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說

09/20/2012

 
師說/韓愈 

[原文]
 
古之學者必有師。師者,所以傳道、受業、解惑也。人非生而知之者,孰能無惑?惑而不從師,其為惑也終不解矣。
  生乎吾前,其聞道也,固先乎吾,吾從而師之;生乎吾後,其聞道也,亦先乎吾,吾從而師之。吾師道也,夫庸知其年之先後生於吾乎?是故無貴,無賤,無長,無少,道之所存,師之所存也。
  嗟乎!師道之不傳也久矣!欲人之無惑也難矣!古之聖人,其出人也遠矣,猶且從師而問焉;今之眾人,其下聖人也亦遠矣,而恥學於師;是故聖益聖,愚益愚,聖人之所以為聖,愚人之所以為愚,其皆出於此乎?
  愛其子,擇師而教之,於其身也則恥師焉,惑矣!彼童子之師,授之書而習其句讀者也,非吾所謂傳其道,解其惑者也。句讀之不知,惑之不解,或師焉,或不焉,小學而遺,吾未見其明也。
  巫、醫、樂師,百工之人,不恥相師;士大夫之族,曰師、曰弟子云者,則群聚而笑之,問之,則曰:「彼與彼年相若也,道相似也。」位卑則足羞,官盛則近諛。嗚呼!師道之不復可知矣。巫、醫、樂師、百工之人,君子不齒,今其智乃反不能及,其可怪也歟!
  聖人無常師,孔子師郯子、萇弘、師襄、老聃。郯子之徒,其賢不及孔子。孔子曰:「三人行,則必有我師。」是故弟子不必不如師,師不必賢於弟子,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如是而已。
  李氏子蟠,年十七,好古文,六藝經傳,皆通習之;不拘於時,請與於余,余嘉其能行古道,作師說以貽之。

師說/韓愈

[譯文]
 
古代的學者一定會有老師。老師這類人,是來傳授道理,講授(教導)學業,解答困惑的啊!

沒有人一生下來就能夠知道一切道理的,誰能夠沒有困惑呢?有了困惑而不去請教老師,那麼他的困惑將會永遠也解不開了。

有些人他生在我之前(年紀比我大),領會的道理,當然比我早了,我就去請教他、向他學習;
有些人他生在我之後(年紀比我小),如果他領會道理,也比我來得早的話,我就去請教他、向
他學習。我所要學習的是「道」啊,又何必知道對方是生在我之前或生在我之後呢?所以不論對
方地位是貴、還是賤,無論對方年齡是長、還是少,只要是「道」存在那裡,我學習的對象也就
存在那裡了。

唉!從師問道的風氣不流傳已經很久了!想要一般人沒有困惑也就很困難了!古代的聖人,他們
超出一般人很多很多啊,尚且會跟從老師而去請教問題;現在的多數人,他們比不上聖人也是很多很多啊,卻以向老師學習為可恥,所以聖人就更加地聰明睿智,而愚笨的人就更加愚笨。聖人之所以成為聖人,愚笨的人之所以成為愚笨的人,裡頭的原因大概都出自這兒吧!

人們疼愛他的子女,會選擇老師來教教他,可是對於自己卻恥於向老師學習,真是奇怪啊!那小
孩的老師,只是教小孩讀讀書、學學句讀罷了,並不是我所說的傳授道理、解答困惑啊!(當人
們)句讀有不知道的時候,會去請教老師;可是當有困惑解不開的時候,卻不會去請教老師。小

地方會去好好學習,大地方卻遺漏而不願學,我真的看不出他聰明在那裡啊!

巫師、醫生、樂師,各種工匠的人,都不認為向
老師學習是可恥的事情,可是如今的士大夫們,
只要稱呼「老師」、稱呼「學生」等等,那麼大家就會群聚在一塊兒去嘲笑他。問說為什麼要嘲
笑呢?他們就說:「他和他的年紀相差不遠,領會的道理也該差不多吧!」(於是)向地位低的
人學習,就會覺得十分可恥,向地位高的人學習,就會覺得近於諂媚。唉!從師問道的風氣難以再恢復了,從這兒就可以知道得很清楚了。巫師、醫生、樂師、各種工匠,是君子所瞧不起的人,如今君子的知識卻反而比不上他們,這真是件很奇怪的事情啊!

聖人沒有固定的老師,孔子曾經向郯子、萇弘、師襄、老聃等等人請教和學習。其實像郯子這些
人,他們的才智比不上孔子。可是孔子說過:「三人同行的時候,其中一定有可以做我老師的人啊!」所以學生並不一定會比不上老師,而老師也並不一定就會比學生高明,(每個人)領會道理的時間有先有後,(每個人)的技術學業各有專門的研究,就是這個樣子罷了。

李蟠先生這個人,年紀才十七歲而已,喜歡古文,六藝經傳這些學問,他都能夠通曉熟習。
(更難能可貴的是)他並不受到流俗的限制、拘束,要求來向我學習,我讚許他能夠遵行著古人
從師問學之道,所以就寫了這篇<師說>的文章來贈送給他。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