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鄰舍

10/11/2012

 
    保安族的神話傳說。相傳很久以前,大河家地方住著三家人;互為鄰舍。各家都有一種奇異的本領,東家大哥是“風裡耳”,遠近山林,風吹草動,都瞞不過他的耳朵;西家二哥是“穿山眼”,千山萬壑,梅花鹿喝一口水也能看見;北家三哥是“萬能手”,心靈手巧,就是摘星星,也能造出登天梯。三鄰舍和睦相處,同甘共苦,相依為命,戰勝了南山魔王的洪水、瘟疫,顯示出戰無不勝的威力。當地有稱作“嗤叫子”的弄舌小鳥,魔王利用它的花言巧語,使三鄰舍中了挑撥離間計,各奔東西,互不照應,頓時失去昔日的威力。魔王使用風、旱、雨、澇各種災害,逐個折磨三鄰舍。三鄰舍直至臨死時才識破魔王的挑撥離間計,叮囑子孫重新團結,戰勝魔王。子孫們接受遺訓,再顯威力,繁衍成三個氏族:住在大河家的是保安族,住在太子山下的是東鄉族,住在三二地方的是土族。三個氏族十分憎恨“嗤叫子”,一聽到它的叫聲,都要厭惡地昨口唾沫,把它趕走。
 
 
        蒙古部首領也速該被塔塔兒部毒死,蒙古部眾皆散盡。

  那天降一場大雪,天地一色,草場驀然間空曠無邊。額吉訶額倫牽著幾個孩子冰涼的小手,淒然無語,同樣無語的還有不兒罕山和冰封的斡難河水。

   七個孩子,七張嘴,無底洞。

   奶酪風乾肉秋季轉場就已吃盡。訶額倫只存一小袋炒米,她看得異常金貴,她知道這將是家裡一冬天的保命糧。

   那天一大早,訶額倫和孩子們踏雪上不兒罕山挖草根,拾野菜,回來洗淨放進鍋裡,再放幾顆炒米粒,熱氣騰騰,香味撲鼻……鐵木真、別克貼兒和弟弟妹妹們吃得津津有味。鍋空了,孩子們仍握緊空碗,伸出紅紅的小舌頭,里外地舔。就在這時,發生了意外――別克貼兒放下碗,眼光瞟瞟懸在屋樑上的炒米,猛一個飛身竟抄下炒米袋子,一把一 ​​把向嘴裡猛灌……鐵木真鷹隼般衝上前,拳打腳踢,奪下袋子,可炒米已所剩無幾。

   鐵木真“刷”一聲抽出蒙古刀,要殺別克貼兒。

   “住手!”訶額倫母親憤怒地喊住鐵木真。

    訶額倫身材高挑,身上的皮袍補丁蓋補丁,但很合身,她月亮般的面龐和黑寶石般的眼睛周圍,已早早地浮出淺淺的皺紋。她知道今冬的日子將更加艱難。但這還不是最主要的,她看到孩子們草原狼般的目光,恐懼的情緒就會縈繞在心頭,久久不散。

   訶額倫母親自箭筒裡取出一支箭,遞給鐵木真,說:“你能折斷嗎?”鐵木真不言語,“咔嚓”一聲,箭桿已折。

      訶額倫又遞給別克貼兒一支箭,說:“你能折斷嗎?”別克貼兒咽一口唾沫,也“咔嚓”一聲,折斷箭桿。    訶額倫一一把箭遞給孩子們,他們都毫不費力地折斷了箭桿。
   訶額倫又拿出七支箭,放在一起,讓鐵木真折,鐵木真沒折斷,別克貼兒也沒折斷,所有孩子都沒折斷。訶額倫看著別克貼兒和別勒古台,深情地說:“你們同為也速該的孩子,為何不能同心協力團結呢!為何要像阿闌阿母親的五個孩子一樣不和呢?你們要團結起來,共渡難關!”

