嗟來之食

9/26/2012

 
【成語釋義】


原指憫人飢餓,呼其來食。後多指侮辱性的施捨。嗟,不禮貌的招呼聲,相當於現在的“餵”。亦省作“嗟來食”、“嗟食”、“嗟來”、“食嗟來”。 

[原文]

齊大饑⑴。黔敖⑵為食於路,以待餓者而食⑶之。有餓者,蒙袂⑷輯屨⑸,貿貿然⑹來。黔敖左奉⑺食,右執⑻飲,曰:“嗟⑼!來食!”揚其目⑽而視之,曰:“予⑾唯⑿不食'嗟來之食'⒀,以至於斯⒁也! ”從而⒂謝⒃焉,終⒄不食而死。  圖寫成語:嗟來之食

曾子⒅聞之曰:“微與⒆!其嗟也,可去;其謝也,可食。”
(選自《禮記·檀弓下》)



註釋  
(1)大饑:嚴重的飢荒。
(2)黔敖:春秋時齊國的貴族。
(3)食(sì):動詞,給……吃。
(4)蒙袂(mèi):用衣袖遮著臉。袂,衣袖。
(5)輯屨(jù):拖著鞋子。屨,古代用麻、葛等製成的鞋;輯,拖。
(6)貿貿然:昏昏沉沉的樣子。
(7)奉:同“捧”,這裡指拿著。
(8)執:端。
(9)嗟:餵,嘆詞,帶有輕蔑意味的呼喚聲。
(10)揚其目:瞪著他的眼睛。
(11)予:代詞,“我”。
(12)唯:在句中起連接作用,“因為”。
(13)嗟來之食:帶有侮辱性的施捨。
(14)斯:此,這種地步。
(15)從而:表示前後兩件事的相因關係,可譯為“因此而”。
(16)謝:表示歉意,解釋為:道歉。
(17)終:到底。
(18)曾子:名參,孔子的弟子。
(19)微與:不必這樣啊。微。無須,勿。 

[譯文]  

齊國發生嚴重災荒。富人黔敖熬了粥擺在大路邊,用來給路過飢餓的人吃。過了很久,有個飢餓的人用袖子蒙著臉,拖著鞋子,昏昏沉沉地走來。黔敖左手拿著食物,右手端著水,說道:“餵!吃吧!”(饑民)抬起頭瞪大他的眼睛,盯著他,說:“我就是因為不願意吃帶有侮辱性的施捨,才落到這個地步!”於是(黔敖)跟在後面道歉,最後(飢餓的人)因為沒有吃的餓死了。
曾子聽到這件事後說:“不要這樣啊!黔敖無禮呼喚時,當然可以拒絕,但他道歉之後,則可以去吃。”

 
 
  齊桓公是春秋五霸中的第一位霸主。他在管仲、鮑叔牙等人輔佐下,尊王攘夷,九合諸侯,首開春秋時代大國爭霸的局面。然而,他的死卻是一場悲劇,被餓死之後,整整七十一天還不得殯葬,以至屍體腐爛、臭氣熏天,蛆蟲亂爬,竟爬出宮門之外。偉大詩人屈原在其不朽詩篇《天問》中悲慟地問難:“齊桓九會,卒然身死?”意謂齊桓公以九會諸侯稱霸,為何突然慘死?說起來倒真讓人匪夷所思,毛骨悚然。

  齊桓公一向有知人善任的美譽,但在他的周圍卻有易牙、豎刁、開方等一夥奸佞小人受到寵信,正是他們使用花招欺騙齊桓公,致使齊桓公慘死而不得安葬。

  易牙原是主管齊王“割烹之事”的小官,不過相當於一個炊事班長。他為人諂媚取寵,做得一手好菜。有一天,齊桓公為了炫耀自己的口福之廣,便說自己“惟蒸嬰兒之未償”。這本來只是齊桓公隨口帶出的無意之語,但正急於出人頭地的易牙卻聽者有心,暗地打定了主意。回家之後,他就把自己三歲的兒子殺了,做成一盤精美的蒸肉,獻給了齊桓公。桓公覺得味道極美,贊不絕口。後來知道是人肉後,雖然感到噁心,但對易牙不惜烹子獻肉的忠心深為感動,從此便對他另眼看待,倍加寵信。豎刁、開方也是奸佞之徒。堅刁事事投齊桓公所好,乃至自己閹割來親近齊桓公;開方本是衛國公長子,作為人質到齊國求和,見齊國強盛,竟不思父母留在齊國服侍齊桓公。

