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和野兽

07/30/2012

 
这 是 一 个 很 久 以 来 一 直 被 人 传 颂 的 动 人 故 事 , 讲 述 了 同 情 如 何 化 为 爱 情 。 孩 子 们 常 常 会 对 美 女 和 野 兽 之 间 的 感 情 感 到 迷 惑 , 它 们 两 人 之 间 的 外 貌 差 异 那 么 巨 大 , 这 真 是 一 个 奇 迹 。 这 个 令 人 难 忘 的 故 事 告 诉 人 们 , 外 貌 如 何 具 有 欺 骗 性 , 性 格 与 外 貌 之 间 具 有 多 大 的 差 异 ! 这 个 法 国 童 话 有 多 种 版 本 , 这 里 选 用 的 是 本 世 纪 初 的 一 个 版 本 。

以 前 有 个 富 有 的 商 人 , 生 有 六 个 孩 子 : 三 个 女 儿 , 三 个 儿 子 。 他 很 爱 自 己 的 孩 子 , 胜 过 爱 自 己 的 财 富 , 并 总 想 使 他 们 幸 福 。 三 个 女 儿 都 长 得 很 漂 亮 , 尤 其 是 最 小 的 女 儿 , 几 乎 迷 住 了 所 有 的 人 。 很 小 的 时 候 , 就 得 了 个“ 美 女”的 外 号 , 长 大 以 后 , 人 们 还 是 这 样 叫 她 。 她 不 仅 人 长 得 漂 亮 , 心 肠 也 很 好 。 她 在 学 习 上 花 了 很 多 的 时 间 , 不 学 习 时 , 她 忙 前 忙 后 地 做 家 务 , 使 父 亲 感 到 很 高 兴 。 她 的 两 个 姐 姐 却 不 像 她 , 她 们 为 家 里 的 富 有 而 充 满 骄 傲 , 学 习 很 不 用 功 , 经 常 驾 马 车 在 公 园 玩 , 或 者 去 跳 舞 、看 戏 。

情 况 就 一 直 这 样 进 行 下 去 , 直 到 有 一 天 , 灾 难 突 然 降 临 到 这 家 人 的 头 上 。 一 天 晚 上 , 商 人 回 到 家 里 , 告 诉 家 人 说 , 海 上 的 风 暴 打 沉 了

他 的 船 队 , 大 火 烧 毁 了 他 的 货 仓 。“ 我 所 有 的 财 富 都 已 不 存 在 了 , ”他 说 , “现 在 , 除 了 乡 下 的 一 个 农 场 外 , 我 什 么 也 没 有 了 。 我 们 必 须 马 上 动 身 去 那 个 小 农 场 , 以 后 就 要 靠 自 己 的 双 手 生 活 了 。” 听 到 要 过 这 样 一 种 完 全 不 同 的 生 活 , 女 儿 们 都 哭 了 起 来 , 两 个 大
女 儿 说 , 她 们 不 愿 意 去 , 因 为 她 们 有 很 多 朋 友 , 可 以 邀 请 她 们 一 起 在 城 里 生 活 下 去 。 但 她 们 想 错 了 。 她 们 那 些 朋 友 , 在 她 家 富 有 时 虽 然 经 常 来 往 , 但 此 时 都 避 开 了 她 们 , 并 且 还 说 : “ 我 们 当 然 对 商 人 一 家 的 遭 遇 感 到 同 情 , 但 我 们 需 要 照 顾 自 己 , 对 他 们 也 无 能 为 力 。 事 实 上 , 那 两 个 大 女 儿 应 该 放 下 自 己 的 架 子 , 这 也 许 更 明 智 些 。 就 让 她 们 去 乡 下 , 呼 吸 新 鲜 的 空 气 , 挤 挤 牛 奶 , 照 顾 自 己 的 生 活 , 看 看 她 们 能 不 能 适 应 。”

于 是 , 一 家 人 来 到 了 乡 下 的 小 农 场 。 商 人 和 儿 子 们 耕 种 土 地 , 美 女 每 天 早 上 4 点 钟 就 起 床 , 为 他 们 准 备 早 饭 。 早 饭 做 好 后 , 她 又 开 始 忙 别 的 家 务 。 当 没 有 别 的 事 做 的 时 候 , 她 就 会 坐 在 纺 车 前 , 一 边 纺 纱 , 一 边 唱 歌 , 或 者 抽 一 点 时 间 来 学 习 。 开 始 时 , 生 活 很 艰 难 , 但 等 到 她 熟 悉 了 这 种 生 活 后 , 她 也 就 慢 慢 有 了 乐 趣 , 她 的 眼 睛 比 以 前 更 亮 了 , 脸 颊 也 比 以 前 更 红 润 了 。

