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涅罗珀的布

08/01/2012

 
珀 涅 罗 珀 对 她 参 加 特 洛 伊 战 争 的 丈 夫 漫 长 的 等 待 可 能 是 我 们 所 说 的 忠 诚 的 最 高 体 现 。 这 位 伊 萨 卡 王 后 因 其 忍 耐 、智 慧 、坚 贞 和 爱 情 而 成 为 希 腊 神 话 中 最 值 得 纪 念 的 人 物 之 一 。 这 个 故 事 选 自 荷 马 史 诗《奥 德 赛》, 这 篇 复 述 的 故 事 中 , 使 用 的 是 奥 德 修 斯 的 拉 丁 名 字 尤 利 西 斯 。

在 所 有 与 特 洛 伊 作 战 的 希 腊 英 雄 中 , 伊 萨 卡 国 王 尤 利 西 斯 是 最 有 智 慧 、最 精 明 的 一 个 , 不 过 他是被迫参战的。他想留在家里与妻子 珀涅罗珀和刚出生的儿子忒勒马科斯待在一起。但希腊诸王 要 求 他 帮 助 他 们 作 战 , 最 后 他 终 于 同 意 了 。

珀 涅 罗 珀 说:
“ 去 吧 , 尤 利 西 斯 , 我 会 保 护 你 的 家 和 王 国 的 安 全 , 直 到 你 回 来 。” 

他 苍 老 的 父 亲 累 尔 提 斯 说: 
履 行 你 的 职 责 吧 , 尤 利 西 斯 。 去 吧 , 愿 智 慧 的 雅 典 娜 保 佑 你 及 早 归 来 。” 于 是 尤 利 西 斯 向 伊 萨 卡 和 他 所 有 的 亲 人 道 别 , 乘 船 远 航 , 前 去 参 加 特 洛 伊 战 争 。

漫 长 的 十 年 过 去 了 , 伊 萨 卡 人 听 说 特 洛 伊 之 围 已 告 结 束 , 特 洛 伊 被 夷 为 废 墟 , 希 腊 诸 王 正 返 回 各 自 的 家 园 。 所 有 的 英 雄 一 个 接 一 个 地 回 到 了 家 中 , 但 尤 利 西 斯 和 他 的 伙 伴 却 没 有 丝 毫 消 息 。 珀 涅 罗 珀 和 年 少 的 儿 子 忒 勒 马 科 斯 以 及 年 迈 的 老 父 累 尔 提 斯 日 日 站 在 海 边 极 目 远 眺 , 却 不 见 丈 夫 归 航 的 船 帆 和 闪 光 的 船 桨 。 几 个 月 过 去 了 , 几 年
过 去 了 , 仍 旧 是 音 信 全 无 。

老 父 累 尔 提 斯 叹 道 : “ 他 的 船 只 可 能 遇 难 , 他 可 能 已 葬 身 海 底 。”

此 后 他 将 自 己 关 在 窄 屋 之 中 , 再 也 不 到 海 边 张 望 。

但 珀 涅 罗 珀 仍 未 失 去 希 望 。 她 说: 
“ 他 没 有 死 。 我 会 好 好 地 治 理 这 个 王 国 , 直 到 他 归 来 。” 
每 天 在 用 餐 时 , 尤 利 西 斯 的 座 位 仍 保 留 着 。 他 的 外 套 挂 在 椅 子 上 , 他 的 卧 室 打 扫 得 干 干 净 净 , 他 那 挂 在 厅 中 的 巨 弓 被 擦 得 锃 亮 。

在 珀 涅 罗 珀 无 休 无 止 的 等 待 中 , 又 是 十 年 过 去 了 。 忒 勒 马 科 斯 已 长 成 了 一 个 高 大 文 雅 的 青 年 。 全 希 腊 的 男 人 开 始 津 津 乐 道 于 珀 涅 罗 珀 的 高 贵 和 美 丽 。

