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絲線

07/17/2012

 
人們經常想立即獲得他們需要的東西(或者他們認為自己需要的東西,這通常也是“幸福”的各種表現)。具有諷
刺意味的是,這種急躁迫切的心理並不能獲得預想的效果。
只有學會等待,敢於接受逆境的考驗,才能獲得真正有價值的東西。本傑明·富蘭克林曾這樣告誡人們“:有耐心的人
才能獲得他所希望的東西。”下面這個法國故事就驗證了這句話。
從前,有一位寡婦。她有一個兒子名叫彼得,是個身體健壯、有才幹的男孩,但是他不喜歡上學,總是沉溺於幻想之中。
“彼得,這次你在幻想什麼?”他的老師經常這樣問他。
“我在想長大後要幹什麼。”彼得回答說。
“不要著急,時間還長。你知道,長大可不是件鬧著玩的事。”他的老師告訴他。
但是彼得覺得自己對現在所做的事情難以提起興趣,他總是渴望著未來。冬天,他渴望夏天的到來,夏天,他則盼望在冬季滑雪,乘雪橇,圍著爐子烤火。上課時,他盼望著早早放學回家,而在周日的晚上,他經常會嘆息“:如果假期到了,該多好。”他最喜歡與麗莎玩。
麗莎是個好夥伴,一點也不比男夥伴差。不管彼得心情多急躁,她從不生氣。“我長大後,要和麗莎結婚。”彼得心想。
他經常在樹林中游盪,幻想著未來。有時他會在和煦的日子裡, 躺在鬆軟的林地上,頭枕著手臂,透過樹枝,仰望高高的藍天。那是一個炎熱的下午,睡意朦朧的他突然聽到有人在喊他的名字。他睜開眼睛,坐起身,發現他面前站著一位老婦人。婦人手中拿著一個銀球,銀球上掛著一根金色的絲線。
“彼得,你看我拿的是什麼?”她說著把球遞給他。
“這是什麼?”他一邊好奇地問,一邊用手摸著那根細細的金色絲線。
“這是你的生命線,”老婦人回答說“,不要碰它,時間會按照正常的順序流動。但是如果你希望時間過得快一些,只要輕輕拉一下絲線,一個小時就會像一秒鐘那樣稍縱即逝。但是我必須警告你, 如果絲線被拉開以後,再也無法恢復原位了。它會像一股清煙那樣飄走。
這個球是給你的。如果你接受我的禮物,你必須保證不要把這件事告訴別人,否則你會立即死去。你要還是不要?”
彼得興高采烈地接受了她的禮物。這正是他所需要的。他仔細端詳著銀球:它很輕,整個球呈一體,惟一不完美之處就是那個串著金絲線的小孔。他把球放到口袋中,然後跑回家。他想媽媽出門了, 於是又把球拿出來,看了又看。那絲線非常緩慢地從球內向外伸出, 其速度之慢,用肉眼幾乎注意不到。他想把它拉快一點,但是不敢。
現在還不是時候。
第二天上課時,彼得坐在課桌旁,手裡拿著那條神奇的絲線想入非非。老師呵斥他不專心做作業。他想,現在回家該多好啊。他用手摸了一下口袋中的銀球。如果他稍微拉一下絲線,這一天就會結束。他非常謹慎地抓住絲線,輕輕拉了一下。突然老師告訴學生們收拾好書本,按順序離開教室回家。這下可把彼得高興壞了。他一路跑回家。生活現在太輕鬆了!所有的痛苦都結束了。從那天開始,他開始每天都拉一下那根絲線,當然只拉一點。
有一天,他想每天只拉一點,未免太愚蠢了。如果他用力拉一下,學生時代就應該結束了。然後他就可以學一門手藝,與麗莎結婚了。於是那天晚上,他用力拉了一下。第二天醒來時,他發現自己成了鎮上一位木工的學徒。他喜歡他的新生活,他爬到房頂或腳手架上,把一塊又一塊還帶有森林氣息的橫梁抬到房頂,然後用錘子將它們歸位,釘緊。不過,有時他覺得發薪的日子太遙遠,於是又輕輕拉一下那條絲線,突然一周時間就結束了,在周五晚上,他的口袋裡就
會有錢了。
麗莎也來到鎮上,向她的姑媽學習如何料理家務。彼得迫不及待地盼望著他們結婚日期的到來。讓他們住得這麼近,但又如此遙遠,這太讓他難以忍受了。於是他問麗莎,他們什麼時候結婚。