她 的 两 个 姐 姐 却 没 有 那 么 容 易 改 变 以 前 的 习 惯 , 人 几 乎 垮 了 下 来 。 她 们 总 是 想 念 失 去 的 财 富 , 每 天 要 到 1 0 点 才 起 床 , 起 来 后 也 几 乎 不 做 什 么 事 , 只 会 四 处 闲 逛 , 怨 天 尤 人 。

一 年 过 去 了 , 商 人 突 然 收 到 了 一 个 意 外 的 好 消 息 : 他 原 先 以 为 被 风 浪 打 沉 了 的 那 艘 船 平 安 地 回 港 了 , 而 且 还 带 来 了 丰 厚 的 货 物 。 这 个 意 外 的 消 息 把 两 个 大 女 儿 高 兴 坏 了 , 她 们 想 , 这 下 可 好 了 , 她 们 可 以 离 开 小 农 场 , 回 到 快 乐 的 城 里 去 了 。 当 父 亲 准 备 去 港 口 卸 下 并 出 卖 货 物 时 , 她 们 迫 不 及 待 地 要 求 父 亲 给 她 们 买 衣 服 , 买 帽 子 , 买 各 种 各 样 的 小 玩 意 儿 。

然 后 商 人 说 : “给 你 带 点 什 么 呢 , 美 人 儿 ?”

“ 我 惟 一 想 要 的 就 是 你 能 平 安 回 家 。”她 回 答 说 。

她 父 亲 很 高 兴 , 但 他 还 是 坚 持 让 小 女 儿 告 诉 他 带 点 什 么 回 来 。

“ 那 么 , 亲 爱 的 父 亲 , ”她 说,  “ 如 果 你 真 的 坚 持 要 这 样 , 就 给 我 带 朵 玫 瑰 回 来 , 因 为 自 从 来 这 儿 以 后 , 我 一 直 没 见 过 玫 瑰 花 。” 善 良 的 父 亲 上 路 了 。 但 当 他 赶 到 港 口 的 时 候 , 却 发 现 他 以 前 的 一 个 合 伙 人 已 经 占 有 了 轮 船 的 货 物 , 并 已 将 它 们 处 理 了 。 那 人 不 愿
把 已 经 到 手 的 钱 还 给 商 人 , 商 人 不 得 不 在 法 院 起 诉 他 。 但 法 院 最 后 判 还 给 他 的 只 够 抵 消 他 的 花 费 , 经 过 了 六 个 月 的 颠 簸 劳 累 , 当 他 动 身 返 回 小 农 场 时 , 仍 然 像 当 初 来 时 那 样 贫 穷 。

他 一 天 一 天 地 赶 路 , 一 口 气 赶 到 了 离 家 只 有 3 0 里 路 的 地 方 。 他 心 里 美 滋 滋 地 想 着 与 孩 子 们 重 聚 的 快 乐 , 但 在 经 过 一 片 大 森 林 的 时 候 , 他 迷 路 了 。 夜 晚 来 临 , 天 下 着 雨 , 又 冷 又 湿 , 可 怜 的 人 饥 寒 交 迫 , 身 体 非 常 虚 弱 。 但 就 在 此 时 , 他 看 到 远 处 树 林 深 处 有 明 亮 的 灯 光 , 便 调 转 马 头 , 朝 亮 灯 的 地 方 走 去 , 不 久 , 他 就 来 到 了 一 条 两 旁 种 满 了 大 橡 树 的 大 道 。 大 道 通 向 一 座 灯 火 辉 煌 的 宫 殿 。 但 商 人 走 进 院 子 的 时 候 , 没 碰 见 一 个 人 。 他 喊 了 几 声 , 也 没 有 人 回 应 。 他 策 马 走 过 一 扇 洞 开 的 大 理 石 门 , 然 后 下 马 , 将 马 拴 在 一 个 马 厩 里 , 马 厩 里 放 满 了 干 草 和 燕 麦 。

