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周(春秋)時期,在楚國發生了一件兩位賢士歃血為盟、相互幫助,捨身成全知己的故事。故事中的主人公左伯桃,在風雪途中捨身救朋友羊角哀的大義行為和高尚風格,至今仍令人感嘆,為人傳誦。
    羊角哀是春秋燕國人,幼年父母雙亡。流浪而艱辛的生活錘煉了他好學、自強、 ​​遇事有主張的性格。春秋時期,他走南闖北,周遊列國,同時刻苦學習,博覽群書、勤於思考、才華橫溢,對事物有獨到的見解。後來他從中原來到楚國與權國交界的地方,這裡秀麗的山川和風土人情使他流連忘返,便在今沙洋縣草場附近的諸村里合河口搭一間茅舍,開墾河灘,自耕自食。當時,楚文王很賢明,是位有作為的君主(公元前689年至677年在位),自丹水一帶遷都郢城後(今宜城南楚皇城)為了建立霸業,十分重視各方面的人才,並廣招天下賢士,共商國是。羊角哀仰慕楚文王,想前去應聘,報效楚國,卻沒有貿然投奔。
    西羌積石山(今甘肅境內),有個著名的賢士,名叫左伯桃,才華不凡。他聽說楚文王廣招天下賢士,便從四川轉道去楚國郢都。一路風雨兼程,飢寒交迫,沿路乞討到楚國邊界。一天傍晚,左伯桃淋雨溯風,肌腸咕嚕,順著草場河岸向楚都方向奔走,發現一間小茅屋,上前借宿。主人十分熱情將他迎接進房,還抱來乾柴烤火取暖,又趕忙煮飯招待他。左伯桃萬分感激遇到了一位好人。接著他向主人打聽去郢都路程,並說明自己是去郢都應聘。主人見左伯桃有禮有節,知書達理,也坦城告訴左伯桃,自己也是讀書人。既然左兄是去郢都應聘,必是飽學之士,於是邀請左伯桃在寒舍住一宿,也好與之討教、切磋。
    常言道,茅屋出公聊。左伯桃見主人待人誠懇,談吐不俗,十分敬佩。便說,這次旅途被雨雪困住,多蒙仁兄厚愛,伯桃永生難忘。
    茅屋的主人就是羊角哀。是夜,兩人談古論今,十分投機,抵足而眠,相見恨晚,於是結拜為兄弟。左伯佻年長五歲為兄,羊角哀為弟。
    交談中,羊角哀深感左伯桃學識勝於自己,左伯桃也覺得羊角哀非同一般,想不到在這荒僻之地,竟有這樣一位道德高深之人。相處三日,雨雪暫停。左伯桃從羊角哀的交談中,發現他也有意投奔郢都,便勸羊角哀說:“賢弟有安邦定國之才,何不出 ​​去乾一番事業,終日廝守田園,埋沒平生所學,多麼可惜!現在楚文王廣求賢士,你我何不去試一試,王賢則留,王昏則離,豈不很好?”一席話說到了羊角哀的心坎上。於是,兄弟倆一同向郢都進發。
    走了不到兩日,又碰上大風雪,左伯桃與羊角哀找客店住了幾天。但是帶的盤纏己所剩無幾,兄弟倆只好離開客店趕路。走了不久,天突然又下起了鵝毛大雪,頓時風雪交加,寸步難行。眼看兄弟倆衣衫單薄,乾糧不多,要抵禦這場徹骨的風雪實在難,還不知需要多少天才能到達郢都。左伯桃見此情形對羊角哀說,現在凍餓交加,路途尚遠,不如賢弟帶上乾糧和添上我的衣服,及時趕路。羊角哀聽了,急忙說不行。左伯桃又說:“憑兄弟的才能,你到郢都文王定會重用,等你有了成就,再來收拾我的遺骨。”羊角哀無論如何也不聽,說道:“我倆情同手足,我怎能拋下兄長一人前往。”左伯桃見說服不了羊角哀,只好又陪同走了一段路程,路旁有棵朽空了的老桑樹,樹幹的空洞可容下一人。左伯桃心想,這樣下去,與其兩人同時凍死餓死,倒不如以我的生命換賢弟的生存,方不辜負結拜一場。