   鐵木真和別克貼兒都深深地低下頭。

   誰知,剛過一天,別克貼兒的老毛病又犯了。

   鐵木真射下一隻沙雞子,別克貼兒三步並作兩步躥上前搶下獵物,一口口往嘴裡吞,鮮血淋漓……  鐵木真想起訶額倫額吉的話,只是怒目而視。

   鐵木真剛釣上一尾魚,別克貼兒又躥上前,活著就吞進肚裡。

   鐵木真張弓搭箭,一箭竟洞穿別克貼兒的胸膛。

   訶額倫額吉大罵鐵木真:“你還有點情義嗎!你這個咬斷駝羔腳跟的公駝,你這個雨天撲向羊群的餓狼!” 
  訶額倫額吉病臥穹廬。

  鐵木真冒雪打獵,眼前晃動著額吉瘦弱的面容。

  傍晚,鐵木真獵回一隻山雞,烤好後,捧給額吉,訶額倫搖頭不吃,孩子們風捲殘雲般吃下。

  第二天,鐵木真捉來土撥鼠,烤好後,再捧給訶額倫,仍不吃,孩子們互相看看,又吃下。

  第三天,鐵木真射下一隻草原狼,烤熟後,跪捧給訶額倫,額吉仍不吃,孩子們互相瞅瞅,一個也不吃,全跪倒在額吉的榻前。

  訶額倫額吉說:“孩子們,你們吃吧!”

  孩子們說:“你不吃,我們吃不下!”

  慢慢地,訶額倫臉上露出笑容,眼裡卻流出眼淚:“你們知道了嗎,世上有比吃飯保命更重要的情義啊!”   鐵木真撲上前,抱緊訶額倫額吉,大聲說:“額吉,我知道啦!”

   那場雪慢慢融化了,春草萌發,百靈鳥又築巢唱歌了。

   訶額倫額吉和孩子們挖野菜、抓小獸,食物終於能果腹了。更讓訶額倫和孩子們溫暖的是縈繞在心間的一種情愫。

   後來,鐵木真統一草原,各部紛紛臣服,可獨獨就有安答扎木合四處挑撥,拒絕投降,致使蒙古部眾還生活在戰亂之中――而扎木合卻是鐵木真結義三次的安答。

   一日,扎木合的幾名隨從擒住扎木合,竟押扎木合來向鐵木真請賞。

   原來,扎木合和幾個隨從窮途末路,捕獵一隻盤羊,扎木合野狼般進餐時,幾個隨從衣衫襤褸,飢腸轆轆,私下計議,抓住他向鐵木真請賞吧,或許才能保住一條命。

   鐵木真近前鬆開扎木合的繩索,賜座奉為上賓,卻命令衛士殺掉扎木合的幾個隨從,隨從皆高聲喊冤。

   鐵木真說:“你們和扎木合曾是兄弟,你們不知道世上有比生命更可貴的東西嗎?”隨從一時無語。

   扎木合起身,引頸待戮。

   鐵木真問:“你是我結義的安答,我不殺你!”

   扎木合說:“我現在知道,作為安答,我唯有速死,才能證明我知道了世上還有比命更可貴的東西!”  扎木合和鐵木真抱頭痛哭。

   扎木合奔赴刑場那天,天降大雪,白茫茫一片。

   鐵木真長跪不起,他的眼前和腦海裡一片潔白。

   他想起許多年前的一場雪,一場關於額吉的雪。
 

范氏義莊

10/11/2012

 
范氏義莊是范仲淹於皇祐二年(公元一○五○年),第三次被貶後在其原籍蘇州吳縣捐助田地1000多畝設立的。義莊田地的地租用於贍養同宗族的貧窮成員。他給義莊訂立章程,規範族人的生活。他去世之後,他的二兒子宰相範純仁、三兒子尚書右丞範純禮又續增規條,使義莊維持下去。

范 氏 義 莊

宋金戰爭中范氏義莊遭到了一些破壞,南宋時範之柔對義莊又加以整頓,恢復了原有規模。後世范氏子孫也對義莊屢有捐助,如明末範允臨捐助田地100畝,清前期大同知府範瑤捐助田地1000畝。范氏義莊是中國慈善史上的典範,它是最早的家族義莊,更重要的是它是我國史料記載的第一個非宗教性民間慈善組織。它還創造了一個奇蹟,雖然朝代更迭,歷經戰亂,但一直到清朝宣統年間義莊依然有田5300畝,且運作良好,共持續了八百多年。

產 生 原 因

  范氏義莊的產生根源於宋代經濟、社會的重大變化,在大的時代背景下慈善組織成為一種社會需求。在宋以前,雖然貧富的差別一直明顯存在,但是貧窮更多的是與個人的社會身份地位相關,“貧”與“賤”並稱,“賤”必然“貧”,窮人並不構成一個具體的、對國家經濟有影響的社會群體。在此之前,中國的慈善機構與西方類似,也是同宗教聯繫在一起,是以佛教種善可得福報的“福田思想”為基礎,為了出家人、在家人的修善,不以解決因貧窮而造成的社會問題為出發點。