“再過一年,”她說道“,那時我就能學會如何成為一名心靈手巧的妻子了。”彼得用手摸了一下口袋中的銀球。
“嗯,時間會過得很快的。”他意味深長地說道。
那天晚上,彼得無法入睡。他輾轉反側,心潮難以平息。他把魔球拿到枕頭下面。他猶豫了一下,然而急切的心理還是佔了上風。
於是他拉了一下金絲線。早上醒來後,他發現一年的時間已經過去, 麗莎終於同意和他結婚了。彼得為此感到非常高興。然而在他們的婚禮舉行之前,彼得收到了一封看起來像是官方信件的東西。他忐忑不安地打開信封,內容是下週他必須到兵營服役兩年。他失望地把信拿給麗莎看。
“好吧,”她說道“,我們沒有什麼好辦法,只好等下去了。但是時間過得很快。我們還要為咱們的共同生活做許多準備。”
彼得勉強地笑了笑。他知道,兩年時間對他來說,簡直就相當於人一生那麼長。
彼得在兵營服役後,逐漸覺得軍隊生活還不算差。他非常喜歡和其他士兵在一起,剛開始他們的職責也不很重。他記起了那位老婦人告誡他的話:使用絲線時一定要明智。因此有一段時間他克制住自己,沒有去拉它。然而他又變得焦躁不安起來。軍旅生活紀律太嚴格,太乏味。他開始拉絲線,讓日子過得快一些,以便週日早一
點到來,或者盡快結束服役期。就這樣,兩年的時間像夢一樣很快就過去了。
回家後,彼得決定不是非常必要時,就不要拉那根絲線了。正如人們對他講的那樣,畢竟這是他生命中的花季。他不想讓這段時間很快結束。然而,他還是輕輕拉了幾下絲線,以便加快結婚日期的到來。他渴望著把這個秘密告訴麗莎,但是他心裡也明白,如果他那樣做,自己會立即死去。
結婚那天,所有人,其中也包括彼得自己,都非常高興。他迫不及待地領著麗莎去看自己為她蓋的房子。在婚宴上,他看到了母親。
他第一次注意到母親最近的白髮增加了不少。她似乎老得特別快。
彼得感到一陣歉疚,因為他拉絲線的頻率太高了。從今以後,如果不是特別必要的事情,他一定盡可能少拉那根金絲線。
幾個月後,麗莎宣布她就要生孩子了。彼得高興得喜出望外,翹首盼望孩子的出生。孩子出生後,他感到自己什麼也不缺了。但是每當孩子生病或晚上吵個不停,鬧得他無法入眠時,他就會輕輕拉一下絲線,以便讓孩子病癒,重新高興起來。
世事艱難。彼得的生活過得不容易,新政府上台後,苛捐雜稅,多如牛毛,把老百姓的血都榨乾了,還不容許人們發一點牢騷與怨言。任何所謂的鬧事者不用審判就被抓進監獄,根據傳言就可以將人治罪。彼得一直是個心直口快的人,因此不久之後他就被投進了監獄。不過幸運的是,他隨身帶著那個魔球,他用力拽了一下上面的絲線。監獄的圍牆眼看著就消失了,而他的敵人在一次雷鳴般的大爆炸中紛紛喪命。這是一場可怕的戰爭,但很快就像夏天的一場風暴一樣結束了,人們獲得了和平,但整個國家卻是滿目瘡痍。彼得發現自己已回到家中,與家人團聚,但現在他已經是一個中年人了。
就這樣,彼得平安無事地生活了一段時間。一天,他看了看自己的魔球,驚奇地發現上面的絲線已經從金色變成了銀色。他照了照鏡子,發現自己的頭髮已經開始變白,臉上出現了皺紋,以前他從未有過皺紋。他突然感到非常可怕,決定用那條絲線時一定要比以前更加小心。麗莎又給他生了幾個孩子。作為一家之長,他似乎非常幸福。他莊嚴的神態經常使人們認為他是一位仁慈的統治者。他有一種大權在握的神態,彷彿他手裡掌握著他人的命運。他把魔球放
在一個比較隱蔽的地方,他那幾個好奇心很強的孩子也無法找到它。因為彼得知道,如果別人找到了它,那對自己將是致命的。