左伯桃打定主意,一邊對羊角哀講,還是暫時躲避一下風雪,再趕路,一邊搶先鑽進了樹洞,讓羊角哀去揀些樹會,生火以暖。羊角哀還以為左伯桃真的是受不住風寒,便趕忙去揀些枯柴準備生火,等回來一看,只見樹洞前堆羊一些衣服和乾糧。原來左伯桃讓羊角哀撿樹枝是假想辦法讓他獨自去郢都是真。這時,左伯桃脫衣服後已凍得說不出話來,氣息奄奄了。羊角哀緊緊地拉著左伯桃感動地哭道:“兄長為何這樣?兄長如果死,我又怎能偷生?”左伯桃微睜雙眼,喘息道:“我己盤算好了,賢弟可千萬不要再耽誤,趕緊穿上衣服,帶好乾糧,盡快趕到郢都,見到文王,實現賢弟的抱負。”羊角哀跪在樹洞前雪地上大哭道:“仁兄不去,小弟就陪你在此。”左伯桃堅定地說:“如果我倆一同凍死在路上,誰來給我們收屍骨?”羊角哀拼命拉左伯桃,但樹洞只能蹲進去一人,怎奈左伯桃死也不肯穿衣服,羊角哀也長脆不起來繼續邊哭邊拉左伯桃。過了兩個時辰,左伯桃停止了呼吸。羊角哀悲痛欲絕撕心裂肺地痛哭一場後,只得又找些樹枝石塊,將樹洞掩蓋好,穿上左伯桃留下的衣服,加緊趕路。
    兩天后,羊角哀拖著疲憊的身軀,克服重重困難,終於來到郢都。楚文王見到了羊角哀,與他討論安邦定國的策略,羊角哀陳述了十條富國強兵的謀略,這些謀略都是楚文王欲稱霸諸侯所急需實行的。羊角哀對楚文王提出問題對答如流,文王被羊角哀精闢的見解和真知灼見折服,立即封他為楚國的上大夫,並賜他黃金和絹。
     一天,羊角哀向文王奏明了左伯桃捨身為人的大義品行和高尚人格,並說明,如果沒有左伯桃捨己相救,他也沒有今天榮華富貴。文王被左伯桃的義舉深深打動,追封左伯桃為楚大夫,並派大將備車馬儀仗,陪羊角哀前去收殮左伯桃的屍骸。到了左伯桃義死的地方,凍僵在樹洞裡的屍體依然面色如生。
    羊角哀抱著左伯桃的屍體哭得死去活來。等待喪事辦畢,羊角哀覺得左伯桃為友情而死,自己享受榮華富貴實在渺小,於是給楚文王寫信:言明自己不願接受高官厚祿的原因和對楚國發展的一些見解,然後自縊,以死報達知己義兄左伯桃。
    楚國的人民為了紀念羊角哀和左伯桃,在今草場南合河口修築了一座廟寺,名為羊角寺。在五里左塚村(今207國道東側郝台村)有高8米,塚腳直徑60米的大塚,人稱左塚(塚上曾屢建廟寺)相傳為佐伯桃的墳墓。當然,傳說畢竟為傳說。2000年,配合襄荊高速公路建設工程,湖北省文物局組織省、市考古隊對左塚及附近兩座小塚進行考古發掘。其中,左塚出土大量的青銅劍、削刀、弓箭、玉器、禮器、彩棺等隨葬品,墓葬時代為戰國晚期,墓主身份應為武官,即不可能為春秋時期的左伯桃之墓。然而史載左伯桃確其有人。羊角哀與左伯桃捨身取義的高尚品德成為中華民族優秀文化的一分子。明代大臣李東陽(1447-1516)有一首《詠羊、左》詩頌楊羊、左精神:

山深雪寒路坎坷,兩死何如一生可?
桃才自信不如哀,君若有功何必我?
楚王好士得燕才,燕家未築黃金台。
當時同室何為哉?吁嗟乎!
樹中餓死安足戚?何似西北采薇食!     

 


Comments


Comments are closed.

    Archives

    November 2012
    October 2012
    September 2012
    August 2012
    July 2012