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國文課下課後,阿魯忽然想起自己在幼稚園小班時的一件往事。

那時他剛進小班第二天,早上媽媽叫阿魯起床時,他忽然「哇!」地一聲哭起來。媽媽大吃一驚問怎麼了?阿魯抽抽噎噎回答:「老師說我們要自己起床,不可以讓爸爸媽媽叫起來!」媽媽聽了,鬆了口氣說:「哎!你跟老師說是你自己起床就好了嘛!」沒想到阿魯卻哭得更傷心了:「不可以說謊!不可以說謊!」……

這件像發黃照片的往事,所以突然襲上心頭,因為國文老師在課堂上的一席話觸動了他。

那天老師上課時,提到宋代名臣司馬光。老師說,司馬光五、六歲時,有一回,和姊姊想把一枚胡桃的外皮剝下來,兩人想盡辦法都不成功。後來姊姊離開了一會兒,一位女僕拿熱開水一燙,胡桃皮就脫落了。當姊姊回來,問是誰剝了胡桃皮時,司馬光回答說是他剝的!父親在旁目睹整個情況,非常生氣,便訓斥司馬光:「小子阿得謾語!」意思是你怎麼可以說謊話?司馬光說,這是父親對他人格教育的開始,影響他很大,因此他一生對自己最大的期許便是「不妄語」三個字。後來,當學生問他,做人最要緊的是什麼時,司馬光的回答也只是一個「誠」字。當學生繼績追問誠從哪裡做起時,司馬光則告訴他,從不說假話開始!

這時,老師忽然從故事回到現實問大家:「那麼不說假話,又該從哪裡做起呢?」全班沒有人回答。老師便說,當然該從對父母誠實做起!因為那是人格打地基的工作!如果地基打不好,整個上層建築都會受影響。

然後老師告訴他們,對父母說謊最大的危險和悲哀,便是以為父母不知道,而沾沾自喜。但是錯誤的行為得不到糾正,逐漸強化,到頭來受害最深的還是自己!就像伊索寓言裡那個說謊成習的牧童一樣,當真相大白,所有人都棄他而去時,他的羊群也被野狼吃掉了!在這個寓言裡,老師分析說,羊群被吃掉,其實是一個象徵;象徵說謊者失去別人的信任,失去所有,也終於賠上自己的人生!

所以,對父母說謊,老師搖搖頭歎了口氣表示,只能以一句來形容,那就是春天底下兩條蟲!

大家先是不懂,等弄清楚後都笑起來。阿魯卻笑不出來。因為現在的他便經常對父母說謊!小自作業沒寫,卻說本子交給老師了;大至班費三百元,卻謊稱五百元;乃至竊取父母的金錢、考試作弊……等等。所有這些,對照著生命早期那曾經哭喊著「不可以說謊」的自己,阿魯懷疑,這會是同一個人嗎?想起父母平常辛苦工作,對他期望那麼殷切,他卻利用他們對他的信任,欺騙他們,這是多麼不公平的事?如果今天別人以相同方式對待他,他能夠接受、原諒對方嗎?……

一顆淚珠滴下來,他趕快把它擦去,不想讓同學看見。於是,就在幼稚園小班那遙遠可愛的往事浮出記憶底層的這個早晨,當微風拂過,拭掉的淚痕在頰上化成一點清涼之際,阿魯同時在心底作了一個決定:以後不再對父母說謊!因為他真的不想再傷父母的心!因為他不願意「春天底下兩條蟲」的形容詞加在自己身上。因為,啊!因為他不願意像伊索寓言裡那放羊的小孩一樣賠上自己的人生!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