 旧 不 堪 , 失 去 眼 睛 和 胡 子 , 他 又 很 悲 伤 。 有 个 叫 娜 娜 的 人 管 理 儿 童 室 。 有 时 她 根 本 不 注 意 那 些 到 处 散 落 的 玩 具 , 有 时 , 无 缘 无 故 地 , 她 一 阵 风 似 的 把 他 们 捡 起 来 , 胡 乱 塞 进 玩 具 橱 里 。 她 把 这 叫 做“ 整 理”, 玩 具 们 都 讨 厌 这 个 , 尤 其 是 那 些 锡 做 的 玩 具 。 绒 兔 对 此 不 太 在 意 , 因 为 , 无 论 他 被 扔 到 哪 里 , 都 会 轻 轻 地 落 下 。

一 天 晚 上 , 男 孩 就 要 上 床 睡 觉 , 可 一 直 陪 他 睡 觉 的 瓷 狗 不 见 了 。 娜 娜 正 在 忙 着 , 要 在 上 床 睡 觉 的 时 间 找 瓷 狗 太 麻 烦 , 所 以 她 四 下 看 了看 , 见 玩 具 橱 的 门 开 着 , 她 就 冲 了 过 去 。

“ 这 儿 , ”她 说,  “ 拿 着 你 的 兔 子 , 让 他 陪 你 睡 就 行 了 !”她 扯 着 一 只 耳 朵 把 绒 兔 拽 出 来 , 放 进 男 孩 怀 里 。

那 天 晚 上 , 还 有 以 后 的 许 多 晚 上 , 绒 兔 就 睡 在 男 孩 的 床 上 。 开 始 他 觉 得 挺 不 舒 服 , 男 孩 把 他 搂 得 太 紧 了 。 有 时 把 他 压 在 身 子 底 下 , 有 时 把 他 远 远 推 到 枕 头 下 , 绒 兔 几 乎 喘 不 过 气 来 。 他 还 怀 念 在 儿 童 室 洒 满 月 光 的 时 候 , 屋 里 静 悄 悄 的 , 他 和 皮 马 一 小 时 一 小 时 地 聊 天 。 但 他 很 快 喜 欢 上 这 样 了 , 因 为 男 孩 和 他 说 话 , 为 他 在 被 褥 下 挖 洞 。 洞 挖 得 很 好 , 男 孩 说 像 真 兔 子 住 的 兔 穴 。 当 娜 娜 离 开 去 吃 晚 饭 时 , 夜 灯 在 壁 炉 台 上 照 着 , 他 们 一 边 小 声 说 话 , 一 边 做 精 彩 的 游 戏 。 男 孩 入 睡 后 , 绒 兔 就 蜷 伏 下 来 , 紧 贴 着 男 孩 温 暖 的 小 下 巴 , 做 起 梦 。 男 孩 的 手 整 夜 紧 紧 地 抱 着 他 。

时 光 在 流 逝 , 小 绒 兔 非 常 快 乐 ——— 他 一 点 都 没 有 注 意 到 他 好 看 的 绒 毛 已 变 得 越 来 越 稀 疏 , 尾 巴 上 的 线 绽 开 了 , 粉 红 的 鼻 子 因 为 男 孩 的 亲 吻 而 掉 了 颜 色 。

春 天 来 了 , 他 们 整 天 呆 在 花 园 里 , 男 孩 到 哪 里 , 绒 兔 就 到 哪 里 。 他 坐 过 独 轮 车 , 在 草 地 上 野 餐 过 , 在 花 墙 后 的 木 莓 藤 上 , 还 有 为 他 建 起 的 童 话 般 的 小 屋 。 有 一 次 , 男 孩 忽 然 被 叫 走 , 出 去 喝 茶 , 绒 兔 被 留 在 草 坪 上 。 夜 幕 降 临 了 , 娜 娜 不 得 不 举 着 蜡 烛 来 找 他 , 因 为 没 有 他 , 男 孩 就 无 法 入 睡 。 他 被 露 水 打 湿 了 , 而 且 浑 身 是 土 , 因 为 他 跳 进 男 孩 在 花 坛 中 为 他 挖 的 兔 穴 。 娜 娜 一 边 抱 怨 , 一 边 用 围 裙 的 一 角 为 他 擦 干 净 。

“ 非 要 你 的 老 兔 子 不 可 !”她 说 , “ 一 个 玩 具 添 了 多 少 麻 烦 !”  

