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喬治和龍

07/20/2012

 
“ 說 不 定 什 麼 地 方 會 有 麻 煩 和 恐 懼 ”,  聖 喬 治 出 發 去 尋 找 只 有 騎 士 才 能 幹 的 活 兒 前 說 , 在 這 個 故 事 中 我 們 看 到 對 道 德 良 知 的 渴 望 , 看 到 尋 找 一 切 機 會 助 人 為 樂 的 善 舉 。 這 種 一 心 一 意 幫 助 他 人 的 人 有 時 被 人 們 稱 為 聖 徒 、騎 士 和 慈 善 家 , 有 時 又 被 叫 做 牧 師 、老 師 、師 傅 、警 察 或 父 母 。

很 久 以 前 , 還 是 騎 士 精 神 盛 行 的 時 代 , 有 個 騎 士 名 字 叫 喬 治 爵 士 , 他 不 僅 是 最 勇 敢 的 人 , 而 且 他 高 尚 、友 善 、仁 慈 , 人 們 都 叫 他 聖 喬 治 。

沒 有 強 盜 敢 騷 擾 居 住 在 聖 喬 治 城 堡 周 圍 的 人 們 , 所 有 野 獸 也 都 被 殺 死 或 逐 走 , 孩 子 們 甚 至 可 以 在 森 林 裏 無 憂 無 慮 地 玩 耍 。

一 天 , 聖 喬 治 騎 馬 穿 過 鄉 間 。 他 看 到 男 人 們 都 在 田 裏 忙 忙 碌 碌 , 女 人 們 做 著 家 務 , 歌 聲 繚 繞 , 孩 子 們 愉 快 地 做 著 遊 戲 , 嬉 鬧 不 止 。 “ 這 裏 歌 舞 升 平 , 他 們 不 再 需 要 我 了 。”聖 喬 治 說 。 “ 或 許 別 的 什 麼 地 方 會 有 艱 難 困 苦 。 或 許 什 麼 地 方 孩 子 們 不 能 安 全 地 嬉 戲 , 女 人 們 被 劫 掠 離 家 , 惡 龍 還 在 為 非 作 歹 。 明 天 我 要 出 門 , 直 到 找 到 只 有 騎 士 才 能 幹 的 活 兒 為 止 。”

第 二 天 黎 明 , 聖 喬 治 戴 上 他 閃 亮 的 盔 甲 , 束 緊 腰 間 的 寶 劍 , 騎 上 白 色 駿 馬 , 飛 奔 出 城 堡 大 門 。 山 坡 陡 峭 , 道 路 崎 嶇 , 聖 喬 治 腰 杆 挺 直 , 巍 然 屹 立 , 威 武 雄 壯 , 一 副 騎 士 風 範 。

穿 過 山 腳 下 的 小 村 莊 , 他 看 到 麥 浪 翻 滾 , 一 派 和 平 富 足 的 景 象 。

他 繼 續 前 行 , 終 於 來 到 一 個 他 以 前 從 未 到 過 的 村 落 。 田 裏 無 人 耕 種 , 房 屋 寂 靜 荒 蕪 , 路 邊 的 野 草 已 被 大 火 燒 焦 , 麥 田 也 被 踐 踏 焚 燒 。

聖 喬 治 勒 馬 環 視 , 四 處 荒 涼 寂 寞 。“ 什 麼 可 怕 的 怪 物 使 人 們 背 井 離 鄉 ? 我 一 定 要 查 個 水 落 石 出 , 盡 我 所 能 救 助 他 們 。”他 說 。 沒 人 可 以 詢 問 , 聖 喬 治 騎 馬 向 前 , 遠 遠 看 見 一 座 城 牆 。“ 這 裏 肯

定 能 有 人 告 訴 我 原 委 。”他 打 馬 疾 行 。

這 時 , 城 門 大 開 , 聖 喬 治 看 到 一 大 群 人 在 城 中 站 立 , 人 人 面 有 懼 色 , 有 的 還 在 嗚 嗚 哭 泣 。 聖 喬 治 看 到 一 位 美 麗 的 少 女 獨 自 走 出 城 門 , 她 一 身 素 衣 , 束 一 條 紅 色 腰 帶 。 大 門 在 她 身 後 呼 地 關 上 。 少 女 沿 路 走 來 , 淚 水 漣 漣 。 她 沒 有 注 意 到 聖 喬 治 , 聖 喬 治 急 忙 迎 上 前 去 。

“ 小 姐 , 您 為 什 麼 哭 泣 ?”他 走 近 她 身 邊 問 到 道 。

她 抬 頭 仰 視 , 看 見 聖 喬 治 坐 在 馬 上 英 姿 颯 爽 , “  噢 , 騎 士 !”她 喊  “ 快 離 開 此 地 , 你 不 知 道 自 己 已 身 處 險 境 !” 