大約從宋代開始,貴賤與貧富脫離開來,社會擺脫了門第大族的支配和庶民專業的貴賤之分。在科舉制與政權的緊密結合下,讀書人居於最高貴的位置,他們不認為貧窮涉及道德問題,甚至甘心安於清貧。而在這個階段,經濟有了空前發展,社會積累了相當的財富,隨之帶來經濟思想層面的變化,貧民作為一個階層首次被政府所“發現”。在貧窮清楚地有別於卑賤的時候,貧民問題對宋政府來說成為一個行政問題。自11世紀開始,宋政府開始嘗試制定一些長期濟貧的政策。由家族或政府創立的非宗教的慈善組織開始出現。這些慈善組織與以往的宗教慈善組織有很大不同,著眼於解決實際的社會問題。

        范仲淹本人出身貧寒,讀書時每日只能以粥果腹;富貴以後,他依然生活簡樸,只有在宴請賓客時餐桌上才會出現多種肉食。貧寒的出身使范仲淹對平民比較關注,他的改革方略也包含著“厚農桑”、“減徭役”等降低社會底層貧窮程度的措施。范氏義莊是范仲淹及其後人以自身力量體恤族​​人,以家族紐帶解決一部分人的社會福利問題的嘗試。拋開鞏固宗族的目的之外,是對政府濟貧政策的支持。“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是古代儒士的人生理想,家就是國,國就是家,治國以齊家為基礎,范氏建立義莊不僅是對家族的保護,也是以服務社會、減輕國家負擔為目的的。因此,義莊也受到了政府的歡迎、支持和保護。

設 立 目 的

        范氏義莊以大量田地為財產基礎建立,田地由范氏子孫有能力者捐助,所有權移交給義莊,也就是不再歸任何特定人所有。這樣,義莊有財產基礎。義莊還有義莊管理條例和專門的管理人,獨立運作,具備了財團法人的基本特徵。

  從設立目的看,義莊的受益者是范氏族人,八百多年來,只要是居住在本鄉的本族人都可以從義莊受益。義莊的救濟面雖然受家族的限制,但是受益者的數量還是比較廣的。而且,古代的家族範疇也遠遠大於現代社會的小型家庭。所以,義莊是慈善性的,即使這種慈善的範圍比較有限

  以慈善為目的,建立在獨立財產基礎上,以財產運作來支持慈善,又具有相當的獨立性,范氏義莊的這些特點表明它可以被看做一個初具雛形的基金會。運作機制  范氏義莊有著比較嚴密的運作機制。

  義莊有嚴密的內部規範管理的措施。義莊設有管理人,負責經營管理。管理人有權處理義莊事務,不受他人干擾。但是,管理人以工作好壞決定領取報酬的數額。在領取報酬前,要有族人證明他工作有效。族人有權告發管理人的不公正行為,由公眾作判斷。由此可見,義莊有一個獨立的決策機制和與之相配合的監督機制。

  在財產管理方面,義莊也有一定的製度,例如:義莊以田租為財政來源,為了公正,不許族人租種義莊的田地。義莊也不買族人自有的田地。

  義莊還對受益人即族人有一些監督措施,對於違法義莊規矩的人,有不同的處罰措施,比如罰款、取消獲得救濟資格、送官等。

成 功 因 素

  義莊有明確的具體目標。義莊保證族人的基本生活需要,而不是無限制的提供支援,防止族人在應得的經濟權益之外侵占義莊的財產。義莊給族人提供的救濟有7個方面:領口糧、領衣料、領婚姻費、領喪葬費、領科舉費、借助義莊房屋、借貸。但這些救濟都是有限的,糧食、衣料、各種費用的領取是定時定額的;借助房屋如果需要修理的,確實無力修繕,義莊才給予資助;借貸不能是經常行為,到時也必須歸還。

  義莊還得到了政府的支持。在義莊建立之初,範純仁為了防治有破壞義莊的行為發生,向宋英宗上奏,報告義莊設立的情況,在政府立案,請求政府對損害義莊利益的人按國法判處。宋英宗批准了範純仁的請求,下令由蘇州地方官對義莊進行備案,給予保護。後代範之柔對義莊進行整頓,範允臨、範瑤向義莊捐助田地也都是政府批准的。