男 孩 坐 在 床 上 , 伸 出 了 手 。“ 把 兔 子 给 我 !”他 说 , “ 不 许 你 这 么 说 。 他 不 是 玩 具 , 他 是 真 的 !”

绒 兔 听 到 这 话 很 快 乐 , 他 知 道 皮 马 所 说 的 最 终 是 真 的 。 儿 童 室 的 魔 法 发 生 在 他 身 上 了 , 他 不 再 是 个 玩 具 了 。 他 是 真 的 。 男 孩 自 己 说 的 。

那 天 晚 上 他 高 兴 得 无 法 入 睡 。 在 他 那 装 满 锯 末 的 小 小 的 心 里 激 起 太 多 的 爱 , 几 乎 要 胀 破 了 。 他 那 靴 扣 做 的 久 已 失 去 光 彩 的 眼 睛 里 , 露 出 了 智 慧 和 美 丽 的 神 采 , 就 连 娜 娜 第 二 天 早 晨 拿 起 他 时 也 注 意 到 了 。 她 说, “ 我 敢 说 , 老 兔 子 有 了 一 种 聪 慧 的 表 情 。”

那 个 夏 天 真 是 美 妙 !

他 们 的 房 子 边 是 一 片 树 林 。 在 6 月 长 长 的 夜 晚 , 男 孩 喜 欢 喝 过 茶 后 到 那 里 玩 。 他 带 上 绒 兔 , 在 漫 步 走 开 去 采 花 或 到 林 中 玩 劫 匪 游 戏 之 前 , 他 总 是 在 羊 齿 蕨 丛 中 找 个 地 方 为 绒 兔 做 一 个 小 窝 , 那 里 会 很 舒 适 。 他 是 个 善 良 的 小 男 孩 , 他 希 望 让 小 绒 兔 感 到 舒 服 。 一 天 晚 上 , 绒 兔 独 自 躺 在 那 儿 , 看 蚂 蚁 在 他 那 绒 爪 间 的 草 地 上 来 来 回 回 跑 过 , 这 时 , 他 看 到 两 个 奇 怪 的 东 西 从 旁 边 的 羊 齿 蕨 丛 中 轻 轻 地 走 出 来 。

他 们 是 兔 子 , 像 他 一 样 , 但 毛 绒 绒 的 , 通 体 崭 新 。 他 们 的 做 工 一 定 很 好 , 因 为 根 本 看 不 出 线 缝 。 他 们 动 起 来 时 以 奇 异 的 方 式 变 幻 行 装 , 一 会 儿 长 而 瘦 , 一 会 儿 圆 而 胖 , 不 像 他 的 姿 势 一 成 不 变 。 他 们 的 脚 软 软 地 踩 在 地 上 , 蹑 手 蹑 脚 地 走 近 了 他 , 耸 了 耸 鼻 子 。 这 时 , 绒 兔 瞪 大 了 眼 睛 , 想 着 他 们 的 发 条 是 从 哪 边 伸 出 来 的 , 因 为 他 知 道 会 跳 的 玩 具 一 般 都 有 发 条 这 类 东 西 。 但 他 看 不 到 , 显 然 他 们 是 一 种 全 新 的 兔 子 。

他 们 盯 着 他 , 小 绒 兔 也 看 着 他 们 。 他 们 的 鼻 子 一 直 在 不 停 地 翕 动 。

“ 你 干 嘛 不 起 来 跟 我 们 一 起 玩 ?”其 中 一 个 问 道 。 “ 我 不 喜 欢 。”绒 兔 说 , 他 不 想 说 自 己 没 有 发 条 。

