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復活節來得早。坐雪橇的日子才剛剛過;院子裡的積雪還在;融雪的水匯集成流,順著村子的街道而下。

兩個不同家庭的小女孩,在分隔兩個家園的巷子湊巧碰面了,髒水流過農場以後,在那兒成了一個大水坑。一個女孩很小,另一個稍稍大一點。她們的母親都給她們穿上新的罩袍。小的穿著一件藍色罩袍,另一個是黃色打印,兩個頭上都綁著紅色頭巾。她們相遇的時候都才從教堂回來,她們先相互顯示她們的漂亮服飾,然後她們開始玩耍。很快的花俏的想法讓她們在水邊潑水玩,當年長的制止她的時候,這小一點的正要連鞋子和一切,都踩進水坑裡。

「不要這樣子走進去,瑪麗莎,」她說:「妳的媽咪會罵妳。我要脫掉我的鞋子和襪子,妳也脫掉妳的。」

她們這樣做了,然後,撩起她們的裙子,各自從兩邊要通過水坑,走向對方。水高到了瑪麗莎的膝蓋,她說:

「水很深,愛可雅,我怕怕!」

「沒什麼,」另一個回答:「不要怕。就只有這麼深。」

當她們互相接近了,愛可雅說:

「小心,瑪麗莎,不要打水。小心走!」

當她幾乎還沒把話說完的時候,瑪麗莎突然一腳下去,把水濺到了愛可雅的罩袍。那罩袍被濺濕了,也濺到了愛可雅的眼睛和鼻子。當她看到了她的罩袍上的污跡,她很生氣。追著瑪麗莎要打她。瑪麗莎害怕了,看見她自己已經惹上了麻煩,她慌張的跑出水坑,準備跑回家。正在那時,愛可雅的母親正好經過,看到她的女兒的裙子被濺濕了,她的袖子髒了,她說:

「妳這個調皮,骯髒的女孩,妳幹了什麼事?」

瑪麗莎故意弄的,」這女孩子回答。

這時候愛可雅的母親抓住了瑪麗莎,打了她的脖子後面。瑪麗莎開始大聲吼叫,要整條街都聽得到她的叫聲。她的母親出來了。

「你為什麼打我的女兒?」她說;開始責罵她的鄰居。一句接另一句,她們很憤怒的爭吵。男人們跑出來了,一群人聚集在街上,每個人大聲叫,沒有人在聽。他們都繼續爭吵,一直到有一個人推了另一個人一把,這件事差一點就要打起來了,當愛可雅的老祖母,走到他們中間,試著要平息他們。

「朋友們,你們在想什麼?這種行為是對的嗎?特別是在今天!這是值得欣喜的日子,並不是要做像這種愚蠢的事。」

他們不會聽這老婦人的話,而且差一點把她打倒在地上。假如不是因為愛可雅瑪麗莎她們自己倆人,她不可能平息這群眾。當這兩個婦人互相辱罵的時候,愛可雅擦掉了她的罩袍上的泥巴,走回到水坑。她撿了一塊石頭,開始刮走水坑前面的泥土,做一個溝渠,讓水可以流到街上去。現在瑪麗莎一起加入,用一個木片幫她挖溝渠。正當男人們正要開始打架,水從小女孩們的溝渠,整股的流進街道,正往老婦人勸架的地方流去。小女孩們跟著水流;一人一邊跟著小水流跑。

「抓住它,瑪麗莎!抓住它!」愛可雅叫著;而瑪麗莎笑到不能講話。

非常的高興,看到那木片跟著浮在她們的水流上跑,小女孩們一直衝進了那群人;那老婦人看到她們,告訴大人們說:

「難道你們自己不覺得羞愧嗎?為著這些小女孩們打架,當她們自己都忘了是怎麼一回事,而且快快樂樂的玩在一快兒。親愛的小精靈!她們比你們有智慧!」

這些男人看著小女孩們,感到慚愧,他們只好自己笑笑,每個人走回他自己的家去。

「除非你們回轉,變成小孩子的樣式,你們別想進入天國。」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