義莊局限  

       范氏義莊成功運作了八百多年,但是與其同期或後期出現的其他義莊都不能維持很長時間。自宋代​​以來,中國的慈善組織經歷了幾次發展與倒退的循環,始終沒有在社會生活中佔有一個重要的地位,這與中國社會發展的特殊性有關,也與這些慈善機構自身的局限性有關。
  就范氏義莊來看,它的受益者限制在本鄉居住的本族人內部,雖然它也救助一些與范氏有親戚關係的外族人,但社會影響力只局限於蘇州吳縣一帶,受益面比較窄。這與現代慈善業調配社會財富的功能差距較大。而且,義莊是小農平均主義思想的實踐,平均主義反對剝削,但它只在分配領域作文章,不幫助受益者提高自我能力,甚至由於提供了依賴而使人們喪失了創造性,因而義莊只是在最低級的層次上解決了一些社會問題,從這個角度看對社會發展的推動也不大。
  其他的義莊、善堂等慈善組織與范氏義莊相比,目標不具體,決策監督機制不健全,又沒有穩定的財產來源或後續的財產補充,壽命就比較短,作用就更有限了。

借 鑒 意 義  

       范氏義莊的成功值得現代基金會藉鑑,它的局限性也為現代基金會管理提供了反面的經驗。

  慈善業的發展需要有適當的經濟、社會背景。經濟發展、財富積累、貧富分化、貧窮成為社會問題,這是慈善業發展的必要條件,幾個因素缺一不可。范氏義莊在宋代產生,它的出現是非宗教、非政府辦慈善事業的首創。與它同時,官方創辦了一些慈善機構;在它之後,民間辦的義莊善堂等次第出現。這表明當時因貧窮而導致社會不穩定的問題已經引起社會的關注,政府和有識之士都逐步認識到發展社會福利的重要性,而當時政府和民間也都具備了搞慈善的經濟實力。宋代以後下一個慈善業的發展高峰是在明清時代,而明清是中國經濟發展的又一個高峰。就我國建國以後慈善業的發展來看,也是與國家的經濟能力增長相配合的。社會財富增加,又有了慈善的需求,慈善業才有發展的空間,這不是由人的主觀意志決定的。對目前階段來說,我國現在的慈善業才剛剛起步,剛剛為人們所認識,還沒有迎來大規模發展的時機。慈善公益事業尚處在摸索階段。

  范氏義莊所具備的幾個基本特徵,如:財產獨立、科學決策、民主監督等,是使義莊延續致近代的重要原因。田地的捐獻者制定了義莊的管理辦法,另外由族人中選出獨立的管理人負責實際的運營,管理人憑業績的好壞獲得報酬,而族人對管理人又有監督的權力。這套制度,使義莊的財產不容易受到侵害,義莊的管理者有積極性,義莊的救濟也能做到公正,降低內耗。由此可鑑,對基金會這樣建立在一定規模財產基礎上的公益組織,有效的內部監督管理機制至關重要。如何採取一定的措施,既能鼓勵管理層盡職盡責,又能防範管理層偏離公益軌道,是基金會管理中特別值得研究的。

  在如何對待受益人問題上,義莊有兩方面的經驗教訓。義莊對受益人的行為進行監督,對於搶奪、騙取不應得救濟的族人給予嚴厲的處罰,這使得義莊的財產不被少數人濫用,救濟更為有效。這提示了現代基金會在救助受益者的同時,還應當對受益者有所監督,應當要求受益者按照約定使用基金會提供的救濟款物,否則收回救濟,從而保證基金會慈善義舉的實際效果。但是,義莊消極的救濟思想是基金會確立工作目標時應當反對的,慈善的目標應當更深遠一些,不僅要幫助弱勢群體解決眼前的實際困難,更應當著眼於提高他們的創造力,盡量幫助他們徹底地擺脫貧困。

  范氏義莊在建立基本製度的基礎上,又隨著時代的變化不斷對製度進行調整和改革,使它能保持旺盛的生命力。這種調整和改革的精神,也是現代基金會尤其應當學習的。基金會應當向學習性組織發展,長變長新,才能有生命力。