隨著孩子的增多,他家的房子變得越來越擁擠。他必須把房子擴建一下,但是他需要錢。此外還有一些事情讓他擔心。他的母親日見衰老,拉那根魔線也無濟於事,因為那隻能加快她走向死亡的腳步。不久之後,母親就去世了。彼得站在她的墳前,不明白生命為什麼這麼短暫,即使他不去拉魔線。
一天晚上,他躺在床上,心事重重,無法入睡。他想,如果孩子們長大後,開始從事各自的事業,生活可能會變得輕鬆一些。想到這裡,他用力拉了一下那根絲線。當他第二天醒來後,發現他的孩子已經紛紛離家到全國各地找工作去了,家裡只剩下他與妻子兩個人。
他的頭髮差不多已經全白了。此外爬梯子、抬木頭時,他經常感到腰背與四肢酸疼。麗莎也老了,而且經常生病。他不忍心看著她受罪, 於是又經常拉那條絲線。然而,一個麻煩事結束後,另一件不順心的事情又會接踵而來。彼得想,自己退休後生活會變得好一些,那樣一來,他就不用再在建築物上爬來爬去了,麗莎生病時,也可以照顧她。
但問題是,他沒有足夠的錢來維持生活。他撿起魔球,看了看它。他大吃一驚的是,上面的絲線已經不再是銀色的了,而已變成了白色,失去了往日的光彩。他決定到樹林中散散步,認真思考一下各種問題。
他已經很久沒有去那片樹林了。小樹苗已長成參天大樹,以前的小路也難以找到。最後他來到空地中的一把躺椅旁。他坐下來休息,一會兒便打起了瞌睡。這時突然有人叫他的名字“:彼得!彼得!”
他抬頭,發現面前站的不是別人,正是許多年前他遇到的那位老婦人。給他魔球與金絲線的就是她。她看上去和那天見面時一模一樣,一點也沒有變老。她對著他微微一笑。
“彼得,你一生過得愉快嗎?”她問道。
“說不清楚,”彼得說“,你的魔球非常了不起。我一生中從未受過苦,或者為什麼事而苦苦等待。但是時間過得太快了。我覺得自己已經沒有時間來仔細回味自己的人生經歷,無論是成功還是挫折。
現在剩下的時間不多了,我再也不敢拉那條絲線了,否則死亡馬上會到來。我並不認為你的禮物給我帶來了幸運。”
“你真是太忘恩負義了!”老婦人說道“,如果有機會的話,你想如何改變你的人生?”
“也許你應該給我一個不同的魔球,一個我既可以向外拉,又可以向裡拽的魔球。那樣我就可以重新體驗一下那些痛苦的經歷。”
老婦人大笑起來。“你太苛求了!你認為上帝允許我們擁有兩次人生嗎?不過,我可以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你這個愚蠢的、永不滿足的男人。”
“你指的是什麼?”彼得問道。
“選擇。”老婦人說道。彼得使勁想了一會兒。
最後他說“:我想重新度過我的人生,就像第一次一樣,但是不用你的魔球。那樣,我就可以充分體驗人生的酸甜苦辣,而無須將它縮短,至少我的生命不會再像一場白日夢那樣迅速而毫無意義地度過。”
“就按你說的,”老婦人說“,把球還我。”
她 ​​伸出手,彼得把銀球放到她手中。然後他重新坐到躺椅上,由於疲倦過度而閉上雙眼。
當他醒來後,發現自己正躺在床上。他年青的媽媽正彎腰看著他,並輕輕搖他。
“快醒來,彼得,你上學要遲到了。你睡得就像死人一樣。”
他抬頭,用充滿驚奇與欣慰的眼睛看了看母親。
“我做了一個惡夢,媽媽。我夢到自己變成了一個年老體衰的老頭兒,我的生命過得快如閃電, 什麼東西也沒有看清就過去了。甚至一點記憶也沒有留下。”
聽了他的話,媽媽笑笑,然後搖搖頭。
“那種事情永遠不會發生,”她說“,我們每個人都有記憶,即使在年老後。現在趕快穿好衣服。麗莎正在等你呢,你快遲到了。”
在與麗莎上學的路上,彼得注意到這是夏日一個陽光燦爛的清晨,讓你覺得生活非常有意義。他很快就會見到自己的朋友與同學了,那些功課也不再乏味透頂了。事實上,他確實想盡快趕到學校。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