“ 嗨 !”长 着 绒 毛 的 兔 子 说 , “  这 非 常 轻 松 。”他 向 旁 边 一 纵 , 跳 出 老 远 , 用 后 腿 站 立 起 来 。 

“ 我 相 信 你 没 这 本 事 !”他 说 。

“ 我 有 !”小 绒 兔 说 , “ 我 能 跳 得 很 高 很 高 !”他 的 意 思 是 指 男 孩 抛

起 他 的 时 候 , 他 当 然 不 想 说 这 个 。 “ 你 能 用 后 腿 跳 吗 ?”长 着 绒 毛 的 兔 子 问 。

这 问 题 让 人 难 过 , 因 为 绒 兔 根 本 没 有 后 腿 ! 他 的 后 半 部 被 做 成 了 像 针 垫 一 样 的 一 整 块 。 他 一 动 不 动 地 坐 在 蕨 丛 中 , 希 望 着 那 两 只 兔 子 不 会 留 心 。

“ 我 不 愿 意 !”他 又 说 道 。 但 野 兔 的 眼 很 尖 。 其 中 一 只 伸 长 脖 子 看 了 看 。

“ 他 根 本 没 有 后 腿 !”他 大 声 说 道 。“ 一 只 没 有 后 腿 的 兔 子 !”他 开 始 大 笑 。

“ 我 有 !”小 绒 兔 嚷 道 , “ 我 有 后 腿 ! 我 正 坐 在 后 腿 上 !”

“ 那 伸 出 来 让 我 看 看 , 像 这 样 !”野 兔 说 着 , 开 始 翻 滚 , 跳 跃 , 直 到 小 绒 兔 眼 花 缭 乱 。

“ 我 不 喜 欢 跳 舞 , ”他 说 , “ 我 宁 愿 一 动 不 动 地 坐 着 !”

而 此 时 他 想 跳 舞 , 有 一 个 发 痒 的 感 觉 传 遍 全 身 , 他 觉 得 要 能 像 那 两 只 兔 子 一 样 蹦 蹦 跳 跳 , 他 可 以 舍 弃 一 切 。那 只 怪 怪 的 兔 子 不 再 跳 跃 , 他 走 上 前 来 。 这 次 他 走 得 很 近 , 他 的 长 胡 子 触 到 了 绒 兔 的 耳 朵 , 接 着 他 突 然 翕 动 鼻 子 , 伸 长 耳 朵 , 向 后 跳 开 。

“ 他 的 气 味 不 对 !”他 判 断 道 , “ 他 根 本 不 是 兔 子 ! 他 不 是 真 的 !”

“ 我 是 真 的 !”小 绒 兔 说 , “ 点 哭 出 来 。我 是 真 的 ! 那 男 孩 是 这 么 说 的 !”他 差 正 在 这 时 , 传 来 一 阵 脚 步 声 。 男 孩 从 他 们 附 近 跑 过 。 那 两 只 奇 怪 的 兔 子 脚 一 蹬 地 , 白 色 的 尾 巴 一 闪 , 就 不 见 了 。

“ 回 来 和 我 一 起 玩 !”小 绒 兔 喊 道 , “ 的 !”

一 定 要 回 来 ! 我 知 道 我 是 真 但 没 有 回 答 , 只 有 小 蚂 蚁 跑 来 跑 去 , 在 那 两 只 怪 兔 经 过 的 地 方 , 羊 齿 蕨 轻 轻 地 摇 摆 。 小 绒 兔 又 陷 入 了 孤 寂 。

“ 噢 , 天 哪 !”他 想, “ 他 们 为 什 么 那 样 跑 开 ? 他 们 为 什 么 不 停 下 来 跟 我 说 话 ?” 

他 静 静 地 躺 了 好 久 , 望 着 羊 齿 蕨 , 希 望 他 们 能 回 来 。 但 他 们 再 也 没 有 回 来 。 这 时 夕 阳 低 垂 , 白 色 的 小 飞 蛾 拍 动 翅 膀 飞 出 来 。 小 男 孩 来 了 , 把 他 带 回 了 家 。

几 个 星 期 过 去 了 , 小 绒 兔 变 得 又 老 又 旧 , 但 男 孩 一 如 既 往 地 喜 欢 他 。 男 孩 的 爱 抚 太 热 烈 , 以 致 弄 掉 了 他 的 胡 须 , 耳 朵 里 粉 红 的 衬 里 变 成 灰 色 , 棕 色 的 斑 点 褪 掉 了 。 他 甚 至 开 始 变 形 , 简 直 不 再 像 一 只 兔 子 , 只 是 在 男 孩 的 眼 里 才 是 。 对 男 孩 来 说 , 他 永 远 美 丽 , 而 绒 兔 所 关 心 的 , 惟 此 而 已 。 他 不 在 乎 自 己 在 别 人 眼 里 是 什 么 样 子 , 因 为 儿 童 室 的 魔 法 已 使 他 成 真 , 只 要 是 真 的 , 破 旧 一 点 也 无 所 谓 。