  范氏義莊與政府的長期合作也應當予以關注。范氏義莊的設立目的從表面看是服務宗族,但實際上由於宗族的聚居,義莊發揮了服務鄉里的作用。它從創立之初就在政府備案,政府既保護義莊的財產所有權,也保護義莊的種種內部監督措施可以落實。而義莊的成功運作也幫助政府安排了窮人的生活,排除了社會不穩定因素,它所造福的就不只是范氏的族人了,成為當地政府很好的助手。因此,基金會等公益組織,確立目標和開展公益活動,都應當適應大的社會發展趨勢,順應國家宏觀管理需要,與政府相配合,這樣才能獲得政府支持,穩步發展,從而實現組織目標。

  范氏義莊的良好公眾形像也是義莊長期生存之本。范仲淹父子在義莊創業之初捐助了大量田產,使義莊有了很好的經濟基礎。但隨著時間的推移,莊田必然受到侵蝕,逐漸減少。由於義莊的名聲非常好,范氏子孫以此為榮,因此每當田地減少或有所敗壞時,總是有後代人出錢出力竭力維護,使義莊能長盛不衰。可以看出,良好的公眾形像是基金會等公益組織獲得捐贈的保障,是寶貴的無形資產。
 
 
        唐順宗永貞年間,(西元805年)因為參與改革遭到政敵鬥爭,柳宗元被貶到柳州,劉禹鍚被貶到較遠的播州;柳宗元念在劉家有高堂,不忍劉禹錫無法盡孝,被貶至路途遙遠的播州。於是便上書給皇帝,請求皇帝讓他用柳州來換偏遠播州,好讓劉禹錫能盡孝道。這個成語後來用來形容朋友間深厚的情誼。(不過後來皇帝並沒有同意這個交換提議,柳宗元還是到了柳州擔任州刺史的官職。他在柳州施行德政、推行教化,大大提升了當地的文 化及生活水準,使柳州的人民感念不已。後柳宗元因積勞成疾,元和 十四年,在柳州病逝,享年四十七歲。又因為柳宗元在柳州的政績十分顯著,因此後人又稱 他為「柳柳州」。)
 

朱衝還牛

10/11/2012

 
朱衝,字巨容,西晉南安郡人(治今隴西三台)。他是隴西曆史上有記載的一位安貧樂道、隱逸不仕的高人。年輕時就注重修養德行,閑靜寡欲,好鑽研經典。因家境貧困,一直過著半耕半讀的日子。他寬容忍讓,厚德載物,以自己的行為風範鄉村。鄰居的牛犢跑丟了,誤把他家的牛棋牽回去。後來鄰居在樹林裡找到了自己的牛犢,又把誤認的牛還回來,他沒有接受也沒有橫加指責。有位村民放縱自家的耕牛大肆踩踐他家的田禾,他卻主動地在路邊備草餵養這些暴牛,從無怨恨的神色。時間長了,耕牛的主人羞慚難當,於是就嚴加看管,不再讓耕牛侵暴。成寧四年(278),晉武帝下詔徵舉賢良,地方官府把他推薦上去,朝廷擬任為國子博士,他稱疾不應徵詔。不久,武帝又頒詔書,再次延攬,詔書說:"東宮官員也要選擇那些履蹈至行、敦悅典籍的人,任命朱衝為太子右庶子。"每次聽到徵書下達,他便逃入深山。當時的人認為他屬於梁鴻、管寧一流的人物。

朱衝生活的地方與夷人錯壤,有很濃厚的尚武強悍、不恥寇盜的習俗,但附近的羌人對他卻像君王一樣尊敬,他能以禮讓倡導並以身作則,使周圍的風氣發生很大變化,鄉里路不拾遺,村落沒有行凶的惡人。

 
 
東漢義士荀巨伯到遠方探望生病的朋友,正好碰上匈奴攻其郡。這位生病的朋友對荀巨伯說:「我現在是活不成了,你快走吧!」荀巨伯說:「我從遠方來看你,你叫我走,我是不會做這種敗壞信義以求活命的事。」不久,匈奴兵到達,向荀巨伯問道:「我們到達這郡時十室九空,你是誰,竟敢獨留在這裡?」荀巨伯答:「我的朋友身患重病,我不忍心舍下他,寧願以我的性命換他的命。」匈奴兵被荀巨伯的真情所感動,說:「我們這班無義的人,進入了有義之國。」於是班師而還,全郡獲救。

 
 