  公元645年,管仲臨終之際,曾向前來探望的齊桓公最後進諫說:“臣願君之遠易牙、豎刁、開方。”齊桓公不以為然,說,“易牙烹蒸他的兒子給我吃,讓我快活,還要懷疑嗎?”管仲回答說:“人的真情不是不愛惜他的兒子,對自己的兒子這樣殘忍,又怎麼會愛國君呢?”桓公說:“豎刁自施宮刑來親近我,還要懷疑嗎?”管仲回答:“人的真情不是不愛惜他的肢體,對自己的肢體這樣殘忍,又怎麼會忠於國君呢?”對連父母都不顧惜的衛國公子開方,管仲也認為他不合人情,不能親近。管仲的這些忠告,可說是對齊國和齊桓公的最大負責。

  管仲死後,齊桓公按其囑咐,任命鮑叔牙為相,並將易牙、豎刁、開方三人逐出宮廷。可是,為時不久,齊桓公沒有了“三貴”像掉了魂兒似的吃不下飯,睡不著覺,鬼使神差又將“三貴”召回宮廷,寵信如故。鮑叔牙一氣之下,憤恨而死。於是,悲劇就這樣發生了。

  易牙三人回宮以後,與長衛姬串通一氣,專權用事。他們花言巧語,蠱惑年邁的齊桓公要及時行樂,縱情聲色,又圖謀廢掉由管仲擁立的太子昭,另立長衛姬的兒子無詭為太子。由於易牙他們倒行逆施,排斥忠良,橫徵暴斂,使得舉朝上下人心惶惶,齊國在列國中的霸主地位也發生了動搖。

  不久,齊桓公染上絕症臥床不起,召來名醫扁鵲診治。扁鵲診斷齊桓公已病入膏肓,藥石難治,不辭而別。於是,易牙他們以齊桓公要養病為名,派出親信把守宮門,禁止任何人出入宮廷,連齊桓公的嬪妃、兒子也不得省視。過了幾天,易牙他們為了餓死齊桓公,又在齊桓公臥室四周築起一道高牆,只留個小洞觀察桓公的動靜。可憐一代霸主,惟有躺在床上等死了。

  齊桓公一人孤臥床榻,不見一個人來問候,連口水也喝不上,不久就死了。臨終之前,齊桓公又想起管仲的遺言,不由得悔恨萬分,他大聲痛呼:“嗟茲乎!吾何面目以見仲父於地下!”音落氣絕。易牙得知桓公的死訊,立刻與豎刁、開方等人擁兵入宮發動政變,“因內寵以殺群臣”,強行擁立公子薑無詭為國君。齊桓公的五個兒子忙著爭奪君位,大動干戈,竟無人過問桓公的喪事。最後還是在上卿高虎、國懿仲兩位老臣的出面安排下,桓公的遺體才得以殯殮。這時,桓公已死去七十一天,屍體腐爛,屍蟲亂爬,臭氣熏天。百官見此慘景,無不悲傷痛哭。

  歷史是無情的。春秋首霸,一代英主齊桓公不聽勸諫,竟落得人亡敗國,蛆蟲滿屍的悲慘下場,這難道不是咎由自取嗎?然而,他的教訓也像一面鏡子,給人以藉鑑,使人以啟迪。

 
 
    古往今來,凡是品德高尚的人,都是誠實守信的。

    北宋時期著名的文學家和政治家晏殊,14歲被地方官作為“神童”推薦給朝廷。他本來可以不參加科舉考試便能得到官職,但他沒有這樣做,而是毅然參加了考試。事情十分湊巧,那次的考試題目是他曾經做過的,得到過好幾位名師的指點。這樣,他不費力氣就從千多名考生中脫穎而出,並得到了皇帝的讚賞。但晏殊並沒有因此而洋洋自得,相反他在接受皇帝的複試時,把情況如實地告訴了皇帝,並要求另出題目,當堂考他。皇帝與大臣們商議後出了一道難度更大的題目,讓晏殊當堂作文。結果,他的文章又得到了皇帝的誇獎。


    晏殊當官後,每日辦完公事,總是回到家裡閉門讀書。後來皇 ​​帝了解到這個情況,十分高興,就點名讓他做了太子手下的官員。當晏殊去向皇帝謝恩時,皇帝又稱讚他能夠閉門苦讀。晏殊卻說:“我不是不想去宴飲遊樂,只是因為家貧無錢,才不去參加。我是有愧于皇上的誇獎的。”皇帝又稱讚他既有真實才學,又質樸誠實,是個難得的人才,過了幾年便把他提拔上來,讓他當了宰相。


    晏殊受到皇帝的賞識和重用的故事說明,一個人為人的誠實,表裡如一,不弄虛作假,對於取得別人的信任是多麼的重要啊! 