希 腊 王 公 贵 族 们 说 : 
“ 她 多 傻 啊 , 没 完 没 了 地 等 着 尤 利 西 斯 。 人 人 都 知 道 他 已 经 死 了 。 她 现 在 该 和 我 们 中 的 一 位 结 婚 。” 于 是 意 欲 娶 妻 的 希 腊 王 公 贵 族 们 纷 纷 乘 船 来 到 伊 萨 卡 , 希 望 能 赢 得 珀 涅 罗 珀 的 青 睐 。 他 们 都 是 些 傲 慢 专 横 之 徒 , 自 恃 拥 有 地 位 和 财 富 而 盛 气 凌 人 。 他 们 不 待 邀 请 便 径 直 来 到 王 宫 , 因 为 他 们 知 道 不 论 是 否 受 人 欢 迎 , 他 们 都 会 被 当 作 尊 贵 的 客 人 得 到 款 待 。

他 们 说 : 
“ 珀 涅 罗 珀 , 我 们 都 知 道 尤 利 西 斯 已 经 死 了 , 我 们 前 来 向 你 求 婚 。 我 们 知 道 你 不 敢 把 我 们 赶 走 , 选 择 其 中 的 一 位 吧 , 其 他 人 就 会 离 开 。”

但 珀 涅 罗 珀 哀 伤 地 说 :“ 王 侯 英 雄 们 , 这 是 不 可 能 的 。 我 很 肯 定 尤 利 西 斯 仍 然 活 着 , 我 必 须 为 他 治 理 王 国 , 直 到 他 回 来 。”

求 婚 者 们 说: 
“ 他 永 远 也 不 会 回 来 的 , 现 在 就 作 出 选 择 。”

她 恳 求 说: 
“ 再 让 我 等 他 一 个 月 。 在 我 的 织 机 上 还 有 一 块 未 织 完 的 软 亚 麻 布 , 我 想 用 它 为 我 们 的 父 亲 累 尔 提 斯 织 一 件 寿 衣 。 他 已 经 相 当 年 迈 , 眼 看 要 不 久 于 人 世 了 。 如 果 这 块 布 织 好 时 , 尤 利 西 斯 还 没 有 回 来 的 话 , 我 将 作 出 选 择 , 尽 管 我 并 不 情 愿 。”

求 婚 者 们 答 应 了 。 他 们 大 模 大 样 地 把 王 宫 当 作 他 们 自 己 的 家 , 掠 取 了 所 有 最 好 的 东 西 。 他 们 每 天 都 在 大 宴 会 厅 里 举 行 宴 会 , 大 肆 挥 霍 , 痛 饮 地 窖 里 珍 藏 的 所 有 美 酒 。 曾 经 安 静 平 和 的 宫 殿 内 一 时 间 充 斥 着 他 们 粗 野 而 喧 闹 的 声 音 。 伊 萨 卡 的 人 民 也 受 到 了 他 们 的 侮 辱 。

珀 涅 罗 珀 天 天 坐 在 她 的 织 机 前 织 布 , 一 到 夜 幕 降 临 , 她 就 会 说 : “ 看 看 我 今 天 完 成 了 多 少 ?”但 到 了 深 夜 , 当 求 婚 者 们 都 进 入 梦 乡 之 后 , 她 就 将 白 天 织 就 的 布 全 部 拆 掉 , 这 样 尽 管 她 每 天 都 在 织 机 前 忙 碌 , 但 布 一 直 未 能 完 工 。
  
数 周 过 去 了 , 求 婚 者 们 开 始 倦 于 等 待 。

他 们 不 耐 烦 地 问 道: 
“ 布 什 么 时 候 能 织 完 ?”