之 后 , 商 人 开 始 在 城 堡 里 四 处 打 探 , 他 走 进 一 个 大 客 厅 , 里 面 炉 火 烧 得 旺 旺 的 , 桌 上 摆 满 了 食 物 , 但 一 个 人 影 也 见 不 到 。 他 站 在 炉 火 边 , 一 边 烤 着 被 雨 水 打 湿 的 身 子 , 一 边 喃 喃 自 语:  “ 我 多 幸 运 啊 , 能 找 到 这 么 好 的 房 子 避 雨 。 雨 下 得 那 么 大 , 如 果 我 还 继 续 呆 在 大 森 林 里 , 非 得 被 淋 坏 不 可 。 但 房 子 里 的 人 去 哪 儿 了 呢 ? 我 希 望 房 子 的 主 人 能 原 谅 我 擅 自 进 门 。”

他 等 了 一 会 , 时 钟 已 经 到 了 1 1 点 了 , 还 是 没 有 人 进 来 , 他 身 体 都 饿 得 有 点 发 虚 了 , 实 在 熬 不 住 了 , 便 坐 在 桌 前 , 狼 吞 虎 咽 地 吃 了 起 来 。 他 一 边 吃 , 一 边 心 里 也 感 到 忐 忑 不 安 , 生 怕 会 因 为 自 己 的 冒 昧 而 招 来 严 厉 的 惩 罚 。 吃 饱 了 以 后 , 他 心 里 安 定 了 一 些 , 不 再 那 么 胆 怯 了 , 心 想 该 找 个 地 方 睡 会 儿 觉 了 。 于 是 , 他 离 开 客 厅 , 走 过 许 多 装 饰 华 丽 的 房 间 , 最 后 来 到 一 间 屋 子 , 里 面 有 一 张 舒 适 的 床 , 他 就 在 那 儿 睡 了 一 夜 。

第 二 天 早 上 一 醒 来 , 他 惊 奇 地 发 现 , 床 边 的 椅 子 上 放 着 一 套 新 衣 服 , 衣 服 上 绣 着 他 的 名 字 , 而 且 , 衣 服 的 每 个 口 袋 里 都 放 着 1 0 枚 金 币 。 他 自 己 那 套 被 暴 风 雨 淋 透 了 的 破 烂 不 堪 的 衣 服 已 经 不 见 了 。 “ 这 儿 肯 定 属 于 哪 个 好 心 的 天 使 , 她 知 道 了 我 遭 遇 的 不 幸 , 并 对 我 表 示 了 同 情 。”他 说 道 。

在 他 昨 天 晚 上 吃 过 晚 饭 的 大 厅 里 , 桌 上 又 摆 好 了 早 餐 。 吃 完 早 餐 后 , 他 来 到 了 一 个 大 花 园 , 花 园 里 鲜 花 盛 开 , 草 木 葱 茏 。 在 花 园 里 散 步 时 , 他 经 过 了 一 丛 玫 瑰 。“ 哦 , ”他 停 下 来 说 道 , “ 离 开 镇 里 时 , 我 没 有 钱 给 两 个 大 女 儿 买 她 们 需 要 的 礼 物 , 我 被 遇 到 的 麻 烦 冲 昏 了 头 了 , 到 这 时 才 想 起 小 美 女 想 要 的 玫 瑰 花 。 我 现 在 就 给 她 摘 一 朵 。”于 是 , 他 便 伸 手 摘 了 一 朵 。

他 刚 把 花 摘 下 来 , 突 然 , 一 头 躲 在 高 高 的 灌 木 后 的 巨 兽 从 旁 边 的 小 路 上 窜 了 出 来 , 站 在 了 他 的 前 面 。“ 这 个 地 方 是 属 于 我 的 , ”野 兽 用 低 沉 、粗 哑 的 声 音 说 。“ 为 什 么 你 掐 我 的 花 ?”