 

明山賓賣牛

9/25/2012

 
南朝人明山賓生性篤實,有一次家裡生活困難,去集市賣乘牛。已經賣了收了錢,明山賓對買主說:“此頭牛曾經患過'漏蹄',治好後一直沒有再發,但不知道以後會不會再犯,不能不告訴你。”買主馬上要求他降低價格。

唐朝人陸元方,想賣掉東京洛陽城裡的一所宅子,手續都辦好了,只等著買宅子的人來交割。買宅的人來了,陸元方說:這宅子哪兒都好,就是沒有出水的地方。買主聽了,立刻就不買了。那人走後,陸元方的兒子和侄子們都埋怨元方,元方說:“你們真奇怪,難道可以為了錢欺騙別人嗎?”

北宋人陳堯諮家裡有一匹烈馬,性情暴烈,誰也無法駕馭。陳堯諮就讓僕人把馬賣了。陳堯諮的父親知道後,批評他說:“你制服不了這匹馬,賣給別人,別人就能製服嗎?你這不是在嫁禍於人嗎?” 陳堯諮趕快派人將馬牽回,後來這匹馬老死在陳堯諮家。

(出自《粱書》等)

 
 
 [原文] 

諸葛亮之為相國也,撫百姓,示儀軌①,約②官職,從權制③,開誠心,佈公道;盡忠益時者雖仇必賞,犯法怠慢者雖親必罰,服罪輸情④者雖重必釋,遊辭巧飾者雖輕必戮;善無微而不賞,惡無纖而不貶;庶事精煉,物⑤理其本,循名責實,虛偽不齒;終於邦域之內,咸畏而愛之,刑政雖峻而無怨者,以其用心平而勸戒明也。可謂識治之良才,管、蕭之亞匹⑥矣。然連年動眾,未能成功,蓋應變將略,非其所長歟!” (節選自陳壽《三國志·諸葛亮傳》)

 [註釋]①儀軌:禮儀法度。②約:省減,簡約。③權制:合乎時宜的製度。④服罪輸情:認罪並表示悔改。⑤物:指人,百姓。⑥亞匹:同一流人物。亞:同類。


 [譯文]

諸葛亮作為—國的丞相,安撫百姓、遵守禮制、約束官員、慎用權利,對人開誠佈公、胸懷坦誠。為國盡忠效力的即使是自己的仇人也加以賞賜,玩忽職守犯法的就算是自己的親信也給予處罰,只要誠心認罪伏法就是再重的罪也給予寬大處理,巧言令色逃避責任就是再輕的過錯也要從嚴治理,再小的善良和功勞都給予褒獎,再微不足道的過錯都予以處罰。



他處理事務簡練實際,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不計較虛名而重視實際,貪慕虛榮的事為他所不齒;終於使全國上下的人都害怕卻敬仰他,使用嚴刑峻法卻沒有人有怨言,這是因為他用心端正坦誠而對人的勸戒又十分明確正當的緣故所以說他是治理國家的優秀人才,其才能可以與管仲、蕭何相媲美。


然而他連年勞師動眾對外征戰,都未能取得成功,大概是因為率軍作戰隨機應變,不是他的長處吧!

 

閻敞還錢

9/25/2012

 
[原文]


閻敞為掾,  太守寄錢。年湮代遠,  如數歸焉。

[譯文] 


漢朝的閻敞,字子張,在太守官第五常的府裡做了五官掾( yuàn)。這時候,朝廷把第五常召了去,他就把陸續積蓄下來的薪俸錢一百三十萬寄存在閻敞那兒。閻敞把這些錢埋在堂上的地下。後來第五常全家的人,都生了病死了,只剩下了一個孤苦伶仃的孫子,年紀才九歲。他曾經聽見祖父第五常說過,有三十萬錢寄在閻敞那兒。等到年紀長大了,就到那邊去訪求。


閻敞見了第五常的孫子長大成人,不禁又悲傷又歡喜,就把所有的錢都還了他。第五常的孫兒,見了有一百三十萬的錢,就說:“我的祖父只說三十萬,沒有說一百三十萬的啊。”