珀 涅 罗 珀 回 答 说: 
“ 我 每 天 都 忙 着 织 布 , 但 进 展 十 分 缓 慢 。 这 样 一 份 精 细 的 活 儿 是 不 可 能 这 么 快 完 工 的 。” 


但 求 婚 者 中 有 一 个 名 叫 阿 格 劳 斯 的 人 对 这 个 回 答 很 不 满 意 。 当 天 晚 上 他 悄 悄 地 潜 入 了 宫 殿 , 偷 看 织 屋 里 的 动 静 。 他 发 现 珀 涅 罗 珀 正 借 助 一 盏 微 弱 的 灯 光 将 她 白 天 织 成 的 布 拆 开 , 边 拆 还 边 念 叨 着 尤 利 西 斯 的 名 字 。

第 二 天 上 午 , 所 有 不 受 欢 迎 的 客 人 都 知 道 了 这 个 秘 密 。 他 们 说 : “ 美 丽 的 王 后 , 你 很 聪 明 , 但 我 们 已 发 现 了 你 的 计 谋 。 明 天 太 阳 升 起 前 , 你 就 要 把 那 块 布 织 完 , 然 后 作 出 你 的 选 择 。 我 们 不 愿 再 等 了 。”

第 二 天 下 午 , 这 些 不 受 欢 迎 的 客 人 们 聚 集 在 大 厅 里 欢 宴 。 他 们 吃 喝 喊 唱 , 比 以 前 更 加 放 肆 。 他 们 发 出 的 喧 嚣 声 令 宫 殿 的 每 一 根 柱 子 都 不 禁 颤 抖 。

当 喧 嚣 正 值 顶 峰 时 , 忒 勒 马 科 斯 走 了 进 来 , 身 后 跟 着 他 父 亲 最 忠 诚 、也 是 年 纪 最 大 的 仆 人 欧 迈 俄 斯 。 他 们 一 起 搬 开 了 悬 挂 在 墙 上 的 所 有 盾 牌 和 剑 只 , 弄 出 了 极 大 的 声 响 。

终 于 注 意 到 他 们 的 求 婚 者 们 嚷 道 : 
“ 你 们 搬 这 些 武 器 干 什 么 ?”

欧 迈 俄 斯 说: “ 它 们 渐 渐 被 烟 尘 腐 蚀 , 如 果 保 存 在 珍 藏 室 的 话 会 好 得 多 。” 


忒 勒 马 科 斯 说 : “ 不 过 我 们 不 会 动 那 张 挂 在 厅 首 的 我 父 亲 的 巨 弓 。 我 母 亲 每 天 都 要 擦 拭 它 。 如 果 它 被 移 走 的 话 , 我 母 亲 会 很 伤 心 地 怀 念 它 的 。”

求 婚 者 们 大 笑 说: “ 她 再 也 不 会 擦 拭 它 了 。 在 今 天 结 束 之 前 , 伊 萨 卡 将 有 一 位 新 国 王 。”

这 时 , 一 个 陌 生 的 乞 丐 走 进 了 庭 院 。 他 光 脚 秃 头 , 衣 衫 褴 褛 , 走 近 了 厨 房 的 门 。 厨 房 里 有 一 只 衰 老 的 猎 犬 躺 在 一 堆 灰 上 , 它 的 名 字 叫 阿 戈 斯 。20 年 前 , 阿 戈 斯 是 尤 利 西 斯 最 宠 爱 、也 最 忠 诚 的 猎 犬 。 但 现 在 它 已 老 得 连 牙 齿 都 快 掉 光 了 , 眼 睛 也 几 乎 瞎 了 , 成 日 受 到 求 婚 者 的 虐 待 。

当 看 见 那 个 乞 丐 缓 缓 地 走 过 庭 院 时 , 它 不 由 抬 起 了 脑 袋 。 突 然 它 那 双 衰 老 的 眼 睛 里 闪 过 一 道 奇 怪 的 光 芒 。 它 的 尾 巴 无 力 地 摇 动 着 , 用 尽 它 那 渐 逝 的 力 量 挣 扎 着 想 要 站 起 来 。 它 深 情 地 望 着 乞 丐 的 脸 , 像 年 青 时 欢 迎 它 的 主 人 一 样 发 出 了 一 声 欢 快 的 长 吠 。

