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考試都結束了,校園裡開始瀰漫濃濃的告別氣味。再有十幾天,同學們就要揮手道別大學了。    這一天,輔導員通知同學們——《訓詁學》老教授要在周六給選修這門課的同學,補一次因他生病住院拉下的課。

         同學們當即意見紛紛——都什麼時候了,大家考試都及格了,誰還有心情去補課?再說了,那選修課少上一次課又有什麼大不了的……

         週六,選修《訓詁學》的三十多名學生中,只有三位女生去了教室。實在,她們也並非是有意去給老教授捧場的,她們忘了補課的事,原本打算到安靜的教室裡聊聊天的。

         老教授準時走進教室,看到只有三個沒帶教材的女學生,他猛地一愣,俯身問明原因後,他微笑著環視了一下空闊的教室,清清嗓子,響亮地喊了一聲“上課”。

         彷彿眼前像往常一樣坐著三十多個學生,老教授跟平時一樣天然而然地講述著一個個精心預備的教授教養內容。他講得非常投入,甚至有些忘情。不一會兒,他的額頭上開始有汗珠滑落。

         三個開始還有些心不在焉的女生,先是驚奇老教授依然工整的板書、熱情的手勢和對每一個細節的耐心講解,繼而,被他的那份從容和當真深深打動了她們不約而同地坐直了身子,當真地聆聽起來。

         課間休息時,三位女同學哀求面色有些蒼白的老教授趕快回去休息。老教授擦著滿臉的汗水連連搖頭,說他還能堅持住。直到下課的鈴聲響起,他才如釋重負地收拾好講義,慢慢走出教室。

         十年後,那三個在學校讀書時表現平平的女生,很快都脫穎而出,在事業上卓有成績,成為那屆畢業生中的佼佼者。

         同學聚會時,面臨大家羨慕和驚嘆的目光,她們一致蜜意地回憶起在大學裡補上的那一次課。固然她們已記不清老教授所講的內容,但老教授扶病面臨三個學生時那份平靜、那份聲情並茂的投入,卻深深地銘刻在了她們的腦海裡。恰是那一次課,讓她們明白了“什麼叫做敬業”、“什麼叫做當真”等等那些曾無數次空泛地談論過的大道理,並由此深深地影響了她們對事業及人生的立場和方式。

        是的,那刻骨銘心的一課就叫——敬業。只是在多年以後,很多同學才在懊悔和遺憾之餘,將其間接地補上。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