閻敞說:“這是太守生了病,所以記不清,說得模糊了,請你不要懷疑。”最終閻敞把所有的錢都歸還給了太守的孫子。 
 

范張雞黍

9/25/2012

 
【釋義】范式、張劭一起喝酒食雞。比喻朋友之間含義與深情 

「掌櫃的,銀子在這兒,多的不用找了。」客人邊咳邊說,好像病很重的樣子。「客官,您還發著高燒,要不要多住兩天,等病好了再上路?」客棧的掌櫃放下手邊的工作,問:「您有什麼事要急著辦嗎?」「咳咳咳……」客人咳了一陣子,才喘過氣說:「我跟朋友約好今天中午見面,現在不走不行。」說完,就出發趕路了。

  這個急著離開的客人,名叫范式,幾年前在洛陽太學求學時,和同學張劭交情最好。兩年前,他們完成學業要各自回家,剛好那天是重陽節,張劭就跟范式立下約定,兩年後的重陽節,范式到汝南郡探望張劭。只是范式這一路上,日夜兼程,不但生了重病,而且差一點兒就一病不起。

  至於張劭這邊,從好幾天前開始,他已經是忙裡忙外,一刻不得閒:不是研究菜單,構思范式愛吃的菜;就是數著日子,嫌時間過得太慢。張劭的媽媽看他這個樣子,便勸張劭說:「孩子呀,何必呢?范式來我們家,距離有幾千里,路途這麼遠,又是兩年前的約定,說不定人家都忘記了。」

  張劭認真地回答說:「娘,我相信范式,他說要來,那是絕不會食言的。」快中午了,張劭忙了一早上,好不容易準備了豐盛的酒菜。可是,范式一直沒出現。張劭等不及了,就急急走到村子口,站在大樹下等候。

  張劭等了好一陣子,看到遠處有輛馬車一路狂奔,車到大樹旁停住,下來一個男人,緊緊抱住張劭,原來就是范式!張劭說:「范兄果然是守信的人,不遠千里而來,只是怎麼不早點到,讓我等得不耐煩了!」范式咳了幾聲,才開口:「我也想早點到,只是路上不幸病倒,若不是客棧的掌櫃好心請大夫來看,我可能就要失約了!」

  張劭仔細一看,范式一臉病懨懨,走路輕飄飄,站都站不穩的樣子。張劭嘆了一口氣說:「范兄,您病成這樣子,還要來看我,真不好意思!」范式笑著說:「要是見不到你,我可能病更重了,哈哈哈!」張劭緊握住范式的手,感動地說不出話來,過了好一陣子才說:「范兄快到家裡坐,我娘還等著我們吃飯呢!」「好!我們走吧!」

*註釋:
1.范張雞黍:范式、張劭雖相隔千里,如期相會的故事。後比喻朋友間真誠的信義。
2.客棧:古時候的旅店。
3.掌櫃:商店、客棧中總管事物的人。稱呼時,使用「掌櫃的」。
4.重陽節:農曆九月九日。
5.一病不起:病得很重,快要死掉的樣子。
6.娘:稱呼自己的母親。
7.食言:不遵守約定。
8.不遠千里:不以路途遙遠為苦。
9.病懨懨:久病、病重的樣子。

 

周亞夫軍細柳

9/25/2012

 
[原文]  

文帝之後六年,匈奴大入邊。乃以宗正劉禮為將軍,軍霸上;祝茲侯徐厲為將軍,軍棘門;以河內守亞夫為將軍,軍細柳,以備胡。


上自勞軍。至霸上及棘門軍,直馳入,將以下騎送迎。已而之細柳軍,軍士吏被甲,銳兵刃,彀弓弩,持滿。天子先驅至,不得入。先驅曰:“天子且至!”軍門都尉曰:“將軍令曰:'軍中聞將軍令,不聞天子之詔。'”居無何,上至,又不得入。於是上乃使使持節詔將軍:“吾欲入勞軍。”亞夫乃傳言開壁門。壁門士吏謂從屬車騎曰:“將軍約,軍中不得驅馳。”於是天子乃按轡徐行。至營,將軍亞夫持兵揖曰:“介冑之士不拜,請以軍禮見。”天子為動,改容式車。使人稱謝:“皇帝敬勞將軍。”成​​禮而去。


既出軍門,群臣皆驚。文帝曰:“嗟乎,此真將軍矣!曩者霸上、棘門​​軍,若兒戲耳,其將固可襲而虜也。至於亞夫,可得而犯邪!”稱善者久之。


孝文帝且崩時,戒太子曰:“極有緩急,周亞夫真可任將兵。”文帝崩,拜亞夫為車騎將軍。


(出自《史記 ·絳侯周勃世家》。) 

