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 個 著 名 的 古 希 臘 神 話 明 確 告 訴 我 們 , 為 什 麼 年 輕 人 有 責 任 遵 循 父 母 的 教 誨 , 也 告 訴 我 們 父 母 有 義 務 引 導 自 己 的 孩 子 : 有 很 多 成 年 人 知 道 的 事 情 而 孩 子 並 不 了 解 。 古 希臘 戲 劇 家 埃 斯 庫 羅 斯 這 樣 說 到 : “ 順 從 是 成 功 的 母 親 , 是 安 全 的 保 障 。”度 過 平 平 安 安 的 少 年 時 代 、健 健 康 康 地 長 大 成 人 需 要 聽 從 大 人 的 教 誨 , 這 是 伊 卡 羅 斯 痛 苦 的 發 現 。

代 達 羅 斯 是 古 希 臘 當 時 技 藝 最 精 湛 的 建 築 師 和 發 明 家 。 他 在 全 國 建 築 了 宏 偉 的 宮 殿 , 漂 亮 的 庭 園 , 創 造 了 精 美 的 藝 術 傑 作 。 他 的 雕 像 逼 真 傳 神 , 活 靈 活 現 , 人 們 相 信 它 能 看 能 走 。 人 們 說 , 像 代 達 羅 斯 這 樣 聰 明 的 人 一 定 是 從 上 帝 那 裏 偷 來 了 絕 活 兒 。

海 那 邊 , 在 克 裏 特 島 上 有 位 國 王 叫 彌 諾 斯 , 彌 諾 斯 王 有 一 個 半 牛 半 人 的 怪 物 叫 彌 諾 坨 , 國 王 需 要 個 地 方 把 怪 物 放 下 。 當 他 聽 說 代 達 羅 斯 的 聰 明 才 智 後 , 就 請 他 來 到 這 個 國 家 為 怪 獸 建 個 羈 押 室 。 代 達 羅 斯 和 年 青 的 兒 子 伊 卡 羅 斯 乘 船 來 到 克 裏 特 。 代 達 羅 斯 建 造 了 著 名 的 迷 宮 , 迷 宮 曲 徑 通 幽 , 千 回 百 轉 , 進 去 的 人 都 不 可 能 再 出 來 。 他 們 就 把 怪 獸 放 在 那 裏 。

迷 宮 建 好 後 , 代 達 羅 斯 想 同 兒 子 一 起 乘 船 回 希 臘 , 但 彌 諾 斯 下 定 決 心 把 他 們 父 子 留 在 克 裏 特 , 以 便 讓 代 達 羅 斯 設 計 出 更 多 美 妙 的 東 西 。 於 是 就 把 二 人 關 在 大 海 邊 的 一 座 高 塔 裏 。 國 王 知 道 代 達 羅 斯 聰 明 過 人 能 從 塔 中 逃 脫 , 就 命 令 每 艘 駛 出 克 裏 特 的 船 只 都 要 例 行 檢 查 以 防 偷 渡 。

別 人 也 許 就 罷 休 了 , 可 代 達 羅 斯 沒 有 。 從 高 塔 上 , 他 望 見 大 海 上 的 海 鷗 在 風 中 翱 翔 。“ 彌 諾 斯 可 以 控 制 陸 地 和 海 洋 , 但 他 不 能 控 制 天 空 。 我 們 就 從 那 兒 逃 走 。”他 說 。

他 把 所 有 的 奇 思 妙 想 都 搬 了 出 來 , 開 始 工 作 。 慢 慢 地 , 他 收 集 了 一 大 堆 大 小 不 一 的 羽 毛 , 用 絲 線 把 它 們 連 在 一 起 , 用 蠟 固 定 , 終 於 做 成 了 兩 個 巨 大 的 像 海 鷗 一 樣 的 翅 膀 。 他 在 肩 上 試 一 試 , 用 了 一 兩 次 力 , 發 現 通 過 舞 動 雙 臂 可 以 飛 到 空 中 。 他 高 高 地 懸 在 空 中 , 隨 風 振 動 翅 膀 , 學 會 了 滑 行 和 飛 翔 , 就 像 穿 行 在 風 浪 中 的 海 鷗 一 樣 嫻 熟 。