    西周(春秋)時期,在楚國發生了一件兩位賢士歃血為盟、相互幫助,捨身成全知己的故事。故事中的主人公左伯桃,在風雪途中捨身救朋友羊角哀的大義行為和高尚風格,至今仍令人感嘆,為人傳誦。
    羊角哀是春秋燕國人,幼年父母雙亡。流浪而艱辛的生活錘煉了他好學、自強、 ​​遇事有主張的性格。春秋時期,他走南闖北,周遊列國,同時刻苦學習,博覽群書、勤於思考、才華橫溢,對事物有獨到的見解。後來他從中原來到楚國與權國交界的地方,這裡秀麗的山川和風土人情使他流連忘返,便在今沙洋縣草場附近的諸村里合河口搭一間茅舍,開墾河灘,自耕自食。當時,楚文王很賢明,是位有作為的君主(公元前689年至677年在位),自丹水一帶遷都郢城後(今宜城南楚皇城)為了建立霸業,十分重視各方面的人才,並廣招天下賢士,共商國是。羊角哀仰慕楚文王,想前去應聘,報效楚國,卻沒有貿然投奔。
    西羌積石山(今甘肅境內),有個著名的賢士,名叫左伯桃,才華不凡。他聽說楚文王廣招天下賢士,便從四川轉道去楚國郢都。一路風雨兼程,飢寒交迫,沿路乞討到楚國邊界。一天傍晚,左伯桃淋雨溯風,肌腸咕嚕,順著草場河岸向楚都方向奔走,發現一間小茅屋,上前借宿。主人十分熱情將他迎接進房,還抱來乾柴烤火取暖,又趕忙煮飯招待他。左伯桃萬分感激遇到了一位好人。接著他向主人打聽去郢都路程,並說明自己是去郢都應聘。主人見左伯桃有禮有節,知書達理,也坦城告訴左伯桃,自己也是讀書人。既然左兄是去郢都應聘,必是飽學之士,於是邀請左伯桃在寒舍住一宿,也好與之討教、切磋。
    常言道,茅屋出公聊。左伯桃見主人待人誠懇,談吐不俗,十分敬佩。便說,這次旅途被雨雪困住,多蒙仁兄厚愛,伯桃永生難忘。
    茅屋的主人就是羊角哀。是夜,兩人談古論今,十分投機,抵足而眠,相見恨晚,於是結拜為兄弟。左伯佻年長五歲為兄,羊角哀為弟。
    交談中,羊角哀深感左伯桃學識勝於自己,左伯桃也覺得羊角哀非同一般,想不到在這荒僻之地,竟有這樣一位道德高深之人。相處三日,雨雪暫停。左伯桃從羊角哀的交談中,發現他也有意投奔郢都,便勸羊角哀說:“賢弟有安邦定國之才,何不出 ​​去乾一番事業,終日廝守田園,埋沒平生所學,多麼可惜!現在楚文王廣求賢士,你我何不去試一試,王賢則留,王昏則離,豈不很好?”一席話說到了羊角哀的心坎上。於是,兄弟倆一同向郢都進發。
    走了不到兩日,又碰上大風雪,左伯桃與羊角哀找客店住了幾天。但是帶的盤纏己所剩無幾,兄弟倆只好離開客店趕路。走了不久,天突然又下起了鵝毛大雪,頓時風雪交加,寸步難行。眼看兄弟倆衣衫單薄,乾糧不多,要抵禦這場徹骨的風雪實在難,還不知需要多少天才能到達郢都。左伯桃見此情形對羊角哀說,現在凍餓交加,路途尚遠,不如賢弟帶上乾糧和添上我的衣服,及時趕路。羊角哀聽了,急忙說不行。左伯桃又說:“憑兄弟的才能,你到郢都文王定會重用,等你有了成就,再來收拾我的遺骨。”羊角哀無論如何也不聽,說道:“我倆情同手足,我怎能拋下兄長一人前往。”