[譯文]

漢文帝后元六年,匈奴大規模侵入漢朝邊境。於是,朝廷委派宗正官劉禮為將軍,駐軍霸陵;祝茲侯徐厲為將軍,駐軍在棘門;委派河內郡太守周亞夫為將軍,駐軍細柳,以防備匈奴的侵略。

皇上親自去慰勞軍隊。到了霸上和棘門的軍營,一直騎馬進去了,將領們用下馬的禮節來歡迎歡送。旋即來到了細柳軍營,只見官兵都披戴盔甲,兵器銳利,開弓搭箭,弓拉滿月。皇上的先行衛隊到了營前,不准進入。先行的衛隊說:“皇上即將駕到。”鎮守軍營的將官回答:“將軍有令:'軍中只聽從將軍的命令,不聽從天子的詔令。'”過不多久,皇上駕到,也不讓入軍營。於是皇上就派使 ​​者拿著節牌通告了將軍:“我要進營慰勞軍隊。”周亞夫這才傳令打開軍營大門。守衛營門的官兵對跟從皇上的武官說:“將軍規定,軍營中不准縱馬奔馳。”於是皇上也只好放鬆了韁繩,讓馬慢慢行走。到了大營,將軍亞夫手持兵器,長揖到地說:“我是盔甲在身的將士,不能跪拜,請允許我以軍禮參見(皇上)。”皇上為之動容,馬上神情嚴肅地俯身靠在車前橫木上,派人致意說:“皇帝敬重地慰勞將軍。”勞軍禮儀完畢後辭去。

出了營門,許多大臣都深感驚詫。文帝說:“啊!這才是真正的將軍了。以前霸上、棘門​​的軍營,簡直就像兒戲一樣,那裡的將軍是完全可以通過偷襲而俘虜的,至於周亞夫,豈是能夠侵犯他的嗎?”長時間對周亞夫讚歎不已。過了一個多月,三支軍隊都撤防了,文帝就任命周亞夫做中尉。
 (註) 

(註)中尉:負責京城治安的武官。 


 
 
[原文] 

貫​​高(?-前198年) 貫高謀高祖七年,高祖從平城過趙,趙王旦暮自上食,體甚卑,有子婿禮。高祖箕踞罵詈,甚慢之。趙相貫高、趙午年六十餘,故耳客也,怒曰:“吾王孱王也!”說敖曰:“天下豪桀並起,能者先立,今王事皇帝甚恭,皇帝遇王無禮,請為王殺之。”敖囓其指出血,曰:“君何言之誤!且先王亡國,賴皇帝得複國,德流子孫,秋毫皆帝力也。願君無復出口。”貫高等十餘人相謂曰:“吾等非也。吾王長者,不背德。且吾等義不辱,今帝辱我王,故欲殺之,何乃污王為?事成歸王,事敗獨身坐耳。” 
九年,貫高怨家知其謀,告之。於是上逮捕趙王諸反者。趙午等十餘人皆爭自剄,貫高獨怒罵曰:“誰令公等為之!今王實無謀,而並捕王;公等死,誰當白王不反者?”乃檻車與王詣長安。 

[歷史評價 ]

荀悅:貫高首為亂謀,殺主之賊;雖能證明其王,小亮不塞大逆,私行不贖公罪。《春秋》之義大居正,罪無赦可也。

司馬光:高祖驕以失臣,貫高狠以亡君。使貫高謀逆者,高祖之過也;使張敖亡國者,貫高之罪也。 
[譯文]

七年,高祖劉邦從平城經過趙地,趙王張敖(張耳之子,張耳於漢五年逝世,張敖即位為趙王)早晚親自供給劉邦飯食,禮節十分卑下,盡女婿之禮(張敖的妻子是劉邦的長女魯元公主)。劉邦態度傲慢,動輒辱罵,對他很怠慢。趙國國相貫高、趙午時年六十多,曾經是張耳的門客,很生氣,說:“我們的大王太懦弱!”建議張敖說:“天下豪傑四起,有能力者先立為主,現在大王對待皇上十分恭敬,而皇上對大王卻十分無理,請為大王殺了他。”張敖咬破手指回答說:“先生說的大錯特錯!先王亡國,多虧皇上才得以恢復,使恩德傳至後代,一絲一毫都是陛下所致,請先生別再說了。”貫高和十幾個人商量到:“我們錯了,大王是個忠厚長者,不肯背叛道義。但我們不能受辱,現在皇上侮辱大王,所以想殺他,和大王無關。事情成功歸於大王,失敗了我們自己承擔。