“ 请 原 谅 我 , 老 爷 , ”商 人 请 求 道 , 并 一 下 子 跪 在 了 野 兽 的 前 面 。 “ 我 不 知 道 我 冒 犯 了 你 。 我 只 是 想 给 我 的 女 儿 带 朵 玫 瑰 花 回 去 。”

“ 你 有 女 儿 , 是 吗 ?”野 兽 说 。“ 那 么 , 你 听 着 ! 我 一 个 人 呆 在 宫 殿 里 太 孤 独 了 , 我 要 你 其 中 的 一 个 女 儿 来 这 儿 , 并 住 下 来 。”

“ 喔 , 老 爷 !”商 人 哭 着 求 道, “ 你 不 能 这 样 。”

“ 别 的 什 么 我 都 不 愿 意 , ”野 兽 回 答 , “ 我 保 证 不 伤 害 她 。 好 吧 , 把 你 摘 下 来 的 玫 瑰 带 回 去 , 马 上 就 回 家 , 把 我 说 的 告 诉 你 的 女 儿 们 。 如 果 她 们 没 有 谁 愿 意 来 , 你 自 己 就 必 须 回 来 , 而 且 , 下 半 辈 子 就 关 在 宫 殿 的 地 牢 里 。”

“ 老 爷 , ”商 人 回 答 道,  “ 把 我 关 在 你 的 地 牢 里 吧 !”

我 不 愿 我 的 孩 子 为 我 受 苦 , 不 如 你 现 在 就 “ 不 , ”野 兽 回 答 道 , “ 你 先 回 家 与 你 女 儿 们 商 量 一 下 吧 !”

“ 我 欠 你 的 , ”商 人 说 , “我 只 能 听 你 。”

于 是 , 他 来 到 马 厩 , 骑 上 马 , 当 天 晚 上 就 回 到 了 家 里 。 孩 子 们 都 跑 出 来 迎 接 他 , 但 是 , 见 到 亲 人 , 他 非 但 没 有 高 兴 , 脸 上 反 而 挂 满 了 泪 水 。 他 把 玫 瑰 花 交 给 小 美 女 , 说 :
“ 你 想 像 不 到 , 你 可 怜 的 父 亲 为 这 点 小 东 西 付 出 了 多 大 的 代 价 。”随 后 , 他 把 全 部 的 不 幸 遭 遇 原 原 本 本 地 说 给 了 家 人 听 。 最 后 他 说 : “ 明 天 我 就 得 回 到 野 兽 那 儿 去 了 。”

“ 我 不 能 让 你 这 样 做 , 亲 爱 的 父 亲 , ”美 女 说 , “ 我 要 代 替 你 去 。”

“ 不 要 这 样 , 妹 妹 , ”她 的 三 个 兄 弟 说 , “ 我 们 去 找 那 只 野 兽 , 与 它 作 个 生 死 决 斗 。”

“ 你 们 斗 不 赢 它 的 , ”商 人 说 , “ 它 住 在 一 个 封 闭 的 宫 殿 里 , 得 到 了 神 秘 高 人 的 帮 助 , 你 们 根 本 没 有 指 望 斗 赢 它 。”

“ 真 倒 霉 !”两 个 大 女 儿 说 。“ 美 女 , 你 怎 么 不 像 我 们 一 样 , 却 要 了 那 么 一 种 特 别 的 东 西 呢 ?”

“ 嗯 , ”美 女 说 , “谁 知 道 要 一 枝 玫 瑰 花 会 招 来 那 么 大 的 灾 祸 呢 ?

不 过 不 管 怎 样 , 灾 难 是 我 带 来 的 , 我 也 要 承 担 一 切 的 后 果 。” 她 父 亲 想 劝 说 她 , 但 她 坚 持 要 替 父 亲 去 受 过 。 第 二 天 早 上 , 商 人骑 上 马 , 载 着 美 女 , 向 野 兽 的 宫 殿 走 去 。 傍 晚 时 分 , 他 们 到 达 了 目 的 地 , 骑 马 走 过 两 旁 种 满 橡 树 的 长 长 的 大 道 , 进 入 寂 静 的 庭 院 , 并 来 到 了 原 先 拴 马 的 马 厩 的 大 门 边 。 然 后 , 两 人 下 了 马 , 商 人 把 马 牵 进 了 马 厩 , 安 顿 了 马 , 然 后 , 领 着 女 儿 走 进 了 宫 殿 。

大 厅 里 , 炉 火 熊 熊 地 燃 烧 着 , 桌 上 放 满 了 各 种 美 味 可 口 的 菜 肴 。 他 们 在 餐 桌 边 坐 下 来 , 但 由 于 心 中 悲 伤 , 吃 了 一 点 就 不 吃 了 。 就 在 这 时 , 野 兽 进 来 了 , 它 对 商 人 说 “:

诚 实 的 人 , 我 很 高 兴 你 那 么 值 得 让 我 信 任 。 昨 天 我 对 你 很 粗 鲁 , 威 胁 了 你 , 但 我 也 是 出 于 无 奈 。 不 过 , 我 想 最 后 你 没 有 什 么 值 得 后 悔 的 。 今 晚 就 住 在 这 儿 , 明 天 走 吧 !”