后 来 , 有 一 天 , 男 孩 病 了 。他 的 脸 通 红 , 睡 觉 时 发 出 呓 语 , 小 身 体 很 热 , 当 他 紧 紧 地 抱 着 绒 兔 时 , 绒 兔 感 到 灼 烫 。 儿 童 室 中 , 陌 生 的 人 来 来 去 去 。 一 盏 灯 彻 夜 亮 着 , 绒 兔 始 终 躺 在 那 里 , 躲 在 被 褥 底 下 。 他 一 动 不 动 , 生 怕 被 他 们 发 现 , 会 有 人 把 他 带 走 , 他 知 道 男 孩 需 要 他 。

这 段 时 间 漫 长 而 无 聊 , 因 为 男 孩 病 得 很 厉 害 , 不 能 玩 , 小 绒 兔 发 现 一 天 到 晚 无 所 事 事 很 枯 燥 。 但 他 耐 心 地 蜷 伏 着 , 盼 望 着 男 孩 早 日 康 复 , 他 们 又 能 到 花 园 里 , 像 往 常 一 样 , 走 到 鲜 花 和 蝴 蝶 之 间 , 在 木 莓 丛 中 玩 开 心 的 游 戏 。 他 想 像 出 各 种 快 乐 的 事 , 当 男 孩 躺 着 , 半 醒 半 梦 之 时 , 他 悄 悄 凑 到 枕 边 , 在 他 的 耳 畔 低 语 , 告 诉 他 这 一 切 。 不 久 , 男 孩 的 烧 退 了 , 病 情 好 转 。 他 能 在 床 上 坐 起 来 看 图 画 了 。 这 时 小 兔 紧 紧 依 偎 在 他 身 边 。 终 于 有 一 天 , 他 们 让 他 起 床 并 穿 上 衣 服 。

那 是 个 阳 光 明 媚 的 早 晨 , 窗 子 大 开 着 。 他 们 把 男 孩 带 到 阳 台 上 , 裹 着 头 巾 。 小 兔 躺 在 凌 乱 的 被 褥 里 , 思 索 着 。 男 孩 明 天 要 去 海 边 。 一 切 都 准 备 好 了 , 只 等 着 医 生 的 吩 咐 。 他 们 在 谈 论 这 一 切 。 小 绒 兔 躺 在 被 子 底 下 , 只 探 出 头 来 倾 听 。 这 间 屋 子 要 消 毒 , 所 有 书 和 男 孩 在 床 上 玩 过 的 玩 具 都 必 须 烧 掉 。

“ 太 好 了 !”绒 兔 心 想 , “ 我 们 明 天 要 去 海 边 !”男 孩 常 常 说 起 大 海 ,

他 很 想 看 一 看 层 层 翻 滚 的 巨 浪 、小 蟹 和 沙 塔 。 这 时 , 娜 娜 看 见 了 他 。

“ 他 的 老 兔 子 怎 么 办 ?”

“ 那 个 兔 子 ?”医 生 说 道 , “ 那 上 面 全 是 猩 红 热 病 菌 ! ——— 马 上 烧 掉 , 什 么 ? 胡 说 ! 给 他 弄 个 新 的 。 决 不 能 再 玩 那 个 !” 于 是 小 兔 和 旧 图 画 书 以 及 好 多 垃 圾 被 装 进 麻 袋 , 搬 到 鸡 舍 后 面 花 园 的 尽 头 。 这 是 烧 东 西 的 好 地 方 , 只 是 当 时 园 丁 很 忙 , 没 顾 上 这 事 。 他 要 刨 土 豆 , 还 要 摘 青 豆 。 不 过 他 答 应 明 天 一 早 过 来 , 把 这 些 东 西 全 烧 掉 。