九年,貫高仇家發現了他們的陰謀,告發了。於是劉邦下令逮捕趙國謀反之人。趙午都十餘人都爭著要自殺,惟獨貫高罵道:“誰讓你們如此!現在大王並未預謀,卻要一併逮捕,你們死了,誰來為大王開脫?”於是謀反之人與趙王一起被囚車押往長安。


貫高被捕後,官吏鞭笞了貫高數千,渾身也用鐵器刺了一遍,身上已經沒有可打的地方了,仍然堅持說趙王張敖並沒有參加謀反。漢高祖知道後,認為貫高是個壯士,讓中大夫洩公以私交去問貫高(趙王是否謀反)。貫高說:“誰有不愛自己父母妻兒的 ​​?現在我被滅三族了,難道會為了保趙王而犧牲親人的命嗎!只是因為趙王真的沒造反,造反的事就是我們自己幹的。”漢高祖得知後,並釋放了趙王和貫高。貫高說:“我之所以被打得體無完膚還不自殺,是為了告訴皇帝趙王沒有造反。現在趙王已經出來了,我的使命就完成了。而且人臣有弒君的罪名,有什麼臉面去見皇帝!縱然皇帝不殺我,我心裡難道就不慚愧嗎?”於是就自殺了。此時,名聞天下。 

[歷史評價 ] 

荀悅:貫高首為亂謀,殺主之賊;雖能證明其王,小亮不塞大逆,私行不贖公罪。《春秋》之義大居正,罪無赦可也。

司馬光:高祖驕以失臣,貫高狠以亡君。使貫高謀逆者,高祖之過也;使張敖亡國者,貫高之罪也。 
 

商丘開

9/25/2012

 
         晉國範某有個名叫子華的兒子,他在一群門客的擁戴下,成為遠近聞名且受晉王垂愛的人物。他雖不為官,其影響幾乎比三卿大夫還大。

  禾生和子伯是范家的上客。他們有一次外出在老農商丘開家借宿,半夜談起子華在京城裏名噪一時的作為。商丘開從窗外聽見後,眼前頓時閃過一線光明。既然范子華能把死的說活、窮的說富,乾脆找他求個吉祥。第二天,他用草袋裝著借來的乾糧,進城去找子華。

  子華家的門客都是些富家子弟。他們衣著綢緞、舉止輕浮、出門車轎、目空一切。當商丘開這個又黑又瘦、衣冠不整的窮老頭走來時,他們都投以輕蔑的目光。商丘開沒見過大世面,說了聲來找子華就往裏走。沒想到被門客拽住、又推又撞、肆意侮辱。但他毫無怒容,門客只好帶他去找子華。說明來意後,商丘開被暫時收留下來。可是門客們仍然使著各種花樣戲弄他,直到招式用盡,興味索然。

  有一次,商丘開隨眾人登上一個高臺。不知是誰喊道:“如果有人能安然跳下去,賞他100斤黃金。”商丘開信以為真,搶先跳了下去。他身輕如燕,翩然著地,沒傷著一點身體。門客們知道這是偶然,並不驚奇。事過不久,有人指著小河深處說:“這水底有珍珠,誰拾到了歸誰。”商丘開又當是真。他潛入水底果然拾到了珍珠。此後,門客們再也不敢小看他;子華也給了他同別的門客一樣遊樂、吃酒肉和穿綢緞的資格。

  有一天,範家起了火。子華說:“誰能搶救出錦緞,我將依數重賞。”商丘開毫無難色,在火中鑽出鑽進,安然無恙。範家的門客看傻了眼,連聲謝罪說:“您原來是個神人。就當我們是一群瞎子、聾子和蠢人,寬恕我們的過去吧!”商丘開說:“我不是神人。過去我聽說你們本領大,要富貴必須按你們的要求說一不二地去做。現在才知道我是在你們的矇騙下莽撞幹成了那些冒險事。回想起來,真有點後怕。”

  從此以後,範家門客再不敢侵犯他人,見了乞丐、巫醫也作揖拱手,害怕真會遇到神人。

  這則寓言通過對商丘開在范子華家經歷的描述,揭露了以子華和門客為代表的封建統治階級的奢華、蠻橫、虛偽和無能;反映了商丘開雖然貧窮卑賤卻有著誠實和耐勞的品質。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