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公移山

10/04/2012

 
[原文]

太行(háng),王屋二山,方七百里,高萬仞(rèn)。本在冀(jì)州之南,河陽之北

北山愚公者,年且九十,面山而居。懲(chéng)山北之塞(sè),出入之迂(yū)也。聚室而謀曰:“吾與汝(rǔ)畢力平險,指通豫南,達於漢陰,可乎?”雜然相許。其妻獻疑曰:“以君之力,曾(zēng)不能損魁(kuí)父(fǔ)之丘,如太行、王屋何?且焉置土石?”雜曰:“投諸渤海之尾,隱土之北。”遂率子孫荷擔(hèdan)者三夫,叩(kòu)石墾壤,箕畚(jī běn)運於渤海之尾。鄰人京城氏之孀(shuāng)妻有遺男,始齔(chèn),跳往助之。寒暑易節,始一反焉。

河曲(qǔ)智叟(sǒu)笑而止之曰:“甚矣,汝之不惠(huì)!以殘年餘力,曾不能毀山之一毛,其如土石何?”北山愚公長息曰:“汝心之固,固不可徹(chè),曾不若孀妻弱子。雖我之死,有子存焉;子又生孫,孫又生子;子又有子,子又有孫;子子孫孫無窮匱(kuì)也,而山不加增,何苦而不平?”河曲智叟(sǒu)亡(wú)以應。

操蛇之神聞之,懼其不已也,告之於帝。帝感其誠,命誇娥氏二子負二山,一厝(cuò)朔東,一厝雍南。自此,冀之南,漢之陰,無隴(lǒng)斷焉。

[譯文]

太行、王屋(這)兩座山,方圓七百里,高七八千丈,本來在冀州南邊,黃河北岸的北邊。

北山有一位愚公,年紀將近90歲,面對著山居住。他苦於山區北部的阻塞,出來進去(都要)繞道,就召集全家人商量說:“我跟你們盡力挖平險峻的大山,使道路一直通到豫州南部,到達漢水南岸,可以嗎?”大家紛紛表示贊同。他的妻子提出疑問說:“憑藉您的力量,連魁父這座小山丘也平不了,又能把太行、王屋這兩座山怎麼樣呢​​?況且把土石放到哪裡呢?”眾人紛紛說:“把它扔到渤海的邊上,隱土的北邊。”於是愚公帶領兒孫中能挑擔子的三個人上了山,鑿石掘土,用簸箕運到渤海邊上。鄰居京城氏家寡婦有個孤兒,剛七八歲,蹦蹦跳跳地去幫助他。一年的時間,才能往返一次。

河灣上的智叟譏笑愚公,阻止他幹這件事,說:“你太不聰明了!就憑你餘留的歲月和剩下的力氣,連山上的一棵草都動不了,又能把泥土、石頭怎麼樣呢?”北山愚公長嘆說:“你思想頑固,頑固到了不可改變的地步,連孤兒寡婦都比不上。即使我死了,還有兒子在呀;兒子又生孫子,孫子又生兒子;兒子又有兒子,兒子又有孫子;子子孫孫無窮無盡,可是山卻不會增高加大,擔心什麼挖不平?”河曲智叟無話可答。

山神聽說了這件事,怕他沒完沒了地挖下去,向天帝報告了。天帝被愚公的誠心所感動,命令大力神誇娥氏的兩個兒子背走了那兩座山,一座放在朔方的東部,一座放在雍州的南部。從這時開始,冀州的南部直到漢水南岸,再也沒有高山阻隔了。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