那 天 晚 上 , 男 孩 睡 在 另 一 间 卧 室 中 , 有 一 只 新 绒 兔 陪 他 睡 。 这 只 兔 子 很 漂 亮 , 全 身 有 洁 白 的 长 绒 , 眼 睛 是 真 正 的 玻 璃 做 的 。 但 男 孩 太 兴 奋 了 , 没 太 在 意 到 他 。 因 为 他 明 天 要 去 海 边 , 多 么 令 人 激 动 , 他 把 其 他 的 一 切 事 情 都 抛 在 了 脑 后 。

男 孩 入 睡 了 , 做 着 关 于 大 海 的 梦 。 这 时 , 在 鸡 舍 后 面 的 角 落 里 , 小 绒 兔 躺 在 旧 图 画 书 之 间 , 他 感 到 很 孤 独 。 麻 袋 的 口 没 扎 上 , 他 稍 稍 扭 动 了 一 下 , 得 以 探 出 脑 袋 , 向 外 看 看 。 由 于 久 已 习 惯 于 睡 在 舒 适 的 床 上 , 还 因 为 男 孩 的 拥 抱 , 他 的 外 衣 已 蹭 得 很 薄 , 绒 毛 被 磨 光 , 露 出 了 织 纹 , 已 不 能 为 他 御 寒 , 所 以 , 他 轻 轻 地 打 了 个 寒 战 。 他 可 以 看 见 附 近 的 木 莓 丛 长 得 又 高 又 密 , 像 热 带 的 丛 林 。 早 晨 , 他 曾 和 男 孩 在 木 莓 荫 下 一 起 玩 , 但 这 些 早 晨 一 去 不 复 返 了 。 他 想 起 在 阳 光 下 的 花 园 里 度 过 的 许 多 时 光 ——— 那 时 他 们 多 么 快 乐 ——— 一 阵 强 烈 的 悲 哀 向 他 袭 来 。 他 仿 佛 看 见 了 花 坛 里 童 话 般 的 小 屋 ; 林 中 宁 静 的 夜 晚 , 他 躺 在 欧 洲 蕨 中 , 小 蚂 蚁 在 他 的 爪 间 跑 过 ; 还 有 他 知 道 自 己 是 真 的 那 个 美 妙 的 日 子 。 这 些 情 景 , 一 个 比 一 个 美 丽 , 都 在 他 面 前 消 逝 了 。 他 想 起 聪 明 而 温 柔 的 皮 马 , 以 及 他 告 诉 他 的 一 切 。 如 果 一 切 就 此 结 束 , 那 么 被 人 爱 抚 , 失 去 美 丽 而 成 真 , 有 什 么 用 ! 一 滴 泪 , 一 滴 真 正 的 泪 , 从 他 破 旧 的 小 绒 鼻 子 上 慢 慢 流 下 , 落 到 地 上 。

就 在 这 时 , 一 件 奇 异 的 事 发 生 了 。 在 泪 水 跌 落 的 地 方 , 长 出 了 一 株 花 , 一 株 神 秘 的 花 , 同 花 园 里 的 那 些 花 完 全 不 同 。 细 长 的 叶 子 , 颜 色 像 绿 宝 石 , 在 叶 子 中 央 有 一 个 花 骨 朵 , 金 盏 一 般 。 它 太 美 了 , 小 绒 兔 忘 了 哭 泣 , 躺 在 那 里 看 着 。 过 了 一 会 儿 , 花 绽 开 了 , 从 里 面 走 出 一 位 仙 女 。

她 简 直 就 是 世 界 上 最 可 爱 的 仙 女 。 穿 着 珍 珠 和 露 珠 做 成 的 衣 服 , 鲜 花 环 绕 着 她 的 脖 颈 , 点 缀 着 她 的 头 发 。 她 的 面 庞 像 是 最 美 丽 的 花 朵 。 她 走 近 小 兔 , 抱 起 他 , 吻 着 他 被 泪 水 打 湿 的 绒 鼻 子 。

“ 小 兔 , ”她 说 , “ 你 不 认 识 我 ?”