“ 这 是 我 的 女 儿 美 女 , ”商 人 说 。

野 兽 鞠 了 个 躬 , 说 :“ 尊 敬 的 小 姐 , 我 很 感 谢 你 能 来 这 儿 , 我 希 望 你 记 住 , 我 不 是 你 想 像 的 那 种 样 子 。 但 我 不 能 告 诉 你 我 的 真 实 身 份 , 因 为 现 在 我 被 符 咒 镇 住 了 。 我 希 望 你 能 帮 我 解 除 身 上 的 符 咒 。” 说 完 这 些 , 野 兽 就 走 了 , 留 下 商 人 和 女 儿 独 自 坐 在 炉 火 边 。“ 我 不 明 白 它 说 的 话 , 但 它 的 谈 话 好 像 很 有 礼 貌 。”

之 后 , 他 们 就 陷 入 了 长 久 的 沉 默 中 , 最 后 , 他 们 站 了 起 来 , 各 自 找 了 个 寝 室 , 睡 觉 去 了 。

次 日 , 他 们 在 大 厅 里 发 现 有 人 已 经 为 他 们 准 备 好 了 早 餐 。 吃 完 早 餐 , 商 人 恋 恋 不 舍 地 告 别 了 女 儿 。 他 来 到 马 厩 , 有 人 已 经 为 他 备 好 了 马 , 他 还 惊 奇 地 发 现 , 鞍 囊 里 都 装 满 了 金 子 。“ 唉 , 是 啊 !”他 说,   “ 我 现 在 又 有 钱 了 , 但 这 并 不 能 补 偿 失 去 我 亲 爱 的 女 儿 的 痛 苦 。”

美 女 看 着 父 亲 骑 马 离 去 。 父 亲 的 身 影 一 消 失 , 她 就 倒 在 了 窗 边 的 一 把 软 垫 椅 上 , 不 停 地 哭 着 , 直 到 在 不 知 不 觉 中 睡 了 过 去 。 睡 梦 中 , 她 梦 见 自 己 走 在 一 条 两 旁 长 满 大 树 的 小 溪 边 , 正 在 为 自 己 悲 苦 的 命 运 哀 伤 , 这 时 , 一 位 年 青 的 王 子 , 长 得 比 他 见 过 的 任 何 小 伙 子 都 漂 亮 , 来 到 了 她 的 身 旁 , 对 她 说: “哦 , 美 女 , 你 并 没 有 自 己 想 像 的 那 么 不 幸 。 你 将 会 得 到 回 报 的 。”

她 直 到 下 午 才 清 醒 过 来 , 人 变 得 清 醒 和 舒 服 多 了 。 醒 来 后 不 久 , 她 就 决 定 在 她 将 要 居 住 的 宫 殿 里 走 走 看 看 。 她 看 到 了 许 多 新 奇 豪 华 的 东 西 , 最 后 , 她 走 到 了 一 间 屋 子 前 , 门 上 写 着 : 美女的房间她 打 开 房 门 , 进 入 了 一 个 装 饰 得 非 常 漂 亮 的 房 子 , 房 间 里 摆 满 了 书 和画 , 一 架 竖 琴 和 许 多 舒 适 的 椅 子 和 沙 发 。 她 拿 起 一 本 放 在 桌 上 的 书 ,

在 扉 页 上 她 看 到 用 金 字 写 着 这 样 的 字 : “ 你 的 要 求 和 愿 望 将 得 到 满 足 。 你 是 这 儿 一 切 的 女 王 。”
       
“ 喔 , ”她 想 , “这 会 儿 我 的 最 大 愿 望 就 是 能 看 到 我 可 怜 的 父 亲 现 在 究 竟 怎 么 样 了 。”

她 正 想 着 这 些 的 时 候 , 注 意 到 对 面 墙 上 的 一 面 镜 子 里 有 了 动 静 , 她 看 着 镜 子 , 见 到 父 亲 已 经 回 到 了 家 , 姐 姐 和 兄 弟 们 正 在 迎 接 他 。 虽 然 镜 子 中 的 影 像 一 会 儿 就 不 见 了 , 但 美 女 心 中 已 很 满 足 了 。“ 看 来 , 野 兽 的 心 地 还 是 挺 不 错 的 , ”她 说 , 并 四 处 打 量 着 这 间 漂 亮 的 房 子 。 “ 他 一 定 比 我 们 想 像 的 要 好 得 多 。”