左伯桃見說服不了羊角哀,只好又陪同走了一段路程,路旁有棵朽空了的老桑樹,樹幹的空洞可容下一人。左伯桃心想,這樣下去,與其兩人同時凍死餓死,倒不如以我的生命換賢弟的生存,方不辜負結拜一場。左伯桃打定主意,一邊對羊角哀講,還是暫時躲避一下風雪,再趕路,一邊搶先鑽進了樹洞,讓羊角哀去揀些樹會,生火以暖。羊角哀還以為左伯桃真的是受不住風寒,便趕忙去揀些枯柴準備生火,等回來一看,只見樹洞前堆羊一些衣服和乾糧。原來左伯桃讓羊角哀撿樹枝是假想辦法讓他獨自去郢都是真。這時,左伯桃脫衣服後已凍得說不出話來,氣息奄奄了。羊角哀緊緊地拉著左伯桃感動地哭道:“兄長為何這樣?兄長如果死,我又怎能偷生?”左伯桃微睜雙眼,喘息道:“我己盤算好了,賢弟可千萬不要再耽誤,趕緊穿上衣服,帶好乾糧,盡快趕到郢都,見到文王,實現賢弟的抱負。”羊角哀跪在樹洞前雪地上大哭道:“仁兄不去,小弟就陪你在此。”左伯桃堅定地說:“如果我倆一同凍死在路上,誰來給我們收屍骨?”羊角哀拼命拉左伯桃,但樹洞只能蹲進去一人,怎奈左伯桃死也不肯穿衣服,羊角哀也長脆不起來繼續邊哭邊拉左伯桃。過了兩個時辰,左伯桃停止了呼吸。羊角哀悲痛欲絕撕心裂肺地痛哭一場後,只得又找些樹枝石塊,將樹洞掩蓋好,穿上左伯桃留下的衣服,加緊趕路。
    兩天后,羊角哀拖著疲憊的身軀,克服重重困難,終於來到郢都。楚文王見到了羊角哀,與他討論安邦定國的策略,羊角哀陳述了十條富國強兵的謀略,這些謀略都是楚文王欲稱霸諸侯所急需實行的。羊角哀對楚文王提出問題對答如流,文王被羊角哀精闢的見解和真知灼見折服,立即封他為楚國的上大夫,並賜他黃金和絹。
     一天,羊角哀向文王奏明了左伯桃捨身為人的大義品行和高尚人格,並說明,如果沒有左伯桃捨己相救,他也沒有今天榮華富貴。文王被左伯桃的義舉深深打動,追封左伯桃為楚大夫,並派大將備車馬儀仗,陪羊角哀前去收殮左伯桃的屍骸。到了左伯桃義死的地方,凍僵在樹洞裡的屍體依然面色如生。
    羊角哀抱著左伯桃的屍體哭得死去活來。等待喪事辦畢,羊角哀覺得左伯桃為友情而死,自己享受榮華富貴實在渺小,於是給楚文王寫信:言明自己不願接受高官厚祿的原因和對楚國發展的一些見解,然後自縊,以死報達知己義兄左伯桃。
    楚國的人民為了紀念羊角哀和左伯桃,在今草場南合河口修築了一座廟寺,名為羊角寺。在五里左塚村(今207國道東側郝台村)有高8米,塚腳直徑60米的大塚,人稱左塚(塚上曾屢建廟寺)相傳為佐伯桃的墳墓。當然,傳說畢竟為傳說。2000年,配合襄荊高速公路建設工程,湖北省文物局組織省、市考古隊對左塚及附近兩座小塚進行考古發掘。其中,左塚出土大量的青銅劍、削刀、弓箭、玉器、禮器、彩棺等隨葬品,墓葬時代為戰國晚期,墓主身份應為武官,即不可能為春秋時期的左伯桃之墓。然而史載左伯桃確其有人。羊角哀與左伯桃捨身取義的高尚品德成為中華民族優秀文化的一分子。明代大臣李東陽(1447-1516)有一首《詠羊、左》詩頌楊羊、左精神:

山深雪寒路坎坷,兩死何如一生可?
桃才自信不如哀,君若有功何必我?
楚王好士得燕才,燕家未築黃金台。
當時同室何為哉?吁嗟乎!
樹中餓死安足戚?何似西北采薇食!     

 

雞鳴狗盜

10/11/2012

 
[雞鳴狗盜 ] : 比喻有一手模仿雞鳴狗叫的卑微的技能,有時卻能解決大問題。

故事:   

戰國時代,齊國的宰相孟嘗君慷慨好客,門下的食客多達三千多人。   

孟嘗君與食客談話時,總讓人在屏風後作記錄,把食客的住處及有何困難等一一記下,隨後便派人去看望其親屬並贈送禮物。   

秦昭王對孟嘗君最為敬慕,派特使迎接孟嘗君入秦。孟嘗君帶著門客千餘人來到秦都咸陽。   

孟嘗君獻給秦昭王一件純白狐狸皮袍子,秦昭王很高興地把它藏在內庫裡。   

秦昭王聽了讒言,把孟嘗君軟禁起來,孟嘗君請秦昭王的寵妃幫忙解救,妃子說:“這不難,但是我要一件白色狐皮袍。”   孟嘗君為難了,僅有的一件已​​經送給秦王了,哪來第二件呢?有個門客說:“我有辦法。”當天夜裡,這個門客模仿狗叫聲,從狗洞潛入秦王內庫,看守以為是自己養的狗,未加懷疑。於是這個門客盜出了那件白色狐皮袍送給秦王的愛妃,孟嘗君也得了自由,並急忙帶領門客連夜逃離秦國。   他們逃呀逃呀,半夜來到邊界的函谷關。這關口要到雞叫的時候才許出入,忽然有個門客學起了公雞叫。一聲跟著一聲,附近的公雞全都叫了起來。守關的人開了城門,讓孟嘗君出了關。等到秦昭王派人追到函谷關時,孟嘗君和他的門客已經走遠了。

 
 
【刎頸之交】比喻設若殺頭,對朋友情,仍然不變。
瓊林.朋友賓主:「刎頸交,相如與廉頗。」

註:廉頗與藺相如同事趙,藺位居頗上,頗怒,欲辱之,藺每引避,人皆恥,頗聞之,肉袒負荊請罪,卒為刎頸交。

戰國時代,趙惠王因為藺相如立有大功,派他做了上卿,地位在大臣廉頗大將之上。廉頗為此非常嫉妒,說要當面侮辱藺相如,藺相如知道此事後,每當上朝都假裝有病,不願與之正面衝突。

有一次,藺相如乘車外出,遠遠望見廉頗的車馬,迎面而來,連忙避開躲進小巷裏,讓他過去再出來。

藺相如的隨從認為害怕廉頗,非常氣憤,藺相如解釋說:「現在有強橫秦國,虎視眈眈,所以不敢侵犯趙國,乃是因為有我和廉頗的緣故。如果我和他相鬥起來,彷彿兩虎相爭,必有一傷。那時,秦國就會趁機侵犯。我所以避他,是為了國家的安全,而不計較私人的怨恨。」

隨從聽了這席話也很感動了,從此若遇到廉頗,也處處認讓,但廉頗卻更加驕傲。趙國有個名士叫虞卿,知道此事,便徵得趙王的同意去見廉頗,說明原委,廉頗聽了自覺十分慚愧,便脫去上衣,背綁荊杖,到藺相如家跪著請罪(負荊請罪),藺相如見他這樣,便親自給他拿起荊杖,請他坐下,二人相談甚歡,從此成了割頭也不變的好朋友(刎頸之交)。

或曰:故事教育,莫為一己之私,不白之怨或恨,而致損及大家之益,善哉!善哉!

 

子發認錯

10/11/2012

 
楚子發母,是楚國大將子發的母親。他母親對他要求很嚴格。一次,子發帶兵攻打秦國,因為斷了糧食,於是派使者向楚王求援,使者就順便到子發家去問候他的母親。
子發母親問使者:「士卒們都平安無事嗎?」使者回答:「因糧食短缺,只好分菽豆而食。」子發母親又問:「將軍是否也安然無恙呢?」使者回答:「請別擔心,將軍吃得不錯,連馬早晚都吃黍粱。」

等到子發打敗秦國歸來時,子發的母親卻將大門緊閉,不讓子發進家門,並派人責備他說:「你難道沒聽過越王句踐伐吳國的事情嗎?有客人獻上一罐美味的醇酒,越王就派人將醇酒倒在江的上游,讓下游士兵們可以飲用,雖然江水沒多出甚麼酒味,卻讓士兵們更為勇猛。現在你身為楚將,士兵分著豆粒裹腹你卻獨自吃著精肉細糧。你讓士兵冒死上戰場,自己卻安閒享樂,打了勝仗也不是你的本事。你不是我兒子,不要進我的家門。」

子發向母親認錯,母親才讓他進入家門。

子發的母親能教導孩子與士兵同甘共苦、平等相處的道理,對孩子的驕逸絲毫不姑息,才能成為母儀的典範之一,這對於總捨不得孩子吃苦、希望孩子過得安閒舒適的現代父母來說,或許是個不同角度的省思。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