那 个 乞 丐 弯 下 腰 , 拍 了 拍 它 的 脑 袋 , 低 声 呼 唤 道 : 
“ 老 朋 友 。”

阿 戈 斯 , 我 的 那 只 狗 踉 踉 跄 跄 地 站 了 起 来 , 而 后 倒 地 死 去 , 眼 中 还 残 留 着 欢 悦 的 神 情 。

过 了 一 会 儿 , 那 个 乞 丐 站 在 大 厅 的 入 口 处 与 忒 勒 马 科 斯 和 忠 诚 的 欧 迈 俄 斯 低 声 说 了 几 句 话 。

求 婚 者 们 把 面 包 皮 掷 向 他 的 脑 袋 , 大 声 嚷 嚷 道 :  “ 你 来 这 儿 干 什 么 , 老 乞 丐 ? 滚 出 去 , 快 滚 !”


但 这 时 端 庄 美 丽 的 珀 涅 罗 珀 在 侍 从 和 女 仆 的 簇 拥 下 从 楼 梯 上 走 了 下 来 。求 婚 者 们 喊 道 : “ 王 后 ! 王 后 ! 她 来 挑 选 夫 婿 了 !”

珀 涅 罗 珀 说: “ 忒 勒 马 科 斯 , 我 的 儿 , 受 到 客 人 们 如 此 粗 暴 对 待 的 这 个 可 怜 人 是 谁 啊 ?”

王 子 回 答 说: “ 母 亲 , 他 是 昨 晚 被 海 浪 冲 到 我 们 岸 上 的 流 浪 乞 丐 , 他 说 他 带 来 了 父 亲 的 消 息 。”

王 后 说: “ 那 么 让 他 告 诉 我 。 不 过 他 先 得 休 息 一 下 。”她 让 人 把 那 个 乞 丐 领 到 了 房 间 另 一 头 的 椅 子 上 坐 下 , 命 人 给 他 食 物 , 让 他 恢 复 精 力 。

一 个 在 尤 利 西 斯 年 幼 时 曾 给 他 当 过 保 姆 的 老 妇 人 端 来 了 一 大 盆 水 , 并 准 备 好 了 毛 巾 。 她 跪 在 陌 生 人 身 前 的 石 头 上 开 始 替 他 洗 脚 。

突 然 她 猛 地 往 后 一 仰 , 大 惊 失 色 地 打 翻 了 脚 盆 。


她 不 出 声 地 嗫 嚅 着: “ 哦 , 主 人 ! 伤 疤 !” 

那 名 乞 丐 低 声 说 道: “ 亲 爱 的 保 姆 , 你 很 细 心 , 也 很 聪 明 。 你 认 出 了 我 从 小 就 有 的 膝 盖 上 的 旧 伤 疤 。 别 声 张 , 因 为 我 还 在 等 待 时 机 。 报 复 的 时 候 快 到 了 。”

这 名 衣 衫 褴 褛 的 乞 丐 的 确 就 是 国 王 尤 利 西 斯 。 就 在 这 天 早 上 , 他 被 一 个 浪 头 抛 到 他 自 己 岛 国 的 岸 上 。 他 只 向 忒 勒 马 科 斯 和 欧 迈 俄 斯 表 露 了 身 份 。 遵 照 他 的 命 令 , 他 们 两 人 搬 走 了 挂 在 大 厅 墙 上 的 所 有 武 器 。

这 时 求 婚 者 们 再 一 次 聚 集 在 餐 桌 旁 , 比 以 前 更 加 喧 闹 。 他 们 喊
 道: “ 来 吧 , 美 丽 的 王 后 , 那 个 乞 丐 可 以 明 天 再 讲 他 的 故 事 。 现 在 , 你 该 挑 选 一 位 新 夫 婿 了 ! 现 在 挑 吧 !”