接 下 來 , 他 為 伊 卡 羅 斯 建 造 了 第 二 對 翅 膀 , 教 他 舞 動 羽 毛 , 升 空 幾 英 尺 , 在 屋 子 裏 飛 來 飛 去 。 他 又 教 他 怎 樣 駕 馭 氣 流 , 螺 旋 上 升 , 乘 風 前 進 。 他 們 一 起 訓 練 , 直 到 伊 卡 羅 斯 學 會 。

終 於 有 一 天 風 勢 看 好 , 父 子 倆 綁 好 翅 膀 , 准 備 飛 回 家 去 。

“ 記 住 我 跟 你 講 的 一 切 , ”代 達 羅 斯 說 , 
“ 最 重 要 的 , 要 記 住 不 能 飛 得 太 低 或 太 高 。 如 果 你 飛 得 太 低 , 海 浪 會 落 到 翅 膀 上 , 使 翅 膀 負 擔 過 重 ; 如 果 飛 得 過 高 , 太 陽 的 熱 浪 會 使 蠟 融 化 , 翅 膀 會 破 碎 。 緊 跟 我 , 你 就 沒 事 兒 。”

他 們 升 空 後 , 兒 子 跟 在 父 親 身 後 , 克 裏 特 這 片 可 惡 的 土 地 漸 漸 遠 去 。 田 裏 的 農 人 停 下 耕 作 抬 頭 觀 看 , 牧 羊 人 倚 著 木 棒 舉 目 眺 望 , 人 們 跑 出 房 門 想 看 一 眼 這 兩 個 在 樹 梢 上 飛 的 人 。 他 們 當 然 是 神 ——— 阿 波 羅 神 , 或 許 , 跟 著 的 是 丘 比 特 。

起 初 , 飛 行 對 父 子 倆 來 說 都 不 太 容 易 。 浩 翰 的 天 空 讓 他 們 頭 昏 , 甚 至 匆 匆 一 瞥 , 也 感 到 目 眩 。 漸 漸 地 , 他 們 習 慣 在 雲 中 穿 行 了 , 不 再 害 怕 。 伊 卡 羅 斯 感 到 風 灌 滿 翅 膀 , 把 他 抬 得 越 來 越 高 , 他 開 始 感 到 一 種 從 未 有 過 的 自 由 。 他 低 頭 俯 視 , 興 奮 不 已 , 看 島 嶼 , 看 行 人 , 看 白 帆 點 點 的 遼 闊 海 面 。 他 飛 得 越 來 越 高 , 忘 了 父 親 的 忠 告 , 除 了 歡 喜 , 什 麼 也 不 想 。

“ 回 來 !”代 達 羅 斯 狂 亂 地 喊 道 : “下 來 , 下 來 ! 你 飛 得 太 高 了 , 當 心 太 陽 ! ” 

可 是 伊 卡 羅 斯 除 了 興 奮 和 得 意 外 , 什 麼 也 沒 有 想 到 , 他 希 望 飛 近 高 高 的 天 國 。 離 太 陽 越 來 越 近 了 , 他 的 翅 膀 慢 慢 開 始 變 軟 , 羽 毛 一 根 根 脫 落 , 散 落 空 中 , 突 然 蠟 頃 刻 間 全 化 了 。 伊 卡 羅 斯 感 到 自 己 在 下 沉 , 他 盡 全 力 拍 動 翅 膀 , 可 已 沒 有 羽 毛 能 托 住 空 氣 。 他 呼 喊 父 親 , 但 已 為 時 太 晚 。 帶 著 一 聲 慘 叫 , 他 從 高 空 墜 落 , 跌 進 大 海 , 消 失 在 海 浪 中 。

代 達 羅 斯 對 著 大 海 一 遍 遍 呼 喊 , 但 除 了 漂 在 海 面 上 的 羽 毛 外 , 他 什 麼 也 沒 有 看 見 。 他 知 道 兒 子 一 去 不 複 返 了 。 最 後 , 兒 子 的 屍 體 漂 到 水 面 上 , 代 達 羅 斯 拼 命 將 它 從 水 中 撈 起 。 帶 著 沉 重 的 負 荷 和 一 顆 破 碎 的 心 , 代 達 羅 斯 慢 慢 地 飛 走 了 。 著 陸 之 後 , 他 埋 葬 了 兒 子 , 給 上 帝 建 了 一 座 廟 宇 。 然 後 收 起 翅 膀 , 再 也 不 飛 了 。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