直 到 晚 上 , 她 才 见 到 野 兽 , 他 过 来 问 她 是 否 愿 意 与 他 共 进 晚 餐 ,

她 告 诉 他 , 她 愿 意 。 但 说 心 里 话 , 她 宁 愿 自 己 一 个 人 吃 饭 , 因 为 野 兽 在 场 的 时 候 , 她 忍 不 住 要 发 抖 。 但 他 们 在 餐 桌 边 一 坐 下 来 , 轻 柔 优 美 的 音 乐 就 响 起 来 了 , 她 无 法 看 见 音 乐 是 从 哪 里 传 来 的 , 也 不 知 道 谁 在 演 奏 。 野 兽 与 美 女 交 谈 时 , 非 常 礼 貌 和 机 智 , 但 每 次 开 口 时 , 他 那 粗 哑 的 声 音 还 是 使 美 女 吓 了 一 大 跳 。 快 要 吃 完 饭 的 时 候 , 他 说 “:  你 可 能 觉 得 我 长 得 很 丑 吧 ?”

“ 是 的 , ”美 女 说 , “ 我 不 会 说 谎 , 但 我 觉 得 你 心 肠 很 好 。”

“ 你 有 一 种 非 常 高 贵 的 气 质 , ”野 兽 说 , “你 不 是 完 全 依 据 我 粗 鲁 的 外 表 来 判 断 我 。 我 将 尽 我 所 能 , 让 你 在 这 儿 感 到 幸 福 。”

“ 你 真 好 , 野 兽 , ”她 回 答, “ 事 实 上 , 当 我 想 到 你 的 好 心 肠 的 时 候 , 你 就 变 得 不 那 么 丑 了 。” 

当 他 们 从 餐 桌 边 站 起 来 的 时 候 , 野 兽 说 : “ 美 女 , 你 能 关 心 我 一 点 , 亲 我 一 下 吗 ?”

她 结 结 巴 巴 地 说: “ 不 , 野 兽 。”



野 兽 转 身 离 开 了 房 间 , 他 为 美 女 怜 悯 自 己 而 深 深 地 叹 息 着 。

在 接 下 来 的 几 个 礼 拜 , 美 女 除 了 野 兽 外 , 别 人 一 个 也 见 不 到 。 但 那 些 隐 身 的 仆 人 为 她 做 好 了 一 切 , 使 她 感 到 舒 适 和 快 乐 。 她 经 常 和 野 兽 一 起 吃 晚 饭 , 他 的 谈 话 也 总 是 让 人 高 兴 和 愉 快 。 渐 渐 地 , 她 慢 慢 适 应 了 他 的 粗 野 和 丑 陋 , 并 学 会 了 少 去 考 虑 他 的 外 表 , 多 想 一 想 他 的 优 良 品 质 。 惟 一 让 她 痛 苦 的 一 件 事 是 , 每 天 晚 上 吃 完 晚 饭 , 他 要 离 开 时 , 他 必 定 要 问 一 下 , 她 是 否 愿 意 在 什 么 时 候 吻 他 一 下 。

三 个 月 过 去 了 , 一 天 , 美 女 在 照 镜 子 时 看 到 了 父 亲 的 小 屋 里 正 在 举 行 两 个 婚 礼 。 她 的 两 位 姐 姐 与 两 位 当 地 的 绅 士 结 婚 了 。 不 久 以 后 , 她 又 在 镜 子 里 看 到 , 她 的 三 个 哥 哥 都 被 征 去 当 兵 了 , 家 里 就 剩 下 父 亲 孤 零 零 一 个 人 了 。 又 过 了 几 天 , 她 看 到 父 亲 生 病 了 。 镜 子 里 的 情 景 使 她 忍 不 住 哭 了 起 来 。 晚 上 , 她 告 诉 野 兽 她 在 镜 子 里 见 到 的 情 景 , 并 表 示 她 想 回 家 去 照 顾 父 亲 。