珀 涅 罗 珀 用 颤 抖 的 声 音 说: 
“ 王 公 大 人 们 , 让 我 们 请 神 来 决 断 吧 ! 看 , 墙 上 挂 着 尤 利 西 斯 的 巨 弓 , 只 有 他 才 能 将 它 拉 开 。 你 们 每 个 人 都 尽 力 挽 弓 , 我 将 选 择 能 最 熟 练 地 用 它 射 箭 的 那 一 位 。”

“ 说 得 好 !”求 婚 者 们 嚷 道 。 他 们 排 着 队 试 验 自 己 的 膂 力 。 第 一 个 人 双 手 举 起 巨 弓 , 费 尽 九 牛 二 虎 之 力 想 拉 开 它 , 但 他 终 于 失 去 了 耐 
心 , 把 它 扔 在 地 上 大 步 离 开 。 他 说 : “ 
没 人 能 拉 得 开 这 样 的 弓 , 除 非 是 
巨 人 。” 

而 后 求 婚 者 们 一 个 接 一 个 地 进 行 了 尝 试 , 但 均 徒 劳 无 获 。

个 人 语 带 讥 讽 地 说 : “ 也 许 那 个 老 乞 丐 也 想 参 加 这 场 竞 赛 。”

于 是 穿 着 乞 丐 服 的 尤 利 西 斯 从 坐 位 上 站 起 , 步 履 蹒 跚 地 走 到 了 厅 首 。 他 摸 弄 着 这 张 巨 弓 , 注 视 着 他 打 磨 光 滑 的 弓 背 和 它 那 粗 大 得 如 同 铁 棍 一 般 的 造 型 优 美 的 长 臂 。 他 说 : 
“ 我 想 我 在 年 青 时 曾 见 过 一 张 类 似 的 弓 。” 

“ 够 了 , 够 了 !”求 婚 者 们 嚷 道 : “ 滚 出 去 , 你 这 个 老 傻 瓜 !”

突 然 在 这 个 陌 生 人 身 上 发 生 了 巨 大 的 变 化 。 他 几 乎 不 费 力 气 地 就 拉 开 了 这 张 弓 , 并 拉 紧 了 弓 弦 。 而 后 他 挺 直 了 身 子 , 即 便 穿 着 破 破 烂 烂 的 衣 裳 , 他 全 身 上 下 也 洋 溢 着 国 王 的 威 严 。

“ 尤 利 西 斯 ! 尤 利 西 斯 !”珀 涅 罗 珀 大 叫 起 来 。

求 婚 者 们 一 时 哑 口 无 言 。 而 后 他 们 惊 惶 地 掉 头 鼠 窜 , 试 图 跑 出 大 厅 。 但 尤 利 西 斯 射 出 的 箭 迅 疾 而 准 确 , 箭 无 虚 发 。 他 喊 道 : 
“ 现 在 我 替 自 己 向 那 些 企 图 毁 掉 我 的 家 的 恶 徒 报 仇 了 !” 那 些 无 法 无 天 的 求 婚 者 就 这 样 一 个 接 一 个 地 命 丧 黄 泉 。
第 二 天 , 尤 利 西 斯 与 珀 涅 罗 珀 、忒 勒 马 科 斯 以 及 家 中 所 有 欢 欣 鼓 舞 的 成 员 一 起 坐 在 大 厅 中 , 向 他 们 讲 述 了 他 在 海 上 漫 长 的 漂 泊 经 历 。 珀 涅 罗 珀 则 向 他 讲 述 了 她 如 何 信 守 诺 言 , 忠 实 地 为 他 保 住 了 这 个 王 国 , 尽 管 被 那 些 无 耻 而 邪 恶 的 求 婚 者 们 苦 苦 纠 缠 。 而 后 她 从 她 的 房 间 里 拿 出 了 一 匹 精 致 而 美 丽 的 柔 软 白 布 , 说 : “ 这 就 是 那 匹 布 , 尤 利 西 斯 。 我 曾 许 诺 说 , 在 这 匹 布 织 好 的 那 天 , 我 将 挑 选 一 位 夫 婿 。 现 在 我 选 择 了 你 。”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