小 兔 仰 起 脸 望 着 她 , 觉 得 从 前 似 乎 见 过 , 但 又 想 不 起 是 在 哪 里 。

“ 我 是 儿 童 室 的 魔 法 仙 女 , ”她 说 , “ 我 照 看 孩 子 们 喜 欢 过 的 所 有 玩 具 。 当 他 们 磨 损 旧 了 , 孩 子 们 再 也 不 需 要 他 们 了 , 我 就 来 把 他 们 带 走 , 把 他 们 变 成 真 的 。”

“ 我 从 前 不 是 真 的 吗 ?”小 兔 问 。

“ 在 那 个 男 孩 眼 里 , 你 是 真 的 , ”仙 女 说 “,

在 任 何 人 眼 里 都 是 真 的 了 。” 她 紧 紧 抱 着 小 兔 , 飞 进 林 中 。

因 为 他 爱 你 。 现 在 , 你 此 时 , 月 亮 升 起 来 了 , 月 光 皎 洁 。 森 林 里 一 切 都 很 美 丽 , 欧 洲 蕨 闪 光 的 叶 子 , 银 白 如 霜 。 在 林 间 的 开 阔 之 处 , 野 兔 在 天 鹅 绒 般 的 草 地 上 欢 跳 着 。 当 他 们 看 到 仙 女 , 都 停 下 来 , 围 着 她 , 看 着 她 。

“ 我 给 你 们 带 来 一 个 新 伙 伴 , ”仙 女 说 , “ 你 们 要 好 好 待 他 , 把 他 在 ‘ 兔 园’所 应 了 解 的 都 教 给 他 , 他 将 要 永 远 跟 你 们 生 活 在 一 起 了 。” 她 再 次 吻 了 吻 小 兔 , 把 他 放 在 草 地 上 。

“ 跑 过 去 玩 吧 , 小 兔 !”她 说 。

但 那 一 刻 , 小 兔 静 静 地 坐 着 , 一 动 不 动 。 他 看 到 野 兔 们 跳 舞 时 , 猛 然 想 起 自 己 没 有 后 腿 , 他 不 愿 让 他 们 看 到 自 己 被 做 成 一 团 的 样 子 。 他 不 知 道 仙 女 最 后 一 次 吻 他 时 , 已 使 他 完 全 改 变 了 。 如 果 那 时 不 是 有 什 么 东 西 弄 得 他 鼻 子 发 痒 , 他 或 许 会 害 羞 地 一 直 坐 在 那 里 。 他 还 没 来 得 及 多 想 , 就 抬 起 后 爪 , 挠 了 挠 鼻 子 。

他 发 现 自 己 真 的 有 了 后 腿 ! 他 那 失 去 光 彩 的 绒 布 变 成 了 棕 色 的 绒 毛 , 柔 软 而 富 有 光 泽 , 他 的 耳 朵 会 自 己 转 动 , 胡 须 很 长 , 触 到 了 草 地 。 他 纵 身 一 跳 , 用 那 两 条 后 腿 时 的 快 乐 不 能 自 抑 , 他 在 草 地 上 四 处 蹦 蹦 跳 跳 , 像 其 他 兔 子 一 样 , 向 旁 边 一 跃 , 打 了 个 滚 。 他 太 兴 奋 了 。 当 最 后 停 下 来 找 仙 女 时 , 她 已 经 不 见 了 。

他 最 终 变 成 了 真 兔 , 回 到 家 , 与 别 的 兔 子 呆 在 了 一 起 。

冬 去 春 来 , 天 气 暖 和 了 , 阳 光 明 媚 。 男 孩 出 来 到 房 后 的 林 中 玩 。 这 时 , 有 两 只 兔 子 从 欧 洲 蕨 中 蹑 手 蹑 脚 地 走 出 来 , 偷 偷 地 向 他 张 望 。 其 中 一 只 全 身 棕 色 , 另 一 只 的 绒 毛 下 面 有 奇 特 的 标 记 , 好 像 很 久 以 前 身 上 有 斑 点 , 至 今 还 能 看 得 出 来 。 他 柔 软 的 小 鼻 子 和 圆 圆 的 黑 眼 睛 周 围 , 似 乎 有 什 么 东 西 似 曾 相 识 , 于 是 男 孩 暗 暗 地 想 : “ 他 怎 么 长 得 像 我 得 猩 红 热 时 失 去 的 玩 具 兔 呢 !” 但 他 永 远 不 会 知 道 , 那 真 的 就 是 他 的 玩 具 兔 , 是 他 回 来 看 望 这 个

第 一 次 使 他 变 成 真 兔 的 男 孩 。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