“ 危 險 ?”聖 喬 治 說 : “ 你 認 為 騎 士 會 畏 懼 、逃 脫 嗎 ? 而 且 , 你 這 麼 漂 亮 的 姑 娘 只 身 在 此 , 想 一 想 , 騎 士 會 拋 下 你 不 管 嗎 ? 告 訴 我 是 怎 麼 回 事 , 我 來 幫 助 你 。”

“ 不 ! 不 !”她 喊 道 , “ 快 離 開 這 兒 。 你 只 會 喪 命 的 。 附 近 有 一 條 可 怕 的 龍 , 它 可 能 隨 時 出 現 , 一 口 氣 就 會 讓 你 一 命 嗚 呼 , 快 離 開 這 兒 吧 , 快 !”

“ 講 詳 細 些 , ”聖 喬 治 神 情 嚴 肅 , “ 你 為 何 一 人 出 城 來 冒 風 險 , 城 裏 沒 有 男 人 嗎 ?” 

“ 唉 , ”少 女 說,  “ 我 父 親 是 國 王 , 他 年 老 體 衰 , 只 有 我 幫 他 照 顧 百 姓 。 這 條 惡 龍 把 他 們 逐 出 家 園 , 擄 走 牲 畜 , 毀 壞 莊 稼 , 百 姓 們 都 逃 到 城 裏 避 難 。 一 連 幾 周 惡 龍 在 城 門 徘 徊 , 我 們 被 迫 每 天 送 它 兩 只 羊 做 早 餐 。”

“ 昨 天 , 沒 有 羊 可 供 它 食 用 了 , 它 就 說 除 非 把 一 位 年 青 姑 娘 送 給 它 , 否 則 它 就 拆 掉 城 牆 , 毀 壞 城 池 。 百 姓 們 向 父 王 哭 訴 求 助 , 但 父 王 束 手 無 策 。 我 准 備 把 自 己 獻 給 惡 龍 , 或 許 它 得 到 了 公 主 , 百 姓 們 就 能 幸 免 於 難 了 。”

“ 勇 敢 的 公 主 , 前 頭 帶 路 , 告 訴 我 在 哪 兒 能 找 到 這 個 惡 魔 。”

公 主 看 到 聖 喬 治 眼 中 熠 熠 發 光 , 見 他 拔 劍 時 那 雄 壯 有 力 的 臂 膀 , 她 不 再 害 怕 了 , 轉 身 領 著 聖 喬 治 走 向 一 個 波 光 閃 閃 的 池 塘 。

“ 它 就 在 那 兒 , ”她 小 聲 說 。“ 看 哪 , 水 在 動 , 它 出 來 了 。” 聖 喬 治 看 到 龍 頭 從 水 面 浮 出 。 惡 龍 扭 動 身 軀 躍 出 水 池 , 憤 怒 地 咆 哮 著 撲 向 聖 喬 治 。 它 鼻 子 裏 噴 出 煙 火 , 張 開 血 盆 大 口 欲 把 騎 士 和 駿 馬 一 口 吞 下 。

聖 喬 治 大 喊 著 , 揮 舞 寶 劍 沖 向 惡 龍 。 冷 劍 嗖 嗖 , 真 是 一 場 惡 戰 。 最 終 , 龍 受 傷 了 , 它 痛 苦 地 呻 吟 著 撲 向 聖 喬 治 , 張 口 去 咬 聖 喬 治 的 腦 袋 。

聖 喬 治 定 睛 細 瞧 , 寶 劍 直 刺 龍 的 咽 喉 , 惡 龍 倒 在 馬 下 ——— 死 了 。 聖 喬 治 歡 呼 雀 躍 , 呼 喚 公 主 , 公 主 走 來 , 站 在 他 的 身 旁 。 “ 把 你 的 腰 帶 給 我 , 公 主 。”聖 喬 治 說 。

公 主 把 腰 帶 遞 給 聖 喬 治 , 他 用 腰 帶 纏 住 龍 的 脖 子 , 用 一 根 細 絲 帶 拖 著 惡 龍 回 到 城 中 , 讓 百 姓 們 看 看 : 惡 龍 再 也 不 會 為 非 作 歹 了 。 知 道 聖 喬 治 帶 著 公 主 安 全 返 回 , 惡 龍 已 被 殺 死 , 百 姓 們 打 開 城 門 熱 烈 歡 呼 。

國 王 聽 見 喊 聲 , 走 出 王 宮 , 看 看 緣 由 。 他 看 見 女 兒 安 然 無 恙 時 , 心 裏 高 興 極 了 。

“ 噢 , 勇 敢 的 騎 士 , ”他 說 , “ 我 老 了 , 你 就 留 在 這 兒 保 衛 我 的 百 姓 吧 !”

“ 只 要 陛 下 需 要 , 我 就 留 下 吧 。”聖 喬 治 答 道 。 聖 喬 治 住 在 王 宮 裏 幫 助 國 王 治 理 國 家 。 國 王 死 後 , 聖 喬 治 被 推 舉 為 王 。 百 姓 們 有 了 這 樣 一 位 勇 敢 豪 俠 的 騎 士 做 國 王 , 個 個 幸 福 安 康 。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