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份報紙

08/19/2012

 
在我的書櫃裡,一直珍藏著21份報紙,應當說,我一向沒有收藏報紙的愛好,包括那些報刊的創刊號。而我之所以將這21份報紙收藏起來,是因為它裡麵包含著一位下崗女工獨立的人格和對我內心時時的警醒。

一年前的那個時候我還在醫院上班,住在醫院的宿舍裡,從宿舍到醫院必須經過一條小巷子,這條巷子非常熱鬧,每天都有許多人在這裡擺地攤,有一天,這條巷子裡出現了一位賣報的,賣報的女人30多歲,騎著一輛破舊自行車,車子後面架著一個竹簍,裡面放滿了不同類型的報紙。



每天下午兩三點鐘的光景,就見她站在那裡賣報,嘴裡時斷時續的喊著:“晚報——日報——電視報……” 過去沒有這個報攤的時候,我下班要繞一大圈到另外一條街頭去買報紙,不是很方便,有了這個報攤,臨進家門時,隨手可買上幾份報紙,這令我有些歡喜。


賣報的女人臉色有些蒼白,顯出一種病態,人是寡言的,收錢,找錢,遞報,臉上看不見許多賣報者那種熱情的笑。 一個星期五的下午,那天風雨交加,我勿勿的打著傘狂奔地回宿舍,在路上,看見那賣報的女人正在一家商店的屋簷下躲雨,報紙被飛散的的雨絲打濕了許多,她的眼中有些淒涼的味道。我心想,一個女人家,掙幾個小錢真是不容易。


我走過去對那女人說:“阿姨,你現在沒傘,要不先拿我的傘用,我就住在這兒,下次,你下次還給我就是了。”我明顯地感到她眼神中有些驚異,但還是拿了過去,說:“我明天還你。”她 ​​沒有說謝,從她的眼中分明感受到了那未出口的謝意。 


時間久了,我漸漸了解了一些她的情況。她原來在一家紡織廠做擋車工,3個月前從那裡下了崗,家裡的負擔頗重,賣報聊以補貼家用。 有時,我會看到一個小女孩在報攤前幫她遞報紙,我問:“是你的女兒吧?”她點頭,小女孩乖巧的樣子,向我說:“叔叔好。” 由於每次買報找零錢很是麻煩,一次,我跟她講:“是否可以先給你一個月的錢,每次我直接拿報紙便可以了?”她說沒有問題。


這樣一直過了四五天,再有一天我下班時,卻意外地發現報攤不見了,正在猜想時,那位見過幾次面的小女孩氣喘吁籲地跑過來,手裡拿著紙。我問她:“你媽媽怎麼沒有出攤呢?” 女孩子結結巴巴地說:“我媽媽、我媽媽到另外的街上去賣報紙了,她說那裡賣得多。” 女孩歇了歇,口氣變得平靜了許多,說:“叔,媽媽說你交了一個月的錢,讓我每天把報紙捎給你。” 我的心有些感動地抖了一下,說:“不用吧。” 女孩連忙說:“不行的,是我媽媽要我這樣的。” 


當時,我在想,或許那女人是不想失去我這一單生意吧!可也用不著自己的女兒每天跑到這裡等我呀。我對女孩說:“那我告訴你我的家,每天你只要塞到門裡就可以了,用不著等到我,行嗎?” 小女孩閃著濕潤的眼睛,沖我點點頭。 


在之後的20多天的時間裡,每天6點多鐘我回到家中,總會看到躺在門裡的報紙,雨天也不例外,第21天是個週末,我坐在沙發上看書,又聽到門口有聲音,知道是那個小女孩來了,我打開門一看,看到的是一張憔悴的小臉,小女孩的胳膊上戴著一截黑紗。我心裡一驚,急忙問:“怎麼了,你的家裡……” 小女孩的眼裡瞬間盈滿淚花,終於忍不住,淚水像斷了線的珠子垂落下來。 


事情的原委,更我內心愧疚萬分。小女孩的媽媽其實並未到另外一條街道上去賣報紙,21天前,她病倒了,什麼病?小女孩說不清楚,但她一直想著那一句口頭的承諾——收錢送報。 於是她在病榻上對自己的女兒說,答應了別人的事情,就一定做到,讓女兒每天到街頭上買那幾份報紙,然後送給我。 小女孩哭著說:“5天前,媽媽不要我了,媽媽不要我了。”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