“ 如 果 你 回 去 了 , 就 得 在 一 周 结 束 的 时 候 回 来 。”野 兽 说 。

“ 好 的 , ”她 回 答 。

“ 我 不 能 拒 绝 你 提 的 任 何 要 求 , ”他 说 , “ 明 天 早 上 , 我 会 准 备 好 一 匹 快 马 。”

第 二 天 早 上 , 太 阳 升 起 的 时 候 , 她 发 现 院 子 里 已 为 她 备 好 了 一 匹 快 马 , 她 骑 上 马 , 像 一 阵 风 一 样 , 朝 她 父 亲 的 小 屋 飞 驰 而 去 。 当 她 到 达 父 亲 的 屋 里 时 , 老 商 人 高 兴 坏 了 , 病 也 一 下 子 好 了 , 父 女 俩 在 一 起 度 过 了 非 常 幸 福 的 一 个 礼 拜 。

七 天 过 去 了 , 她 在 第 七 天 的 下 午 回 到 了 野 兽 的 城 堡 。 晚 饭 时 间

到 了 , 晚 饭 也 像 平 时 一 样 准 备 好 了 , 但 野 兽 却 没 有 露 面 , 这 可 把 美 女 急 坏 了 。



“ 哦 , 我 希 望 他 别 出 什 么 事 , ”她 说 , “ 他 太 好 了 , 太 体 贴 人 了 。”

等 了 一 会 儿 以 后 , 她 就 四 处 去 寻 找 野 兽 。 她 匆 匆 忙 忙 地 找 遍 了 宫 殿 里 的 所 有 房 间 , 但 找 不 到 。 然 后 , 就 着 朦 胧 的 灯 光 , 她 跑 到 了 花 园 里 , 就 在 喷 泉 的 边 上 , 她 发 现 了 野 兽 , 他 躺 在 地 上 , 似 乎 就 要 死 了 。

“ 啊 , 亲 爱 的 野 兽 , ”她 哭 道 , 一 下 子 跪 倒 在 他 的 身 旁 , 她 伏 下 身 子 , 亲 了 一 下 他 毛 茸 茸 的 脸 颊 。

“ 你 怎 么了 ?”  野 兽 马 上 发 生 了 变 化 , 现 在 喷 泉 的 草 地 上 躺 着 的 是 一 位 英 俊 的 王 子 。 



他 张 开 眼 睛 , 用 虚 弱 的 声 音 说 : “ 小 姐 , 谢 谢 你 。 一 位 邪 恶 的 巫 师 给 我 施 了 巫 术 , 使 我 的 外 表 成 了 丑 陋 的 野 兽 的 模 样 , 直 到 有 一 天 , 有 一 位 美 丽 的 姑 娘 吻 了 我 , 我 才 能 恢 复 原 样 。 我 想 , 你 是 世 界 上 惟 一 能 看 透 巫 师 加 在 我 身 上 的 丑 陋 外 表 , 对 我 表 示 感 情 的 好 心 的 姑 娘 , 当 你 回 家 去 看 父 亲 的 时 候 , 我 感 到 很 孤 独 , 我 整 天 闷 闷 不 乐 , 茶 饭 不 思 , 身 体 就 变 得 很 虚 弱 , 今 天 在 花 园 散 步 时 , 就 倒 在 这 儿 站 不 起 来 了 。”

美 女 从 喷 泉 里 舀 了 一 杯 水 , 并 扶 起 他 的 身 子 , 给 他 喝 水 。 喝 了 水 后 , 他 显 得 好 了 些 , 在 她 的 帮 助 下 , 他 站 了 起 来 。 王 子 身 上 和 宫 殿 的 禁 锢 从 此 不 再 存 在 了 , 仆 人 们 也 不 再 隐 身 不 现 了 。

“ 叫 人 过 来 帮 一 下 , ”王 子 说 。 她 叫 了 一 下 , 马 上 有 几 个 人 过 来 帮 他 们 , 把 王 子 抬 进 了 宫 殿 。 进 屋 后 , 温 暖 、食 物 和 幸 福 使 他 很 快 就 痊 愈 了 。 第 二 天 早 上 , 他 派 人 接 来 了 美 女 的 父 亲 , 让 老 人 与 他 们 住 在 一 起 , 不 久 以 后 , 美 女 和 王 子 就 结 婚 了 , 从 此 以 后 , 他 们 就 在 宫 殿 里 快 乐 而 美 满 地 生 活 着 。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